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只係作者將平日在生活中的所見所聞再多加幻想而成的怪奇恐怖故事



我在數年前來到了日本,爸媽在距離市區有一點距離的偏僻地方買了一間獨立屋,說是因為便宜,早上這裡已算靜,生活在香港的我十分不習慣,晚上這裡更是沒有半點聲音。

今天依舊走那條回家的路,但不知為何總感覺今天比平常要昏暗,雖然本身居住的地方偏僻,但總感覺又比平常少人,是錯覺嗎?還是我的眼睛出了什麼問題?

看見不遠處有一堆人在哪裡圍觀,好奇心的驅使下,腳步不受控制地向那邊走去。

看見的東西真奇怪,怎麼會有一套西裝遺落在坑渠邊呢?整套西裝和皮鞋包裹着一堆泡沫,泡沫中隱約看到有一隻手錶,就連錢包和手機都有,惡作劇的話,也太仔細了吧?想著想著,總覺得有點詭異,還是走吧。

翌日,依舊是那條路,今天天色亦是昏暗,人更少了,但有點詭異的是,那一堆被西裝裹著的泡沫依舊還在,但位置好像被移動了,而我家的附近也多了一個,到底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泡沫?到底是誰的惡作劇?我不禁想著,雖然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我還是決定偷偷看一看是誰放這些泡沫在這裡的。



我把一台錄像機放在窗戶旁,把街上的情況錄得一清二楚,只要明天便有答案了。

今天是假期,所以我在中午才起來,拉開窗簾,西裝裏泡沫又移動了,而且今天的泡沫並非一般的多,究竟那是什麼?我馬上把錄影機打開,細心看著街道的變化。

深夜一點,天色已經完全變黑,餘下的只有街燈的燈光,也沒什麼特別的變化,所以把影像調成8倍速快播。

街道沒有什麼動靜,但泡沫好像仿佛在蠕動,應該是風吧?我心想著。忽然,裹著西裝的泡沫站了起來,沒錯,是站了起來,他的身軀是泡沫,沒有骨架,沒有肌肉,但卻化成了人的形狀,唯獨是臉孔有些許不同,眼眶裏的不是眼球,而是空洞,而嘴巴張開的同時也可以見到一堆泡沫在口裏蠢蠢欲動,看到這裡我的心跳早已加速到極限,沒有什麼可以形容我此刻的驚訝,與此同時,旁邊的泡沫也開始站了起來。

其中一個泡沫抬頭仰望,凝視著天空已經有數分鐘,他的頭忽然轉過來看著鏡頭,動作實在太過突然,把我嚇得跌在地上。我無法忘記他的眼睛,眼眶什麼都沒有,繃緊的臉沒有一絲表情,瞬間令我毛骨悚然,明明眼眶裏是空的,為什麼他能看到這裡的鏡頭?我同時帶著這個疑惑



在我想的時候,那個泡沫人走去了我家的門口,我打開窗戶看著門口的確是有一堆泡沫在。

不行,我心中的預感告訴我若再留在這裡,絕對會發生一些很糟糕的事。我跑到了樓下,告訴媽媽我錄像機裏的所見所聞,也把影片給他看了,但她卻笑著對我說現在的修圖技術居然如此的好,她不相信我,還強制要我留在家裡做作業。

轉眼已經來到夜晚,我隱約見到門外的泡沫在抖動,這絕對不是我的錯覺,我現在還有逃跑的機會,但要我拋棄媽媽我真的做不到,結果我選擇了逃避。

關了燈,我躲在衣櫃裏,擔心那泡沫人會找上門。忽然「扣扣、扣扣」的聲音從窗外傳出,我不敢從衣櫃出來,雙手作出祈禱姿勢向神祈禱,希望這個聲音會自然消失,過了數分鐘,聲音果然消失了,我微微推開那衣櫃,那一霎那,這條街應該都能聽到我的尖叫聲,那泡沫人就站在我衣櫃的出面,用他兩個空洞的雙眼看著我。

我推開他,手被他捉住了,我使勁地把他甩走,雖然成功了,但他口中的泡沫流在了我的右手上。我急忙跑到樓下,喚醒家人,但卻無人回應,猛然發現客廳殘留了一堆泡沫,泡沫上面的是我母親的睡衣。我也沒有時間傷感,我跑出了家門,鞋子也沒有穿,一路向著市區跑,我不敢回頭看,我知道後面有一堆泡沫人在追著我,跑的同時沒時間理會前面的泡沫人,只能直接把他撞開,那些泡沫又沾上了我的腳上。




奔跑時的右手漸漸感受不到風壓,我看了看,發現那些泡沫已經蠶食了我半隻手臂,我舉起剩下的部分,開始放聲大哭,但我不想死,我一邊跑一邊哭。忽然,我倒下了,我的左腳呢?回頭一看,是一條用泡沫的畫出來的線,是由我的腳和手畫的。

泡沫人快到了,我用僅剩下的左手不斷向前爬行,我不想死,那些被蠶食的手臂和腳沒有痛楚,卻有無盡的恐懼。

在他們的圍觀之下,我的身軀開始化成泡沫,最後只剩下頭顱,只剩下眼睛,看著他們,漸漸融化與泡沫堆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