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我說。
 
「很像雷穆斯。」羅慕路斯說。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神情嚴肅,「我可是背負雷穆斯稱號的男人。」
 
行動前。
 
「羅慕路斯,你手上的神劍,是自己製造出來的嗎?」我問。
 


「是的。」羅慕路斯握著。
 
「剛才你說,要讓我見識一下,如何用近距離武器,來作遠距離攻擊。」我說。
 
「那麼你能不能用神力,製作專門為遠距離攻擊而設的遠距離武器呢?」我問,「為了……」
 
「解決他躲在樹林的問題。」我看著的目標不變。
 
眼前的樹林很大,除了前幾排樹,後面有著下斜坡。
 


「需要時間。」羅慕路斯說。
 
「時間,我來爭取。」我握起了劍,一柄他給我的劍。
 
「羅慕路斯,假如你是王的話,我就是你最信賴的部下,請下令吧。」我說,「我該怎樣做。」
 
論戰鬥經驗,以及對阿京的熟悉程度,羅慕路斯都比我更適合,去下作戰方案。
 
不管是要我衝入樹林,還是其他方法,我都照辦!
 


「只需要保護本王,不受他的箭干擾即可。」羅慕路斯說,解除了右手的神劍。
 
「明白了。」我接下了任務,「絕對不讓他傷你一分毫。」
 
隨即——
 
羅慕路斯安心地閉眼,全身放鬆,像個沉睡的人。
 
繼而平靜了,或者說,他的力量完全內化了。
 
完全沒有一絲外洩。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危機,樹林同時發射出十六根箭。
 
我站到羅慕路斯前方。


 
「回想自己每日的訓練!」我對自己說。
 
右手半握劍柄,以剛好不鬆脫的力度——
 
快劍狂削。
 
「呼削削削削削——」
 
「嘖——」身中一箭。
 
「看來……我還是慢了一點。」我看著,傷口冒血。
 
對方似乎沒有打算休息。
 


接連從不同的位置,發射出十六連箭。
 
滿天是箭。
 
就像有多隊弓箭手,埋伏在各個位置,輪流放箭一樣。
 
來了!
 
我握著劍,以最快速度斬下最多的箭。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我漸漸熟悉了十六箭的順序。
 
所以,在斬下百箭之後……
 
我只是身中三箭而已。


 
地面是血。
 
「可以了。」羅慕路斯睜開了眼,露出極致專注的眼神。
 
赤裸的左手握起了弓。
 
戴著金鏈的右手,扣出了箭。
 
「這……是?」我意識模糊。
 
羅慕路斯沒有看我,把箭輕扣上弦,用力拉弓。
 
「汝期待的——遠距離攻擊神器。」他回答。
 


「弓和箭?」我不敢相信,「有可能射中嗎?」
 
「大概不會射偏。」他右眼瞄準,右手把力量注入箭中。
 
光芒再現。
 
箭頭出現古代文字,箭身也出現一行文字。
 
整根箭,藏著極巨大的神力。
 
樹林再次有箭射出來,是陰險的幼箭;若在天黑射出,絕對無法發現。
 
幼箭被射上天際,再悄然地曲墜下來。
 
遠看是一根箭,但近看——
 
是三根箭。
 
「退下!」羅慕路斯命令。
 
我立即往右躲開。
 
羅慕路斯跳躍向後,期間,鬆開了手指。
 
「嗖——」
 
金光,一閃而過。
 
我站起來,即望向樹林。
 
一閃閃,再閃,巨大地。
 
「轟轟轟轟轟轟啵!」熊熊的火焰籠罩樹林。
 
強勁的衝擊波,一層一層地吹襲過來。
 
我頭髮被吹起。
 
羅慕路斯長髮飄揚。
 
左手的弓消失,疲憊的站姿,仍保持王者的威風。
 
整片樹林已成火焰焦土。
 
「其實……我還要向他打探消息的……」我難堪苦笑。
 
羅慕路斯向前一指。
 
這時,有半燒焦的人,負傷地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