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迎接最激烈的一戰
 
 
鬼才左眉的銀釘,浮現出黑色線條,線條沿著臉頰前往左前臂。
 
他拉起左袖,白淨的左前臂,逐漸由線條,構成新的惡魔紋身。
 
「看來,夢魔他……」羅莎凝重地說。
 
我看著鬼才,那不可一世的樣子。


 
「這下子,任務就完成了。」鬼才觀賞著左前臂。
 
可惡。
 
八位黑衣人,正在狂暴化。他們吸入的黑煙量不同,狂暴的程度也有差異。
 
牠們身上,都冒出血色的霧氣。
 
「站起來,單殺。」我說,「師父要給你一項任務。」


 
「什麼任務?」他問。
 
「保護好——」我說,「自己。」
 
「她是羅莎,他是夜狼,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介紹,再說明,「這位是單殺,是我在地下牢獄的囚友,現在是我的徒弟。」
 
「一會兒,戰鬥開始後,夜狼負責全力保護羅莎,知道嗎?」我附以手勢說明。
 
「吼。」夜狼點頭。


 
我抓緊羅莎的雙肩。
 
「一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讓自己受傷。」我說。
 
千萬不要為了救我,而撲出來。
 
千萬不要因為我受了傷,就脫離夜狼的保護範圍。
 
還有不要……
 
「我不會受傷的。」羅莎承諾。
 
她用手抓緊我的衣領,把我拉近。
 


「完結之後,我有些話想對你說。」她在我耳邊細說。
 
「所以,我不准你死。」她抖動起來。
 
我被她鬆開,再次站好。
 
「我會早去早回。」我微笑一下。
 
羅莎點頭。
 
我便轉了身,離開了羅莎,迎向八隻喪屍。
 
一直以來,我不是劍技超凡的人,跟大多數的戰友相比,我的戰技稱得上是弱爆了。
 
關鍵時刻,我依靠的都是神力。


 
「羅慕路斯。」我呼喚。
 
讓我再次借用你的力量吧。
 
右骨發熱,一通熱力直接連上眼睛,使我的右眼升溫。
 
閉上雙眼,再打開——
 
橘橙色的右瞳。
 
一些黑色物質在右眼出現,形成黑色文字,「請不要小看自己。」
 
黑色文字消散,再構成,「本王知道汝付出的努力。」
 


「汝已有不錯的基礎和實力。」黑色文字顯示。
 
「還有意志力。」黑色文字顯示。
 
「謝謝你,羅慕路斯。」我說,「我們再並肩作戰一次吧。」
 
八隻喪屍,在最初的狂暴化階段,還沒有變得十分血腥。
 
「想用什麼武器?」黑色文字問。
 
我想了一想,「就那個吧。」
 
羅慕路斯明白了我的意思。
 
「可是,會對身體造成很大負擔。」黑色文字顯示。


 
「身前是必須打敗的怪物,身後是必須保護的愛人。」我說,「你認為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與其浪費力氣去試探對方,不如一開始就使出全力。
 
「也許只能維持很短時間,假若幾分鐘內無法分出勝負,就會有生命危險。」黑色文字呈現。
 
「羅慕路斯,你是這麼嘮叨的人嗎?」我苦笑。
 
「好,明白了。」黑字消散,再構成,「吾等就轟烈地去殺一回吧。」
 
右骨一通熱力連接手心,右手掌發熱。
 
「神劍。」我輕吟。
 
光芒一下,右手上漸漸形成一柄刻有古代文字的武器。
 
數秒鐘後,以「劍」的形式落在手中。
 
我握著,感受來自羅慕路斯的神力。
 
羅慕路斯製造的神器,消耗的都是羅慕路斯自己的力量。
 
「很強大的力量。」我感激著。
 
同時,對身體造成很大負荷。
 
我輕揮兩下,手感與重量都剛好,是很好用的劍。
 
「這是?」鬼才不敢相信,「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你,還有你。」他問。
 
「都是你不該得罪的人。」我無情地說。
 
「給我上,全部給我上。」鬼才下令。
 
八位喪屍立即拔刀,一同攻上來。
 
另一邊廂。
 
阿賢已經打得不耐煩了。
 
「這就是你的最終形態了吧?」他冷冷問。
 
站在他面前的,是經過多次進化的狂暴化喪屍。
 
紫黑的皮膚,已無血色的面孔和瘦削的身材。
 
「的確有很不錯的力量,只是太依靠喪屍的身體了。」阿賢說。
 
「這年來,我除了治療右手,也在尋找厲害的人。」
 
「沒有足夠強大的內心,沒有與我匹敵的劍術,是無法成為馬塞盧斯四劍士的。」
 
他看著手上的馬塞盧斯「當家」指環。
 
上面剩餘的三個十字吊咀(四劍士的身份像徵),一個都沒有分發出去。
 
「只可惜,沒有這樣的人啊。」他概嘆。
 
「吼吼吼吼吼吼——」狂暴化喪屍咆哮,全力上前,要再次揮刀。
 
刀氣凌厲,帶著能夠劈開一切的氣勢。
 
「哦?單殺什麼時候醒來了?」阿賢發現。
 
單殺在看著阿賢。
 
「對了,那傢伙以為我真的可以劈開石山。」他心裡哭笑不得,「唉,那就……」
 
「顯示實力一次吧。」他換以右手握劍。
 
喪屍和刀來了,阿賢右手往上一揮。
 
「鏗——」刀插上了天花。
 
「嘖——」喪屍被一分為二。
 
沒有血,喪屍就這樣跪下。
 
緩緩收劍,阿賢終於鬆一口氣,有種完成使命的安心感。
 
「阿牛,我幹掉牠了。」他向我說。
 
這時他才發現——
 
「為什麼……全部黑衣人都變了狂暴化喪屍?」他苦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