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出門了嗎?」我大聲問,希望聲音可以傳到房間。
 
沒有回應……
 
事實上,我早就站在門外了。只是洋洋還在房間裡打扮。
 
站在門口的,還有翠翠。她基本上都不怎麼打扮,總是穿得很撲素,也相對保守。
 
這是她們的最大分別。
 


吃過午飯後,由於我剛剛才可以走動,她們怕我又會受傷,所以嚷著要保護我去。現在,只差洋洋一個。
 
「你不打扮嗎?」我問在右邊扶著我的翠翠。
 
「你喜歡女孩子打扮嗎?」她突然一句。
「也是吧,男人都喜歡漂亮的女人。我……還是去打扮一下好了。」她鬆手,推門進去。
 
但走了兩步,她就調頭回來。
 
「可是,我沒有化妝品之類……也不懂化妝。我想……我還是不要去好了。家裡還有很多事要做,今早洗好的衣服未晾、剛才的碗還……」


 
「一起去吧!」我伸手邀請她。
 
見她沒有反應,「你猶豫什麼?最初說要扶我的不正是你嗎?」
 
「嗯。」她伸出雙手迎接。
 
「好了,可以出發了!」門後傳來洋洋的聲音。
同時門被推開,「哎。」翠翠被輕輕推了一下。
 


洋洋出來後,就佔據了我右邊的位置。翠翠只好走到我的左邊,替大家拿袋子。
 
我知道辛苦翠翠了,便悄悄地在她耳邊說:「下次只有我們兩個。你想到哪裡去,告訴我,我就陪你到那裡。」
 
洋洋馬上把我扯回來,雙手緊緊地盤著我的右手,緊得陷入了胸部之間。
 
這時我才發現,打扮後的洋洋比平日更加動人。她穿著背心,把頭髮都撥到右邊去,露出白滑的脖子。我望著她,她的眼睛、她的唇、脖子的白滑與鎖骨的線條,以及微微露出的乳溝……真是絕佳的搭配。我不禁嚥了嚥口水。
 
青春,這就是青春嗎?
 
「太近了!這是哪門子的扶呀?」翠翠說。
 
洋洋隔著我,向翠翠畫出鬼臉後,就沒有再回應。
 
翠翠也別個頭,沉默地走著。


 
氣氛就這樣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