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知我受了重傷?」我問,「這段時間,你不是去了參加喪屍決鬥賽嗎?」
 
「是……是的,我……只是閱人無數,看得出你受過重傷而已。」英雄好像很緊張。「對了,你的頭是不是受到嚴重撞擊,導致記憶受損?」
 
「對喔,你怎麼知道?英雄果然很厲害!」
 
英雄的面容隨即緩和下來。
 
「那沒什麼事了,我們握手吧。」
 


「好。」
 
握過手後,我便回去找孖女。
 
有點在意的是……他剛才好像鬆一口氣。
莫非……
 
不、不!怎麼可能。
 
肯定是我想太多了。


 
 
走著走著,我回到場地。
 
「我穿成這樣,去營火會只會丟人現眼。算了吧,我還是回去了。」翠翠說完,頭也不回地離去。
 
我想挽留她,可是營火會只限兩人一組,又真的沒有理由強迫她留下來。
 
如果我以傷患為由,不去營火會的話,又會辜負了洋洋的一番準備。
 


我該怎麼辦?難道我就這樣讓她離開?
 
翠翠漸行漸遠,身影愈漸縮小。
 
「翠翠。」我喝停她。
 
她繼續前行,裝作聽不見。
 
為什麼最近的人都聽不到呼喚呢?剛才敏怡又聽不見我的聲音。
 
「翠翠,你給我站住,我有話要說。」我提高聲量。
 
翠翠終於停住。
 
「等我一下。」我跟洋洋說。然後走到翠翠身後,把她轉過來。


 
「你想怎樣?」翠翠斜視著地面,眼紅紅的。
 
「你想好了想去的地方嗎?」
 
「還沒有。」
 
「我想好了。」
 
聽了這話,翠翠才抬起頭來。
 
「什麼地方?」
 
「我要帶你到城裡。」
 


「為什麼?」
 
「因為我想看你穿上性感衣服的樣子,所以要到城裡買新衣服。」
 
「你看洋洋不就好了嗎?」
 
「好。」我爽快地回答,「但不夠。美女當然愈多愈……。」
她在我說到「夠」字時起腳,「愈」字時踢中我的小腿。
 
「啊!好痛。」我裝出痛苦的表情。
 
「沒事嗎?」她過來扶住我,聲音有點慌亂,「我不是有心的!我忘了你有傷在身!」
 
「約實了喔。」我突然在她耳邊說。
 


「什麼約實了?」
 
「去城裡買性感內衣,然後穿給我看。」
 
「什麼時候換成內衣了?」
 
「剛才你踢我的時候。」
 
「無賴。」
 
過了片刻。
 
「多謝你哄我開心。」
 
「什麼哄你?我是很認真的。」


 
「別開玩笑了。去城裡必須穿過森林,那裡有喪屍出沒,非常危險!你不是不知道的。」
 
「我當然有想過這個問題,但不要緊的。」
 
「為什麼?」
 
「拜託英雄同行好了。他那麼好人,肯定會幫忙的。」
 
「會嗎?」
 
「等營火會完了之後,我便去找英雄。盡可能叫他幫忙。你等我好消息吧。」
 
「嗯。」她終於恢復笑容。
 
我總算可以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