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候了數秒,眾人屏息靜氣。
 
「進來吧。」一把充滿威嚴的聲音傳出。
 
接待人員便推開了門——
 
光線從室內出來,我們看見了一位老紀不輕的男人。
 
至少,不是貝才和鬼才的年紀。
 


這人就是貝 ‧ 父?
 
他轉過身過來,臉上有些皺紋,頭髮灰白,寬闊的下巴留有鬍子。
 
其眼神充滿著某種渴望。
 
「貝 ‧ 父,你好。」鬼才率先進去,打個招呼。
 
「鬼才,很久沒見了。」貝 ‧ 父露出笑容。
 


他身上穿著絲質的黑袍,黑袍有金邊,也有金色羽毛散落的圖案。
 
我看著,覺得跟貝才死前穿的袍很相似,只不過貝才穿的是白袍金邊,他是黑袍金邊。
 
羅莎跟著進去,我、阿賢、單殺和螢螢也走進去,螢螢把門關上。
 
羅莎站在鬼才身後,攔一攔我,要我和阿賢等人站在門邊。
 
的確,護衛和僕人是應該站在一旁的。
 


因為貝 ‧ 父的身後,也站著一個男人,在盯著我們。
 
「這位是?」鬼才留意到那個男人。
 
那男人相當高大魁梧,像大灰熊一樣的身形,無疑是個孔武有力的破壞王。
 
最讓人在意的是——
 
他臉上戴著鐵面罩,讓人看不見他的容顏。
 
不單止容貌,他全身我都無法看見,戴上手套的雙手,以黑長袍掩著的身體。
 
胸口像是穿了鐡鎧甲,不,也許身上正穿著全副鎧甲。
 
所以才如此魁梧?應該是——


 
在原本就很壯健的體型上,加穿鎧甲,使得他看上去更加壯碩。
 
「他是我的護衛。」貝 ‧ 父介紹,滿意地強調,「是非常非常可靠的護衛。」
 
「以前沒有他,我總是要一堆人保護,但現在有他就夠了!」貝 ‧ 父說。
 
「但以貝家的人才數量,厲害的人肯定不只一、兩個吧。」鬼才說。
 
「當然啦,除了他,我還有很多護衛。」貝 ‧ 父笑說,「他只是其中一個。」
 
「如果你需要人保護,跟我說一聲就可以了,我馬上挑選兩個精英給你。」貝 ‧ 父拍胸口說。
 
「不用了,我已經有護衛了。」鬼才微笑婉拒。
 


貝 ‧ 父皺了眉,看了過來,「就是他們?我還以為是普通僕人,他們看上去不怎麼……」
 
「不。」鐵面罩男人說話了,聲線低沉,「他們之中,有很厲害的人。」
 
「誰?」貝 ‧ 父問,「指出來給我看看。」
 
莫非我的實力……
 
都被他看透了?
 
什麼時候,我泄露了強者的氣息?
 
結果,鐵面罩男人不是指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