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我感覺有人在按按我的右手。
 
我從深層睡眠中慢慢地醒來。
 
那個人還在按來按去。
 
在漆黑的房間中,我看不清楚那個人的臉,只感覺到有人坐在旁邊。
 
不過,在我房間裡出現的,除了我就只有敏怡吧。
 


「敏……」我想開聲,可是被阻止了。
 
那個人用手掩著我的口,似乎不想我發出聲音。
 
「刺客?」我偏要說。
 
結果我被打了一下。
 
「我是洋洋。」微弱的聲音從左耳傳來。
 


「洋洋?你在幹什麼?」我極輕聲地問。
 
「幫你按摩。」她又在我耳邊說。說完,就把我的右手放在她的腿上,很認真地按了起來。
 
「按摩……是這樣的嗎?」
 
「我也不很清楚,大概吧。」
 
「幫人按摩……要穿得這麼少嗎?」我的手還未碰到任何衣物。
 


她沒有回答,一直很認真地按著。
 
按完右手,便按左手。
 
她似乎沒有說話的打算,也是吧,吵醒了別人就不好了。
 
按完手,便按腳、背部。
 
我伏在地上,背部向天。
 
她脫去我的上衣,又開始用力按。
 
一直持續了十五分鐘。
 
我知道她累了,力道已經輕得不能算「按」了。


 
「休息一下吧。」我輕聲說,隨即翻過身來,阻止她按下去。
 
過了十秒,她才有了動作。
 
她伏在我的胸膛上。
 
那種觸感……我不能判斷她到底有沒有穿衣服。
 
過了一會兒,她仍沒有說話,我也不知道她是否睡著了。
 
我不自覺地有了男性的生理反應,不自主地把手放在她的背上。
 
她隨即抖動了一下,便從我身上離開了,從門口靜靜地退去。
 


觸感……好像跟上次有點不同。
 
「咔嚓——」門被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