咕~~~~嗚嗚嗚嗚嗚~~~~~~... ...

號角聲從沈浸在熾熱戰鬥的帆船甲板奏響起來,高亢而響亮,聲音向四方八面擴散開去,船上的每一個玩家,包括船上的所有怪物,都一同被這突如其來的號角聲煞停。

「咿~~~~什麼聲音?」

「咿~~~~發生什麼事了?」

「咿~~~~這群人類還真膽大!還想反抗嗎?」



在船尾的怪魚海盜聽到了號角聲之後稍微變得有點驚慌,停下攻擊後四處張望。

「喝丫~~~」悠介趁著怪魚海盜露出破綻的瞬間利用盾牌將眼前的怪魚海盜擊飛回海中。

「小克,剛剛的聲響是... ...」躲在悠介身後的里昂問道。

「應該是號角聲來的吧?我想愛麗絲她成功了!里昂,我們快突破這裡的包圍然後跑回船頭的位置吧?」

「噢!」



而此刻正在船頭的愛麗絲... ...

「嗄... … 這樣就可以了吧... ...要吹響這號角還真的不容易呢... ...」坐在地上的愛麗絲準備收起號角,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道。

「請問,姐姐剛剛... ...」站在愛麗絲身旁的姈鈴看著手中的號角好奇的詢問著。

「欸?我也不是很清楚呢,是水手先生拜託我將號角吹響的,他說吹響了之後就會有守衛隊前來拯救我們了。」愛麗絲解說道。

「水手?守衛隊?」姈鈴感不惑。



「嘩!... ...兩位女仕!拜託你們等一會再聊好嗎... …怪物... ...還在呀!」站在前方的菲力用盡全身的力氣接下怪魚海盜的斬擊,然而STR值的差距令菲力快要被劍壓到地上。

「菲力!」姈鈴緊張的呼叫。

愛麗絲連忙跑上前,趁著怪魚海盜專心攻擊菲力之時快速跑到怪魚海盜身後作出連續攻擊,利用「背刺」的效果不消一會便將牠擊殺,怪魚海盜消失於白煙之中。

「對不起,請問你有沒有受傷。」

「噢!你的劍法很利害啊!謝謝你啊!」菲力驚嘆道。

「不... ... 誇、誇獎了... …」愛麗絲臉頰泛紅著:「要說謝謝的人其實是我才對呢,要不是你們出現,剛剛我也性命不保了。」

「不是啦,如果沒有你們這群高手玩家在,性命不保會是我和姈鈴啦。」

站在一旁的姈鈴點了點頭。



「我叫菲力,她是我朋友姈鈴,多多指教。」

「你好,我是愛麗絲,請多多指教... ...」說罷愛麗絲微微鞠躬。

「咿~~~~!」就在愛麗絲他們互相自我介紹之際,有一隻怪魚海盜朝他們的位置衝去,愛麗絲見狀連忙上前抵擋,相方角力一刻另一隻怪魚海盜從愛麗絲的左方攻擊,冷不防地作出偷襲,還好愛麗絲察覺的到,即時甩開前方的攻擊,往後輕輕一躍避開,但兩隻怪魚海盜沒有停止攻擊,追著愛麗絲繼續揮舞手中的長劍,愛麗絲邊閃邊擋下攻擊的同時尋找反擊的空間,當其中一隻怪魚海盜將長劍突刺過來之時,愛麗絲看準時機輕輕側身閃開後,快速向露出破綻的怪魚海盜攻擊,成功將牠擊殺,但另一隻怪魚海盜同時一撲上前,就在愛麗絲打算轉身擋下這一擊的時候,菲力使用長劍技能「二連斬」攻擊,雖然傷害傷字不高,但成功截停了怪魚海盜的攻勢,愛麗絲看準機會上前攻擊,菲力也一同補上,最終合二人之力成功將餘下一隻怪魚海盜擊敗。

「哦!我好像掌握到一些技巧了!」菲力看著高舉天空之中的銅製長劍,像是領略了什麼的道。

「謝謝你,菲力先生,剛剛一擊很利害呢。」

「啊啊... ...這... ...不,我只是硬著頭皮試試而已... ...」菲力面對愛麗絲的稱讚,不禁感到難為情,低頭摸著後腦。

「菲力,為什麼你的臉紅紅的?菲力得感冒了?」姈鈴看著菲力泛紅的臉感好奇。



「沒、沒、沒!是、是你看錯了!」

「真的?唔... ...」姈鈴皺起眉頭,右手輕撫著下巴,疑惑的看著菲力的臉,菲力連忙後退將臉移開,姈鈴沒有放棄,及後二人開始打圈圈式追逐起來。

「只要吹響號角就真的可以解決事件嗎?但怪物的數量還是沒有減少啊... ...那現在我應該還要做什麼呢... ...?是不是剛剛的號角聲還不夠響亮?」愛麗絲静静地思考著,同時感到困惑,因為吹響號角之後,船上的情況還是沒什改變的樣子,怪魚海盜還是一如之前,被擊敗了之後相距一段時間又會有新怪物的補上,而在帆船中間位置的獵人和鐵匠還在努力地跟怪魚海盜長戰鬥中,愛麗絲本想上前幫忙,但她知道自己一離開,菲力和姈鈴便會成為其他怪魚海盜的攻擊目標,所以她選擇在船頭位置原地不動。

「咿~~~~~~~!海之怒!」怪魚海盜長仰天呼叫後,在牠的腳下出現了一陣半透明的波浪影像。

「欸?」鐵匠察覺到怪魚海盜長的行動。

說罷,怪魚海盜長一記前衝,速度比剛剛快了一倍,奮力的揮刀砍向鐵匠。

「哦!!怎麼突然跑得這麼快了!?」鐵匠強行利用手上的巨鎚鎚身頂端擋下這一擊,響亮的碰擊聲響起,衝擊力之大令鐵匠被猛烈的往後推,怪魚海盜長用盡全身的力氣繼續往前壓。

「呵,果然有兩下子嘛?但... ...!」鐵匠將重心往下移,雙腳用力一踏,怪魚海盜的魚骨長劍往前壓到一個距離之後便不能再往前推。



「哼,這記直球不錯嘛,但... ...就只有這點能耐?」鐵匠穩穩地站到甲板之上,開始反壓過去,怪魚海盜眼見自己的力量被比下去之時,連忙利用另一手的武器進行突襲。

「角蜂鳥.四連發!」

獵人看準時機使用技能,四支弓箭迅速朝怪魚海盜長的身上直飛過去,完全命中了牠的身體,多次的傷害數字飛出的同時令怪魚海盜長失去平衡,鐵匠看準這黃金機會,左腳向前用力一踏,把巨鎚拉到身後儲力。

「比賽要結束了!『再見.安打』!你返回大海吧!」鐵匠奮力朝怪魚海盜長揮舞手中的巨鎚,巨鎚發出微光,伴隨破風視覺效果,重重擊到怪魚海盜長的身上,不消一下子就將牠打飛至天空之中,直飛到大海的盡頭,化成天上的繁星。

「咿~~~~~隊長!!」

「咿~~~~~回來呀我們的隊長~~~~~」

「咿~~~~~還我隊長~~~~」



目睹隊長被擊飛至天際,一眾怪魚海盜痛哭流涕。

「噢!大叔的力氣可真大,這一記攻擊太漂亮了!」獵人讚嘆道。

「不要叫我大叔!難道你也想飛上天空嗎?我可以將你打飛回蒙瓦萊特城!」

「別、別這麼兇嘛~~~好歹我剛剛救了你啊!」

「那位鐵匠先生很利害呢。」在遠方觀看著戰鬥的愛麗絲也感讚嘆,接著她環視四周觀察著︰「吹響了號角,擊敗了怪魚海盜長,那麼,是不是代表事件已經解決了?但怪魚海盜還是不太想撤退的樣子... ...」

正當愛麗絲還在思考的時候,在船頭前方的海面緩緩升起了兩條又肥又厚,灰白色中略帶藍光的觸鬚,觸鬚上有著無數像是吸盤的深藍色的圓圈。

「欸?那是... ...?」

「手... ...嗎?」

剛剛還在相互追逐的菲力和姈鈴看到前方的觸鬚後感好奇,停下腳步觀看,正當愛麗絲轉身回望的時候,其中一條觸鬚猛力地往船頭位置向下轟,愛麗絲見狀即時用力把菲力和姈鈴推開,雖然沒有完全命中,但這冷不防的一擊加上速度之快,拍擊的衝力餘波將他們三人轟開,體力即時扣減,由於愛麗絲最接近攻擊判定的範圍,體力也是扣減的最多,狠狠的摔到地上,而受了這一下猛擊的帆船船頭,圍欄部份完全被破壞,船頭出現損毀,木碎片四散至甲板和大海之上。

「痛... ...欸?... ...姐姐,後面!」緩媛坐起身子的姈鈴察覺到另一條觸鬚正準備朝愛麗絲的位置向下拍,雖然愛麗絲知道後方有危險,但受了剛剛一下重擊的她完全來不及站起身,觸鬚已無情地往愛麗絲的位置向下拍打,她只好無助地緊閉雙眼,接下這一記攻擊,然而此刻,在巨大的觸鬚快要擊中她的時候,一道身影直奔至愛麗絲的前方,高舉盾牌並使用自定義技能。

「強化式鐵壁!!」

觸鬚在與盾牌相碰撞的一刻產生了擋格的音效聲,愛麗絲得悉自己還沒有被擊中之後,緩緩張開眼睛,眼前是一個她不感陌生的背影。

「... ...克里斯!」

「... ...對不起,我來遲了。」

「不... ...剛剛好呢,謝謝你。」愛麗絲微笑著搖了搖頭。

「... ...糟... ...這怪觸鬚的力氣可真大... ...呢。」雖說盾牌技能守護著愛麗絲和悠介,但觸鬚的怪力明顯更大,重重的繼續向下壓,悠介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也被比下去,體力正不停扣減的悠介焦急的叫道︰「... ...里昂!還沒好嗎... ...?」

「... ...我準備好了!天空之力,降落吧!術擊.雷鳴轟擊!」

里昂雙手往前一伸,四道雷光從天空直降,並在途中集結成一道更強力更猛烈的雷電後,狠狠地直接轟到還壓在悠介盾牌之上的巨大觸鬚,命中之後雷電繼續纏繞著觸鬚,造成多次的雷屬性大傷害,巨大觸鬚受了這一重創後,痛苦地抽搐扭動著,慢慢地退回大海之中,眼見危機暫時化解,悠介連忙扶起愛麗絲,遠離船頭的位置。

就在觸手退回大海之後的瞬間,在船頭前方的海面緩緩上升,就像是有一座大山要從海裡冒出來一樣,大量的海水緩緩上升。

「那是... ...」

「什麼來的!?」

眾人眼看著船頭即將出現的東西,同感驚訝...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