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牛,兩小時不見,你累得真快啊!」海大叔說。
 
「是嗎?我只是……不慣熬夜而已。」
 
「你臉都青了,幹了什麼嗎?」海大叔走過來,「還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老爸,你就別八卦了。」洋洋替我解脫。
 
「老老老……老爸?」
 




「剛才的事是我們的秘密。」洋洋在我耳邊細說,她的尾指勾起我的尾指。
 
我醒目地點頭。
 
「這是你的馬。」翠翠把馬拉過來。
 
「你現在就要走了嗎?」翠翠問。
 
「嗯。」我回應。
 




「這個,是我和洋洋一起挑選的。」翠翠掏出一隻銀戒指,放在我的手上。
 
銀戒指的設計非常簡單,就是一個銀色的圓圈而已,沒有花紋、寶石。
 
「為什麼上面有兩點顏色?」我指著戒指上的綠點和藍點問。
 
「這是我和翠翠加上去的。」洋洋說。「綠色代表翠翠,藍色代表我。」
 
「原本是想買有兩粒石的戒指,但不是顏色不對,就是價錢太貴……所以只好用顏料畫上去。」翠翠說。「你……喜不喜歡?」
 




海大叔怒目而視。
 
「喜歡,我非常喜歡。」我說。海大叔,這下你應該滿意了吧。
 
「原本打算在晚飯後送給你的,可是你走得太快。我們又擔心你,只好追過去……」洋洋走過來,替我戴在無名指上。
 
「爸爸都未收過你們送的禮物……」海大叔突然開口。
 
「沒想到會成餞行的禮物。」翠翠繞過海大叔,走到我的身前。
 
「我一定會回來的。」我說。
 
「答應我,無論做什麼事,都要把自身的安全放在首位。」翠翠說。
 
「要是你死了,我會很內疚的。畢竟……我是其中一個令你去城市的原因。」




 
「如果我當時忍得到,或者……或者你就不會去了。」
 
翠翠愈說,頭就愈低。
 
「翠翠,你真傻。」我摸摸她的頭。
 
「有些事情,該做的時候就該做,該挺身的時候就該挺身。」
 
「如果該挺身的時候退縮了,跟懦夫有什麼分別?」
 
「如果我的死是有重大意義的話,我不介意付上性命。」
 
 
「年輕人,不要總把死字掛在口邊。」海大叔說。




 
在我正想反駁的時候,洋洋把海大叔撥開,走過來捉住我的手。
 
然後,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緩緩打轉。
 
「不准死,知道嗎?」洋洋用圓圓的眼睛望著我。
 
我望望自己的手,再望望她的肚子。
 
我呆了——
 
「知道。」
 
我……只能乖乖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