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囚犯的來歷
 
 
地面劃了一個大圈,兩個人正在相撲,要把對方推出圈外。
 
其中一個身形細小,也很年輕,只有十多歲。
 
他是發起挑戰的人,即使每次都輸,但還是積極發起挑戰,要打敗身形高大的另一名囚犯。
 
「噗……」他被推跌了。


 
也出了圈外。
 
從他的眼神看去,他真的很不甘心。雖然圍觀的人都不認為他會贏,但他還是認為自己能贏到對方。
 
抹抹額角,他發現了我。
 
「你在看什麼?」他不客氣地問。
 
我沒有回話,也沒有回避,就像是沒留意到他的話。


 
「起來!」他站起來,走到我面前,「輪到你來跟我比試!」
 
怎麼辦……
 
被找麻煩了。
 
「太好了,你終於找第二個人。」高大的囚犯說,完全是鬆一口氣。
 
目前,這裡只有五個人,都穿著一式一樣的粗糙囚衣。


 
假如我要向他們打探消息、獲取情報,跟他們打成一片是最好的選擇。
 
本來我還想頹廢一會兒,但是,要暫時中止頹廢了。
 
始終,任務比較重要。
 
我緩緩站起,由於個子較高,便朝下看他。
 
「你叫什麼名字?」我一字字問。
 
「原來你不是啞巴,一直不說話我都以為你是啞的了。」他說,「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你只需要知道我的『外號』就可以了。」
 
「你的外號是?」我好奇。
 


「單殺。」單殺堅定地說。
 
圍觀的三名囚犯笑了。
 
「我叫阿牛。」我沒有笑,鄭重地想跟他握手。
 
「你不笑我?」他反而訝異,「你不覺得我的身形,不配合這個外號嗎?」
 
「我見過的世上最厲害的神箭手,就是十幾歲,跟你差不多高的小伙子。」我說,「我從來都不會小看年輕的人,更不會取笑有志向的人。」
 
我主動伸手,想與他握手,「但是,為什麼你要起這個外號呢?」
 
「因為……」他沉默半晌,換個眼神,「我有要殺的人。」
 
「為此,我必須要成為一位厲害的殺手,一位能夠單殺敵人的殺手。」他說。


 
「你要殺誰?」我問。
 
突然,他與我握手,又一下子用力,把我扯進了大圈中。
 
我才站穩,他已走進圈內。
 
「你問得太多了,我們是時候要較量一下。」單殺說,毫不鬆懈。
 
我想了一想,問,「只要把對方弄到界外,就算贏?」
 
「沒錯,地面人,你想使什麼奸招?」他衝過來,大喊,「使出來吧!都不會有用的!」
 
地面人?他剛才……叫我地面人?
 


單殺的雙手要推過來,我往左一竄,左掌輕推他的背部,「送——」
 
他已經被推了出界。
 
「我……輸了?」單殺十分震驚。
 
「剛才你叫我什麼?地面人?這是什麼意思?」我馬上問。
 
單殺默默流淚,沒有回話。
 
最後回答我的,是一名老囚犯。
 
「看你的膚色就知道了,只有曬過太陽的地面人才會有這種顏色。」老囚犯說。
 
確實,看上去他們都很白。


 
除了一名靠牆站著的囚犯,他古銅色的肌肉,看上去比我深色更多。
 
看到我疑惑的目光,老囚犯便說,「他也是地面人。」
 
原來地面人與地底人有著膚色差異,怪不得我一潛入地底世界……
 
就被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