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路走著,不知不覺就到了小池塘。這是第一次遇見敏怡的地方。
 
我想找敏怡談談,但又不知道她住哪裡,只好到這裡碰碰運氣。
 
不知道她的情況怎樣。
 
「咦。」草堆裡好像躺著一個人。
 
是個衣衫不整的女人!
 


「敏……怡?」她裸著下身。
 
我馬上上前扶起她。
 
「喂,醒醒,發生什麼事?」我拍拍她的臉。
 
「阿牛?」她終於醒來。
 
「發生什麼事?」
 


「沒什麼,我只是有點累,所以休息一下。」她把上衣拉下,遮掩下身。目光完全沒打算跟我接上,一直望向另一邊。
 
「你不用騙我,你昨晚去找英雄了吧。我在窗外看見了。」
 
「你知道了?」
 
「嗯。」我確切地回答。
 
「不好意思,你可以替我……把那邊的褲子撿回來嗎?」敏怡指著不遠處的白色長褲。
 


「可以。」我隨即轉身,爬向池邊的位置,伸手觸及褲子。
 
身子突然被猛烈一推。
 
「啊——」我上身陷進池水裡。
 
正當我想頭抬頭之際,頭被按住了!
 
不能呼吸!
 
敏怡……為什麼?
 
我頭抬不起來。
 
為什麼要殺我?我不斷掙扎,激起花白的水花。


 
「可惡。」水在等待,等待可以湧進來的瞬間。
 
最後,我索性不動了,把身子放軟,假裝斷氣。
 
這招果然有效!在她鬆懈的瞬間,我用交叉腳夾著她的頭,把她拖下水中。
 
隨即上水面吸一口氣,然後不停地喘著,「哮……哮……」
 
身體似乎想在幾秒內補充這分鐘所耗掉的氧氣。
 
「以為是撿褲子,結果撿回的是自己條命。」我喘氣說,「哮……你還不上來?」
 
沒有回應……
 


她不會又昏了吧。我馬上潛入水中。
 
「找到了!」我把她抱起。
 
「唉!」看著手上昏迷的女子,我不禁嘆氣。
 
「其實我也猜到你為什麼要殺我。」
「因為你不想你和英雄之間的交易被公開。」
 
我一直把她抱著,直至走到池塘的另一邊才放下。
 
因為這裡更加偏僻,沒有人會發現她狼狽的樣子。
 
我又把底褲和長褲撿回來,替她穿上。
 


她很快就醒來。
「這是什麼地方?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她很驚慌,「你也要……強姦我嗎?」
 
「冷靜點。你坐起來看看,這只是池塘的另一邊。我見平日這裡都沒有人走過,比較安靜,打算讓你休息一下而已。」
 
「真的?」
 
「嗯。你看,我還替你穿上褲子。」
 
說完這句,大家都面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