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各自的去向
 
 
在黑暗之間,想起了一個人。
 
洋洋——我最愛的女人。
 
曾經我答應過她,不會再讓自己受傷,免得她再擔心。
 
可是,我又受傷了。為了救出村民,為了打敗女惡魔,為了除去所有的喪屍,把螢螢抱出來,我又一次,把自己逼到極限。


 
如今喪屍都死了,貝家研究團隊已經撤退。
 
也早已找回羅莎和夜狼。
 
調查地底世界的任務,可說是超額完成了。
 
或許,是時候回去了。
 
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在意識的空間裡,我打算拜訪羅慕路斯的世界。


 
不過才踏進一步,炎熱的空氣已撲面而來,跟冰天雪地相比是另一種難受。
 
看見羅慕路斯赤裸上身,正在打理自己長長的白髮。
 
俊帥的臉孔,沒有年齡的痕跡。
 
桌上放著梳子和髮帶。
 
天空飛著一隻老鷹,老鷹盤旋時叫了聲。


 
「本王沒空招待客人。」羅慕路斯在專心梳頭,「下次再來吧,雷穆斯 ‧ 牛。」
 
於是,我就從進來的黑洞入口,退了回去。
 
退回去之前,我發現他旁邊放了些奇怪的長形盒子,感覺裡面是一些特別的武器。
 
當然,也只是猜測。
 
終於在某時某刻——
 
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躺下,應該說,察覺到背部有承托力。
 
我到底睡在什麼地方呢?
 


張開眼睛的話,會看到有誰在照顧我嗎?
 
於是,在力氣恢復之後,我嘗試睜開眼睛——
 
是夜狼正在畫畫。
 
他也在床上,身上包裹了白布。
 
不過他坐了起來,背靠牆壁,正在專心在面具上畫畫。
 
看看四周,這裡應該是藍花村的獨立屋,有兩張單人床的房屋。
 
大家應該都睡了吧。
 
我看著夜狼,夜狼是不懂得使用工具的,武器之類都不會用。


 
卻一手握著畫筆,用自己的方式去畫。
 
我想坐起來,努力撐起自己。
 
「夜狼,你在畫什麼?」我問,想偷看。
 
不讓我看。
 
「給我看吧。」我附以手勢。
 
這時窗外,有人從外面走動。
 
我慢慢下床,走到門邊,開門出去,「咔嚓。」
 


映入眼簾——
 
螢火蟲在飛舞,綠光點點,遍佈附近一帶。
 
不同的房子,都有螢火蟲在飛。
 
莫非我……到了螢火蟲村?
 
沒走兩步,我便看到被螢火蟲圍繞的少女——螢螢小姐。
 
她的身旁,站著兩人,一個是蓉嬸。
 
一個是……
 
他看見了我,向我揮手。


 
「老……酒鬼?」我雀躍起來,馬上走了過去。
 
自從在牢獄裡,我們跳進下水道後,就沒有見過了。
 
在牢房裡,他說自己喜歡了一位十八歲的少女,因為知道她家財困,所以賣身成自願犯,把錢交到她家,自己進入鬥獸場的牢獄。
 
事實上,他跟螢螢描述的「父親」吻合,他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和守住亡妻的家業,才賣身進入牢獄的。
 
「阿牛。」老酒鬼笑臉迎我,「你的傷勢如何?。」
 
「我睡了很久,應該沒大礙了。」我說,摸摸腹部,只剩小痛,「你才是,怎麼來了?」
 
他的腳旁,開著一朵發光藍花。
 
這裡依然是藍花村。
 
「對不起阿牛,之前我騙了你們……」老酒鬼說,「我真正身分是螢螢的父親,一直在經營螢火蟲繁殖場。」
 
「我已經知道了。」我說,「沒關係,每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在那個地方,對陌生囚犯有所保留是情有可緣的。」
 
「謝謝你體諒。」老酒鬼感謝,繼續說下去,「我回到螢火蟲村後,發現女兒不見了,是蓉嬸回來後告訴我,我才知道她被夢魔騙走了。害我擔心了很久!」
 
「當時,我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知道你答應幫忙找她回來。」老酒鬼說,很欣慰,「我知道,你出手的話,一定能成功把女兒帶回來的。」
 
「後來收到螢螢的信,說自己很平安,正在跟阿牛一起去藍花村。」老酒鬼說,「我……為了再見女兒一面,便馬上和蓉嬸起行過來。」
 
「這些螢火蟲,便是我們從螢火蟲村帶過來的。」蓉嬸說。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再問,「但為什麼說……見『一面』?」
 
「因為……」老酒鬼認真起來,輕輕把螢螢推前一步,「她說要跟著你上地面世界。」
 
螢螢有點害羞,在父親面前很少說話。
 
「那麼我以後……可能就見不到她了。」老酒鬼不捨地說,神情有點哀傷。
 
「我會回來的。」螢螢不服氣,「我不過是去一趟旅行罷了,還是會回來的!」
 
「不管怎樣,阿牛。」老酒鬼說,「我就把女兒交托給你了。」
 
他想把女兒的手,交到我的手上。
 
這時,阿賢出現,「老酒鬼,你就別這樣了。」
 
「為什麼?」老酒鬼愕然。
 
「已經有太多父親把女兒交托到阿牛手上,他已經快被女人煩死了。」阿賢說,好心勸說,「你就打消這個念頭吧。」
 
「這是……真的嗎?」老酒鬼問。
 
在眾目睽睽之下,我有點無言以對,陷入尷尬,「我……」
 
「別管他們。阿牛,你只需要帶我上地面就可以了。」螢螢說。
 
我看著她,她的眼神堅定。
 
「一個月。」我說,「上去一個月,然後就要回來。」
 
「好。」她馬上答應。
 
「但是……」她左思右想,「一個月即是多久?」
 
阿賢搖搖頭,搭著老酒鬼的肩膀,「老酒鬼,我們還是去喝酒吧,別管他們了。」
 
「啊,好啊。」老酒鬼馬上被酒吸引。
 
螢火蟲飄飄落落,繞繞圈子。
 
「一個月,就是太陽出來三十次。」我說,「夠嗎?」
 
螢螢想了想。
 
「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