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可以幫忙派發一下嗎?」說完,我轉身,把同意書分給士兵和祭司團,「讓大家都在上面簽署。」
 
可是,即使派發完畢,大家還是處於猶疑狀態,沒能下手印上指紋。
 
怎麼辦?雷穆斯,我似乎……得不到認可。
 
「一個人的話,太勉強了。」希娜對我說,又面向對大家發言。
 
「大家,請聽我說。」
 


「是希娜。」「希娜?」「她想說什麼?」眾人又再討論。
 
「這個人,我們祭司團認識很久了。」希娜說,把我介紹給大家。
 
「這個人,怕小孩子,怕得罪女人,他才不是什麼暴君。」
 
「我想,他這樣說,背後肯定有很多原因。這個人,肯定是因為被太多的人寄予厚望,也肯定是因為想要回應他人的期望,才急於用這種方法,奪取帝位。」
 
「被囚禁起來的人,有很多,不單止各位議員和我們祭司團。還有很多朋友,很多無辜的人。」
 


「如果說,世界上有什麼人能夠攻進來,把我們拯救,大概就只有他們了。」
 
「你看看眼前這批人,傷的傷、暈的暈,似是在開玩笑嗎?他們都是賭上生命去戰鬥,犧牲無數隊員,才能夠來到這裡,跟大家會面。」
 
「凡是有接觸外界的人都知道,革命軍可是一直在幫助受傷害的人,跟我們祭司團的宗旨,非常相似。」
 
「因此,我相信,他們是值得交付重任的。」
 
「如果你們吃過昨晚的飯,還有今早的早餐,都覺得好吃的話……」希娜說著,不禁眼泛淚光。
 


「請大家信任我們,給予這位年輕人,一個改變國家的機會。」
 
「說得好。」革命軍的大家,不禁輕輕地拍起手來。
 
「這……」元老院議員們,紛紛議論,開始有人同意。一會兒後,更開始有人按下指紋和簽署。
 
「糟糕,這下子,不得不封你們為國教了。」我搖搖頭,敬佩地說。
 
「剛才你說,有點事需要幫忙,不是指這些嗎?」希娜問。
 
「不,其實,我只是想你們幫忙派一下同意書而已……」我搔搔頭,露出為難的輕笑。
 
「大家都開始簽署了。」笑叔說,「只要有這一半的同意,在法律上就已經獲得認可。」
 
「當然,我還會爭取外面的人的支持。」我說。


 
「果然美女的發言,更有吸引力。」阿賢輕挑地瞇笑,「對了,革命軍的成員不包括我吧,我不想負責一推麻煩的職務,以後我只想好好去玩,享受人生。」
 
「再這麼輕挑,小心孩兒有樣學樣,小心敏怡不放過你。」我誠心勸告。
 
「對了,敏怡已經誕下了你的孩子,你們快點成婚吧。」我再催促。
 
「你呢?你不也是也有兩個孩子嗎?」阿賢反問。
 
「我……」
 
「抱歉。我忘了……洋洋已經……」阿賢馬上為失言道歉。
 
「你說……什麼?」海大叔在這個時候醒來。
 


「海大叔,你好一點了嗎?」我前往問,單膝蹲在他的身旁。
 
「洋洋怎麼了?」他憂心地問,今次,他沒有強調自己是阿海。
 
「剛才洋洋被抓之後,遭人推跌,流血不止。」我不忍再說,「在誕下一對孖胎後,她已經……離我們而去。」
 
「這樣啊……」海大叔眼裡,盡是憂傷,沒有再說更多的話。
 
養育多年的女兒離逝,肯定受到很大打擊,現場也沒有人敢說些什麼。
 
「海大叔,請你別難過。孩兒和翠翠,還有你,我都會照顧的!」我發誓承諾。
 
「嗯。」海大叔說,點一下頭,牽強地微笑了一下。
 
「同意書,已經收集好了。」士兵報告,遞上一堆羊皮紙。


 
「阿牛。」阿賢、阿凌、阿鷹、笑叔,還有夜狼、嚴小弟、胡夫都在這時候醒來,都看著我,「加油!」
 
「恭喜雷穆斯 ‧ 牛,汝終於成功了。」黑色字幕,浮現祝賀。
 
我站起來,雙手接過,吸一口氣。
 
「多謝大家的支持。」隨即面向一眾議員,含淚鞠躬,讓感激之聲傳遍眾人耳邊,繼而再面向另一邊,「多謝大家的支持。」
 
雷穆斯,我終於成功了,你看見了嗎?繼而,再面向另一邊,「多謝大家的支持。」
 
三鞠躬後,大家看待我的眼神,好像更添了一點信任。
 
「雷穆斯,今後我一定會完成跟你約定,你的遺願,將會由我來實現。」
 


接下來,我們分別到人頭區和十字架區,救出並說服議員簽署,終於得到一致的認同。
 
「陛下,請——」士兵提供筆墨。
 
最後,我在授權文件的最後一欄,進行簽署——「雷穆斯‧牛」。
 
並在備註一欄,把「羅馬帝國」劃去,寫上「雷牛帝國」。
 
「不錯的國家名字。」黑色字幕,再度祝賀。
 
「是嗎?我也這樣認為。」我笑一笑,交回士兵手上。
 
 
「那麼,我現在宣佈,國家正式進入帝國時代!」革命軍幹部笑叔,代表我和革命軍,揚聲宣佈。
 
眾人齊齊拍手,我完成任務,如釋重負,卻在下一瞬間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我在這一瞬間,成為了肩負國家命運的人。忽然明白貝才為何感到疲倦,更在交托重任後甘心接受死亡。原來這一份責任,是如此巨大。
 
「無論如何,既然當上了,就算拼上性命也要完成重任。」我暗自承諾。
 
 
隨後,我以新任皇帝、奧古獅刀擁有者的身分,號令士兵返回羅馬城,重新過上日常的生活。
 
另一邊廂,費比烏斯軍接獲貝才遇刺的消息後,也不敢輕舉妄動。最終簽署了停戰協議,退兵回去西西里島。
 
戰事就此告一段落,接下來,要繁忙的事實在太多。
 
既要研究廢除奴隸制後,如何安排他們的新生活,讓他們融入社會,還要改革教育制度,讓雅典娜祭司團開辦更多學校,更要任命新官員分擔工作。
 
總之,事務眾多。
 
有時候,回想起來,自我在農村醒來,認識洋洋、翠翠、阿凌,到在森林裡遇上海大叔、賢德和雙劍人。
 
再在尼恩城拜訪海維隆家族,認識了羅莎、虎伯、克里、貝才,還有在地底裡遇上夜狼、墨西拿鎮結識雅典拿祭司團、海上遇上阿賢、羅馬城重遇小雅並加入新革命軍,然後在馬塞盧斯大宅中,認識了雷穆斯,並一同作戰至今。
 
以上種種,都是令人終身難忘的經歷。
 
對於三年後的事,我還不很了解,畢竟貝才這人,完全沒有誠信可言。但在國家更穩定一點後,我必會派人調查鬥獸場的秘密。
 
如果查明屬實,鬥獸場的力量真的會在三年後耗盡的話。
 
屆時,我必然前往討伐,再戰鬥獸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