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晚的森林,我一個人策馬奔馳。
 
兩旁的樹木高大又整齊地排列,路鮮明又順暢。
 
這個森林的入口,並不是上次小池塘旁邊那個。
 
附近沒有燈火,靠的只是天上的月光。
 


月光把森林蓋上一層灰白。這種灰白,是森林的唯一光源。
 
無論地上的廝殺多麼慘烈,月也不會沾上半滴血。無論哭聲多麼淒厲,月也不會為所動容。月,總是孤高地冷看一切。
 
同樣,兩旁的樹木十分安靜,彷彿在觀察我這個不速之客。
 
這裡除了陰暗,就是寂靜。陰森恐怖的「陰森」,就是指這種情況吧。
 
我掩著腰間的傷口,嘗試調整自己的呼吸,避免出血過多。
 


可幸的是,這一刀沒有傷及要害,否則我肯定孤單地在森林中流血身亡。
 
我把兩柄小刀收好,眼睛留意地上車輪的痕跡。
 
由於目前只有一條大道,車痕也很深,所以不用擔心會失去追蹤的線索。
 
加上他們的馬車是一隻馬拉兩男五女,速度肯定慢很多。
 
因此,追上他們,只是時間的問題。
 


 
「現在整理一下思緒吧。」
 
剛才那班傢伙的武器和鎧甲都十分堅厚,而且身手不凡,難道城裡面的人都這麼厲害?
 
他們十個人……不,五個人,遠道而來,目的是把女人偷運回城裡?
 
到底城市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我真的毫無頭緒。畢竟我自有記憶以來,都是在村裡生活,在木屋與爸爸、翠翠、洋洋等人一起,每天……
 
但翠翠和洋洋被抓了,而且是相當壯健的中子和變態的大胖子。
 
就算我追到他們,有傷在身的我,自問亦難以以一敵二。
 
「但願她們在途中沒有被侵犯就好了。」我握緊弓箭。
 


腦海中忽然呈現英雄提起的「上癮春藥」——
 
「糟糕!如果他們在她們昏迷時就開始餵藥的話……」
 
我愈想愈焦急!
 
「痛!」傷口的痛楚隨之加劇。
 
英雄還莫名其妙地……說什麼我不是阿牛。
 
我明明就是阿牛!
 
無論如何,比起英雄,我寧願相信翠翠、洋洋和爸爸的話。
 
 


 
「咦!」前方終於有馬車的縱影。
 
我減慢速度靠近,以免太早打草驚蛇。
 
這時候,我愈來愈覺得樹木在盯著我……不,還好像有什麼在跟著我。
 
我再望望前面。
 
前面的馬車,原來早已停定。
 
四周,散發著異樣的氣息。
 
「情況好像很不妙……」
 


我隨即伸手摸向箭筒,扣上兩根竹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