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01 夜狼的背叛
 
 
「真是嘴硬。」女惡魔甜笑,「明明手都抖成這樣了。」
 
紅唇魅惑的笑。
 
確實,我的右手在發抖。
 
「不過身為人類,能夠接下剛才的大石,已經很厲害了。」女惡魔賞識,「值得稱讚一下。」


 
「只是,憑這點力量就想跟本魔作對。」女惡魔笑得更揚,「還是天真了點。」
 
「我沒有打算跟你作對。」我說,「我們都是入侵者,只不過想離開罷了。」
 
「入侵者?看看那人,那……不就是——」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鬼才嗎?」
 
「身上藏著惡魔氣息的人類,眉戴銀釘,世上只有『鬼才』一人。」她說。
 
「鬼才,我找你很久了!」女惡魔壓抑已久,怒火中燒,「自從你抓了我的好姊妹,我沒有一天忘記,要把她救出來,要將你碎屍萬斷!」


 
「鬼才,你對人家姊妹,做了什麼?」阿賢露出瞇笑。
 
夢魔無奈地苦笑,「我還沒看過那段記憶。」
 
「所以,你們都是鬼才的部下?都是鬥獸場的幫手?」女惡魔殺意上升。
 
這個誤會實在太大,已無法憑三言兩語解釋。
 
「所有村民,馬上從後面離開。」我宣佈,「回家也好,逃到圍欄外也好,去更遠的地方也沒所謂。」


 
「總之,不要待在這裡。」我說。
 
「師父……」單殺欲說。
 
「單殺,你去帶大家離開吧。」我說。
 
「想走?」女惡魔問,「無論走到哪裡,我都會逐一殺光。」
 
「他們只是普通的村民,應該不是你針對的目標吧。」我說。
 
「我怎知道,他們是不是假扮的村民?」女惡魔以紅眼盯著,沒打算放過任何人。
 
鐵人丙和鐵女丁打算偷襲,可是還沒動手,已被狂暴化喪屍纏上。
 


陷入混戰之中。
 
女惡魔已沒有將鐵面罩成員放在眼內。
 
她一步一步走近我們,以女性的步姿,滲出殺氣騰騰。
 
「為什麼我們要幫貝家的人解圍?」我不滿。
 
無論如何……
 
「大家快走!」單殺呼籲,帶同村民和藥師的女兒離開。
 
留下來的人,分別是阿賢、鬼才、羅莎、夜狼、螢螢和藥師。
 
還有被拉著的黑色制服人。


 
「你們?」我問。
 
「我是不會走的。」羅莎說。
 
「我也是,要看著你們的戰鬥。」螢螢說。
 
「我也想見證神力的威力。」藥師堅決地說。
 
「走與不走,也沒有分別。」夢魔說。
 
夜狼沒有說話,一直盯著女惡魔看。
 
「阿牛,我們不如解放鬼才?」阿賢提議,「既然他能夠收服惡魔,說不定眼前的女惡魔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對,他是『鬼才』,應該有方法應付她的。」羅莎說。
 
「這樣子,我就要先轉移到其他人的身上。」夢魔說,「可是單殺已經……」
 
單殺正在走遠。
 
「那座建築物裡面,有沒有什麼人昏倒?」我問。
 
「不知道……」夢魔直說。
 
「這樣的話,唯有打暈一個人。」我說,「讓你轉移過去,然後等待鬼才醒來。」
 
畢竟以目前20%的力量,可能不足以輕易打敗她。
 
在商討期間。


 
女惡魔已經走近了。
 
而意想不到的是,夜狼主動走了上前。
 
「夜狼?」羅莎也想不通。
 
「你是?」女惡魔問,看著四肢著地的夜狼,覺得很新奇。
 
「吼。」夜狼把一個面具送給她。
 
「這是給我的嗎?」女惡魔親切地笑了,「真高興,有人送禮物給我。」
 
「本魔是——紅眼惡魔中的色魔,名為愛 ‧ 絲姬。」她說,再問夜狼,「你叫什麼名字?」
 
「夜狼,快回來。」羅莎吩咐,附以手勢。
 
可是夜狼沒有回來。
 
「原來你叫夜狼,真帥氣。」愛 ‧ 絲姬再笑,俯前說:
 
乳溝在誘惑著他。
 
「不如……我們聯手解決他們。」她提出。
 
——伸手撥走夜狼耳背的殘花,撫摸他的耳朵,「然後我們一起去玩,好不好?」
 
「只有兩人。」她說。
 
夜狼目睹羅莎給他的藍花被撥到地上,也沒有要撿起的念頭。
 
「夜狼……」我說。
 
大家都在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