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既然汝充滿鬥志,本大爺也不留餘力了。」雷穆斯戰意地回應,一手拔起銀槍,發現非常火燙。
 
「熱……」看來通過電流的物件會發熱,仍然雙手中、後握緊,按槍尖向敵。
 
冰冷的雙手,慢慢把熱槍降溫。
 
「這一戰,汝要看清楚。」雷穆斯提醒,「戰鬥中的每個細節,對汝將來的成長,都必定很有幫助。」
 
「嗯。」我答應,「但將來……」
 


雷穆斯二話不說,藍紫瞳凝化成冰藍色,仔細審閱一切可利用的地勢。
 
「什麼?人質被救出?正在潛逃?」貝才接獲報告,馬上命令,「米亞,快動手解決他!一會兒,還要去抓老鼠。」
 
「沒問題。」米亞高傲地回應,「就交給我吧。」
 
 
氣氛緊張,戰鬥一觸即發。
 
「左面是臨時建築、右面是一排樹木、後面是樹木和花石小徑……」雷穆斯持續審閱,踩地一下,「地面有積水,是剛才的雨。」


 
「還有很多人。」我說,「但相信除了貝才和巴比倫,其他都不能成為人質。」
 
「沒錯,但有了這批『知情人』,貝才和巴比倫就可以安心去死了。」雷穆斯說。
 
是的,有了這些人,就不必留時間去烤問貝才和巴比倫,可將他們殺之而後快。
 
問題是,他。
 
「哼。」米亞輕笑,全身開始積壓閃電,「別以為我還是剛才被你打敗的米亞。」


 
「呲嘶……呲噝……」電流在全身遊走,交纏,煉製成一個個的「白光電球」。
 
「現在的我,就算沒有紅文字魔劍在手,也可以輕易將你輾碎。」米亞說,右手五指,再次匯聚電流。
 
「呲嘶……呲噝……」白光電球,成形後從身體各處冒出,如氣泡般浮升,表面有毛毛電震動。
 
轉眼間,白球已遍佈四周。
 
「小心。」我警醒,「不知道這是什麼。」
 
雷穆斯眼裡看著,不敢鬆懈任何一個。
 
幾秒後,每個白光電球中間,都有幼細的閃電尖刺冒出。
 


「哧——」米亞再度輕笑,左手食指,慢慢勾下。
 
「似乎,要跑起來了。」雷穆斯說。
 
「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四條約半米長的閃電尖刺,分別從四個白球射出。
 
「躂——」腳一動,身體移位,到達右邊。
 
「啵、啵、啵、啵——」地面被打爆。
 
「似乎威力不小。」雷穆斯說,著地後,眼睛繼續觀察。
 
米亞左手五指,一同勾下。
 
隨即,所有白球都更光亮一層,連續地射出閃電尖刺。


 
「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
 
「躂、躂、躂……」雷穆斯一邊跑避,盡量接近米亞,一邊觀察,等待機會。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地面接二連三被打爆。
 
期間,一群黑衣人從臨時搭建的研究所中,拿出大盾牌,護在貝才和巴比倫面前。
 
「受死吧!」米亞右手匯聚一根長長的閃電,奮力投出。
 
「呼噝——」閃電直飛過來,相當耀目。
 
雷穆斯剎停,拗腰向後,閃電照亮我身,險險掠過。
 


可是——
 
「啵——呲嘶呲噝呲嘶呲噝……」我的馬匹中招。
 
回頭望去,在持續三秒的電擊中,牠連馬嘶一聲都做不到,就倒下了。
 
一陣燒焦的氣味傳來,電流接地散去,黑衣人和粉紅面紗少女馬上記錄。
 
馬匹的身體表面,因電流通過而嚴重灼傷,部分肌肉更熟透了。
 
「哈哈哈哈,你在看什麼地方?」米亞囂張地問,右手迅速匯聚下一根閃電。
 
雷穆斯退後,再退向樹旁。
 
所有白球一同攻擊,密密麻麻的閃電從各處射來。


 
「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
 
「躂、躂、躂……」雷穆斯再退幾步,突然轉槍兩圈,使力躍向粗大樹幹。
 
目光沉靜,所有攻擊都看在眼內。
 
「八根。」雷穆斯說,大腿屈膝蓄力,腳底壓在樹身,面前的閃電如繁星密佈。
 
「何止八根。」米亞大喊,奮力投出右手的長型閃電,「你數錯了吧!」
 
「呼噝——」閃電耀目地直飛過來。
 
「每個白球,只會放八根閃電。」雷穆斯說。

一躍彈出,樹幹凹陷,木屑黏腳而起,「啵呼——」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全部閃電擊中樹幹,樹木馬上焚焦起來。
 
「雖然本大爺的狀態不太好,而且年輕人有自信是一件好事……」
 
彈出期間,於高速中,雙手揮舞銀槍,槍尖拖帶銀色弧線。
 
「很快。」米亞受驚地踏後一步,槍尖仍切入了他的面頰,「切……嘖——」
 
幾滴血液飛濺而出。
 
「嚓……」雷穆斯在他的身後擦停,「但太小瞧吾等的話……」
 
轉身單手揮槍再起,銀色弧線由下割上,「呼切——」
 
「是會嘗到苦果的。」雷穆斯作結,幾滴血液被槍尖升上半空。
 
「嘖呲——」米亞背部爆出一道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