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我在森林裡遇上強盜。
 
「啪、啪——」馬鞭聲持續。
 
「咯咯、咯咯……」馬兒全速奔跑,嘗試擺脫他們。
 
掠過一棵一棵的樹影,也掠過不少強盜。
 
忽然,前面多了一堆攔路賊,他們都有刀有盾,人數眾多。
 


「可惡,這麼早就起床了嗎?」
 
「雷穆斯。」我呼喚,左手扣緊額頭。
 
「什麼事?」他打呵欠問。
 
「換你了,突破前方。」
 
「前方?」他問。
 


「我們快被強盜包圍了。」我說。
 
「可以殺人嗎?」
 
「不,只要通過他們就可以了,我不想輕易殺生,他們也是可憐之人。」我強調。
 
「本大爺……試試吧……」他眼睏地說。
 
「拜託了。」
 


在高速衝刺中,身體換由雷穆斯控制。
 
「咯咯、咯咯、咯咯……」馬蹄聲交替響起。
 
左手拿出銀劍,準備迎擊。
 
到了!賊人就在面前。
 
「鏗——」銀劍一挑,把盾牌挑起。
 
「唧。」右手接過,即用盾牌護身,擋下幾刀。
 
馬兒踢走幾人,又跳起躍過。
 
「很強的御馬術。」我讚嘆不已。


 
接著,強盜從四方八面包圍過來。
 
「啵、啵——」盾擊,再盾擊,把人撞開。
 
「別逼本大爺用劍!」雷穆斯一聲嚎喊,眾人退避半尺。
 
「呼——啵啵啵啵——」銀劍一揮,把數個盾牌打飛。
 
馬兒繼續奔跑,掠過數人,突破包圍。
 
「別讓他跑了,放箭!」身後的強盜發令。
 
「嗖、嗖、嗖——嗖、嗖、嗖——」多箭從暗處飛來。
 


「真麻煩。」雷穆斯緊急拉馬左避,利用樹木擋箭,又用盾牌、銀劍護身。
 
「別讓馬兒受傷!」我提醒。
 
「嗖、嗖、嗖——嗖、嗖、嗖——」第二波箭射至。
 
「放心。」雷穆斯拉馬右避,舉盾護身,銀劍護馬。
 
「咯咯、咯咯、咯咯……」馬兒放盡地奔跑,務求拋離強盜。
 
過了幾秒,仍然沒有強盜追來。
 
「呼……」確定脫離後,我鬆一口氣。
 
「做得好,雷穆斯。」



「任務完成,本大爺繼續睡了。」雷穆斯丟低一句,繼續睡覺。
 
狀態解除。
 
「晚安。」我說,恢復對身體的控制。
 
 
「啪、啪——」鞭馬兩下。

附近,除了鞭馬聲、馬啼聲,就只有一片寧靜。
 
「咯咯、咯咯、咯咯……」馬兒繼續奔跑。
 
 


十分鐘後,馬兒速度下降,又有點氣喘。
 
「咯咯、咯……」
 
「是不是該休息一下?」我在考慮。
 
抬頭望去,一絲紅光抹過,漫天紅霞。
 
月亮漸漸淡出天空的舞台。
 
「天……亮了嗎?」
 
 
「白天可能會遇上更多強盜,現在應把握時間充飢,而且馬兒也累了。」我繼續考慮。
 
 
「休息一下吧。」我決定下馬,拉著馬匹走到樹下,坐在地上。
 
「吃早餐,吃早餐。」我說,又對馬兒說,「看什麼?你吃草吧。」
 
不過提起食物,你主人我也不是好很多……
 
打開包袱,裡面的麵包不見了。
 
「為什麼不見了?咦?這是……」我立即翻找,裡面有一個洋娃娃。
 
「小佩的洋娃娃為什麼會……」
 
找著,又發現一個白色袋子,裡面放了十多件小蛋糕。
 
「什麼時候放的?」我拿出一件,初嘗一口。
 
草莓醬,蛋糕中間的夾心是草莓醬。
 
我仔細看看,有的已經爛開了,草莓醬暴露出來。
 
「看來是馬跑太快,把蛋糕摔爛。」
 
再看一看,有的手工參差,大小不一。
 
「這些……小佩也有份做?」看罷,我雙手交替地拿出蛋糕,塞進口中。
 
昨晚,我連道別也沒有……
 
「洋娃娃就留給自己吧,給我有什麼用呢?」
 
一咬,再咬。
 
「真傻,他們一家都是傻的。」
 
蛋糕碎跌在衣服上,我馬上拾起,放入口中。
 
「為什麼要為了一個陌生人做那麼多?」
 
指頭沾走嘴角的醬,含在嘴裡。
 
「你們不知道……這樣做,會讓人……很感動嗎?」
 
我吞下,連眼淚一起。
 
然後——
 
坐在樹下,我感動了一會兒,讓他們的美好,永遠地刻印在我的記憶中。
 
 
吃著,只剩下兩件。
 
「還是留起來吧……萬一走錯路,也有午餐可吃。」我靜靜收起。
 
「看什麼?吃飽就給我跑吧。」
我對馬兒說,又跨上馬背,繼續起程。
 
「啪——」馬兒再次起跑,以不錯的速度。
 
「咯咯、咯咯……」
 
然而,接著的行程比預期順利。
我很快便找到大路,在中午的時候到達羅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