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我……好冷……」小鬼的雙唇顫抖得很厲害。
 
「誰叫你又再偷東西。活該!」我故作嚴肅地說。。
 
「我沒有……偷……」他還未說完,身子突然一鬆。
 
「喂,小鬼。」我搖搖他,替他穿上小草鞋。
 
「喂,小鬼醒醒。」我再說。
 


一顆眼淚從小鬼的左眼滴下——
 
之後,任我如何搖他,他都沒有反應。
 
 
「胖領主!他說沒有偷東西。」我大喊,眼睛仍然望著小鬼。
 
「他突然之間跑出來,肯定是想偷東西嘛,所以我就把他抓住了。」胖領主自作聰明地說。
 
「不然他還會幹什麼?哈哈哈哈!你看他的裝束!」胖領主的兒子,掩著半邊嘴地恥笑。


 
「領主果然英明!領主的公子也很英明!」司儀不忘奉承兩句。
 
「是嗎?」我鬆開小鬼的手,緩緩地站起來,把背上的包袱束緊。
 
「果然,跟你們溝通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我轉身,面向他們。
 
「你說什麼?」司儀問。
 
「今日我說的話太多了,是時候讓喉嚨休息一下。」我強忍著淚,低聲地道。


 
「你說什麼?」司儀又走近兩步。右手拿著小刀。
 
「胖領主!以下的話,我只說一遍!」我提高音量,用鐮刀勾住綁著小鬼的繩子。
 
「這就是你頸子的下場。」我輕輕一勾,把繩子割斷。
 
 
在旁的人群紛紛停止討論,連同在場的十多個奴隸,全部安靜下來。
 
「憑你?哈!」胖領主笑不攏嘴。他的兒子、司儀等等也跟著大笑。
 
「你算什麼啊?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胖領主、胖領主地叫。」司儀不斷走近,「看你的身體,頂多就是每日被主人調教的性奴。」說完,他自己繼續大笑。
 
然後,在場連不願意笑的人,也無奈地跟著笑起來。


 
「就由我來賞你一刀吧。」他笑著說,拿著小刀,走到我身前。
 
「大家說好不好?」他舉高雙手,大聲問在旁的觀眾。
 
 
「嘖——」我左手的鐮刀插入他的左胸,入肉三吋。
 
「你很吵。」我說。
 
司儀舉起的雙手,鬆開小刀,「鏗噹」一聲跌在地上。
 
我拍拍他的右肩,把頭靠近他的耳邊。
 
 


「你再開聲的話,我就殺了你。」
 
 
我抽出鐮刀,把他推到一旁。
 
鐮刀滴著血——
 
我一步一步地走向雙劍人的右劍。
 
中間經過四個牢籠和馬車,卻沒有人阻攔我。
 
「眼前是很多人,目標是中間的胖領主。」站在劍旁的我,對自己說。
 
我把鐮刀輕輕地放在地上。右手握著劍柄,低頭吸一口氣。
 


「看你是嫌命長了。右一,右二!」胖領主揚一揚手。
 
兩個右手駁著鐵劍的劍奴,擋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