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學箭?」今天早上,爸爸過來問我。
 
「因為我想把森林中的喪屍除掉,以免再有人受害。這也算是為死去的媽媽、一個我沒有印象的媽媽,作出一點報答。報答她的養育……」
 
「好兒子,你是我的好兒子!」爸爸摟緊我說。
 
「學成之後,去大鬧一場吧。」爸爸拍拍我的肩膊,就回去田裡工作。
 
 
眼前,還有一箱箱的箭放在地上,等待我來發射。


過了半小時,左手也累了。
本來,我就是一個很少用左手的人,堅持半小時已算是不錯。
右手,休息了這半小時,可以活動了。
 
「大鬧一場……嗎?」
 
我從木箱中抽起箭,不經意地拿起了兩根。
 
「除了食指和中指,中指和無名指之間,不是也有空間嗎?」我望著手指說。
 


「嗖嗖——」兩根箭並排地從手上飛出。
 
這時候,我一共射了三千二百箭。
 
 
「3202、3204、3206……」
 
「加速吧,我的右手。」我希望補回落後了的進度。
 
可是對右手來說,現在的速度已經是極限。


 
「吱——」有人推門進來。
 
「阿牛,進度如何?」阿凌的聲音。
 
「不……理想。」我的手已經近兩小時沒有停過。
 
「哦?一次過射兩根箭嗎?不錯喔。」
 
「可是,我的手快到極限了。」
 
「有什麼需要幫忙嗎?」阿凌環著手臂,靠在牆上。
 
「教我,如何可以射得更快?」
 


「這種東西,沒有捷徑耶。你不試試一次射三箭?」
 
「我試試!」隨即彎腰,從木箱中抽出三根箭。
 
第三根,就放在尾指與無名指之間。
 
也就是說,我現在是用四指扣弘。只剩姆指在閒置。
 
「嗖——」發射!
 
「嘖嘖——」只有兩支擊中人頭箭靶。
 
第三根箭無故地橫飛,插在牆上。
 
阿凌的頭部……旁邊多了一根箭。


 
「呼……好險,我差點以為要死了。」阿凌說。
 
「不行嗎?」我自語,回到每次發兩箭的階段。
 
「沒什麼事,我走了喔。」阿凌說。
 
「倒杯……倒杯水給我吧。」我已經滿身濕透。
 
「謝謝。」我接過水後,隨即把上衣脫掉,因為……太熱了。
 
畢竟我在做著,比劇烈運動更劇烈的運動。
 
「這算什麼箭術試練?」我趁阿凌未走,「老頭子還說我沒有追求箭道的資格。你們的所謂箭道,到底是什麼?」我終究還是說出口了。
 


「你們的先祖,不就是個……只敢躲在屋子裡,用箭射情敵的臉的戀態嗎?」我把話一吐而盡。
 
手,還在繼續放箭。
 
「我覺得自己,只是替你的先祖,繼續發洩而已!」我很不屑。
 
「或者你誤會了,我們的箭道並不是追求禪道,或許心境上的層次之類。」
 
阿凌走到木箱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