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轉身,直接用左手捏著她的頸喉。
 
露出了左前臂的夢魔紋身。
 
「這就是你要找的夢魔。」鬼才用力捏著她。
 
我想救人,可是——
 
阿賢和喪屍的打鬥攔在面前。
 


手臂強勁的喪屍右手握刀,單單用力一劈,「呼——」
 
「鏗——」刀劍擦出火花。
 
單是格擋,阿賢已露出痛苦的神色。
 
他雙手握劍,一格一擋地防禦。
 
然而發抖的雙手,說明他的力氣已經見底。
 


「鏗——」火花擦出。
 
隨時都有被打飛開劍的可能。
 
「吼吼吼——」喪屍踏近,朝阿賢橫劈一刀。
 
「鏗——」幾乎打甩了阿賢手上的劍。
 
使他維持不住架式。
 


緊接第二刀,凌厲地反方向迴劈,「呼——」
 
眼看快要斬中阿賢!
 
「羅慕路斯。」以橘橙色的右眼呼喚。
 
「噝鏈噝鏈……」鐵鏈纏住喪屍的右手,拉扯住牠的動作。
 
下一刻,鐵鏈斷開。
 
但是已爭取了足夠的時間,讓阿賢退後兩步,避開迴劈。
 
「呼——」使那刀落空。
 
「謝……謝。」阿賢說,握劍的雙手發抖。


 
我的右手雖然已經不靈活,而我還有左手。
 
銀色的寬劍,在左手形成。
 
我握著黑色劍柄,其黑色劍格上,有約一拳頭寬、三尺半長的劍身。
 
這是在馬塞盧斯大宅,阿賢買過給我的劍。
 
也是陪伴我和雷穆斯經歷過多次戰鬥的劍。
 
「我們並肩作戰一次吧。」我說,握著銀劍上前。
 
眼看螢螢小姐正在掙扎。
 


我們沒時間拖下去。
 
「好,一起上吧。」他說。
 
「夜狼,你去救她。」羅莎說。
 
夜狼不太主動,但還是嘗試過去。
 
手臂強勁喪屍攔在夜狼面前,要斬向他。
 
我左手及時舉劍,替夜狼格擋。
 
「鏗——轟。」我承受一劈的力度,幾乎把我壓入地面。
 
阿賢正在拉筋,放鬆雙臂。


 
「噝鏈噝鏈……」鐵鏈纏著喪屍的頸子,把牠勒住。
 
左劍撥開喪屍的刀,「鏗——」
 
我主動攻擊喪屍,卻也被擋住。
 
「斷——」牠左手一扯,頸上的鐵鏈就斷碎了。
 
可惡。
 
另一邊,夜狼再遭到反白眼的笑意喪屍攔截。
 
由於牠面目猙獰得太可怕,夜狼也不敢輕舉妄動。
 


萬一被咬到就麻煩了。
 
這時阿賢鬆筋完畢,再次以右手握劍。
 
「阿賢,終於回來了嗎?」我問。
 
忽然,飛快的一劍,「嘖——」
 
喪屍的臉頰被削破。
 
要不是牠反應快,剛才已被刺穿了頭部。
 
「阿牛!」他呼喊,「你負責防禦,我負責攻擊。」
 
喪屍把刀劈回來。
 
我左劍擋住,擋不住的力度,就任它壓在身上。
 
——使左劍貼身,連身體一起承受。
 
看準機會,阿賢急速前刺。
 
「刺——」刺破了喪屍一眼。
 
再刺的時候,卻遭喪屍咬住了劍尖,「鏗——」
 
糟了。
 
同時,一刀劈向阿賢。
 
「啊啊!」我及時劈開牠的刀,改變了刀的軌道,「鏗——呼——」
 
「我負責攻,你負責守。」我提出。
 
便往上躍起,落下時,要斬向喪屍的頭部。
 
「鏗——」卻還是被刀擋住,再遭擊退回去。
 
「你就算了吧!」阿賢不同意。
 
在數米後著地,我馬上再次進攻。
 
阿賢拔出了劍,也跟我一起進攻。
 
「鏗——」、「鏗——」、「鏗——」
 
誰也不願防守,誰也只想著一件事。
 
「鏗——」火花四濺。
 
讓自己的劍,刺穿這怪物的頭顱!
 
「啊啊啊啊啊啊!」兩人齊聲喊叫,不顧一切地踏步上前揮劍。
 
兩道弧形銀光一抹而過。
 
「嘖——」什麼被切開了。
 
「呲呲……」血腦漿噴濺開去。
 
終於,兩劍劃破了喪屍的頭顱。
 
我們,把牠解決了。
 
「哮……」我和阿賢肩並肩站著。
 
都一副慘樣地亢奮著。
 
一同抹去額上的汗,白粉妝被抹走。
 
不自覺地露出笑意。
 
望向鬼才,鬼才改為脅持螢螢小姐。
 
「你們別過來。」他一步一步退上石級。
 
夜狼輕輕地,拿出一個豬面具,戴在笑意喪屍的臉上。
 
把喪屍的恐怖臉和嘴巴給遮蔽了。
 
然後夜狼滿意地開合右手。
 
一拳。
 
「啵——」把牠給解決了。
 
看著地面的多具喪屍屍體——
 
「好了,現在只剩下你了。」我盯著鬼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