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說的,都已經說了。」夢魔說,沒把羅慕路斯的話當一回事。
 
「假如你想打探其他妖魔的消息,那麼你們來錯地方了。」夢魔說,「這村子只是我避世的角落。」
 
「在長達千年的生命裡,本魔讀取過無數人的記憶,對於人類的各種情感已經見慣不怪了,卻很少用心地、親身地體驗過。」他有點落寞,「也許,試一次,談一場真正的戀愛,感受一次心跳加速的感覺,是我最後想做的事了。」
 
他在說……什麼鬼話?
 
「我們不是協議了嗎?」我說,「當你還是雷穆斯的時候,說過比試後,我合格的話,力量就隨時借我使用。不合格,身體就任你操控。」
 


「所以,你認為自己合格了嗎?」夢魔想笑。
 
「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我說。
 
「充滿野心的年輕人。」夢魔說,「下次吧,本魔還有人要會見。」
 
黑煙滲出,籠罩著夢魔,便消失了。
 
——鐵鏈即使想束縛他,已經來不及。
 


前方是燒焦的樹林,腳下是溶化的雪地,身後是火熱的土地。
 
現場只剩下兩人。
 
「羅慕路斯,謝謝你出手相助。」我感激地說。
 
很難得,能夠這樣跟羅慕路斯見面。
 
「不用客氣。」他說,「拜汝所賜,本王才能打得如此盡興。」
 


「況且,當年本王為了權力,殺害了不少人。這份罪惡感一直埋藏心中,揮之不去。」他說,「既然雷穆斯把汝交托給吾,本王自必出一分力。」
 
他轉身,準備離去。
 
「羅慕路斯……」我還想再聊一會兒。
 
「現在羅馬的統治者是汝,好好幹吧。當年雷穆斯沒能做到的事,就由汝去做了。或者,開創一個新的時代也可。」羅慕路斯起步離開。
 
長髮輕飄,帥氣的背影,踏上炎熱的土地。
 
「我們……」我還想說。
 
「當遇上厲害的敵人時,自會相見。」他說。
 
「本王會看著汝的。」他回望一眼。


 
消失在土地之上。
 
留下我一個人,一個人站著。
 
然後,我也要從這個世界醒來了。
 
抬頭望向天空。
 
景色漸漸黑暗,變成天花。
 
「哮……」我喘著氣,身上蓋著被子。
 
慢慢感覺,中箭的位置不痛了。
 


坐了起來,身邊什麼人都沒有。
 
阿賢和大家肯定埋伏在附近,準備跟蹤我的去向。
 
可是,我並沒有被操控。
 
所以仍留在床上。
 
「阿賢,我回來了。」我喊話,沒有回應,「是我,阿牛。」
 
接著,床底有人爬出來。
 
「怎麼了?有見到夢魔嗎?」阿賢爬出來。
 
一個、兩個、三個……


 
大家都從不同的位置出來了,包括從門外進來。
 
「有。」我說,「遇到夢魔了。」
 
「但是他不肯透露羅莎和螢螢小姐的下落。」我說。
 
「那麼他說了什麼?」阿賢問。其他人也看著我,單殺、男家丁和蓉嬸。
 
接著,我把發生的事簡述了一遍。
 
「師父,太厲害了。」單殺說。
 
「至少你平安回來。」阿賢說。
 


站到窗前,看著昏暗的世界。
 
無奈地,只有在夢裡才能找到天空。
 
「我們也要開展下一步了。」我有點焦急說。
 
總有不安的預感。
 
「不然,恐怕會有什麼事發生。」我說。


第十六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