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呼——」左步重踩地面,地面破碎,壓身衝到紅眼喪屍面前,揮出右拳。
 
「啵——」擊中腹部,巨大的拳壓,施加在紅眼喪屍身上。
 
可是,當雷穆斯望向牠時,只見牠面不改容地,斜望過來。
 
「沒效果嗎?這也是吧,因為打的不是頭部……」雷穆斯收起右拳,左拳迅速從下勾上。
 
一拳落空,右拳馬上再揮。
 


「唧。」喪屍左手接拳,紋風不動,右拳準備揮來。
 
「躂——」退後,審視一眼,再攻上。
 
「啊……」雷穆斯發起連打,左右拳連續暴發而出,「呼、呼、呼、呼……」
 
「唧。唧。唧。唧……」喪屍左右手,輕鬆地接拍所有拳。
 
「這招如何?」雷穆斯轉身,右旋腿掃去。
 


「啵——」喪屍右手架起擋住。
 
「勝利就在眼前,本大爺絕不允許……」雷穆斯憤怒大喊,一腳回落,左腳旋即再掃,拖帶縷縷寒風,「有人擋在制勝的路上!」
 
「啵——」被喪屍左手擋住。
 
寒風糾纏,雷穆斯消失,於喪屍背後再現,一腳直踢頭部。
 
「啵——」踢中,但無效。
 


只惹牠慢慢轉身。
 
「竟然如此傲慢。」雷穆斯說,「把本大爺弄得如此狼狽。」
 
紅眼喪屍的攻擊意慾,比想像中低。甚少反擊的牠,站著就跟肉團一樣。
 
「本來覺得汝的武藝不錯,將來或可成為吾國不可多得的人才。」
 
「啊啊啊啊!」雷穆斯大聲怒喊,使盡全力,於全角度攻擊。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前後左右上下斜上斜下,全都踢上一腳。
 
「但可惜,汝已淪為行屍走肉。」
 
「嚓……」回落地面,擦後半秒,再拉後右拳攻上。


 
「這一次,一定要!」雷穆斯怒吼,右拳如銳刺攻出。
 
但很快,右拳還未到達,紅眼喪屍已經側頭。
 
這一拳,注定落空。
 
「什……麼?」看在眼內,手卻收不回來。
 
相反,紅眼喪屍已夾實右手五指,擺好架式,預備抽插過來。
 
如果被這擊插中,大概……身體會被開一個洞吧。
 
「可惡……要輸了嗎……」雷穆斯的右拳繼續向前。
 


階梯上的貝才和巴比倫,紛紛露出悅色,咧起嘴角的齒笑。
 
「啵——」結果打中,使全場震驚。雷穆斯打中對方頭部!
 
紅眼喪屍飛開,眼珠的紅色消退,後跌落地。
 
「為……什麼?」雷穆斯不敢相信,回憶最後一刻的影像。
 
最後一刻,是霍易斯把頭調回原來的位置。
 
所以才能打中。
 
原來是這樣,原來汝,還有一點骨氣……
 
「別動了,如果汝還未死。」雷穆斯說,慢步走近階梯,目光異常凌厲。


 
「本大爺會連汝家鄉的族人,一起拯救。」經過躺著不動的霍易斯時,「汝就放心安睡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