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在黑暗中。
 
我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四周昏暗,只靠四點燭光照明。
 
我看不見牆壁,只覺得正躺在一張石床上,附近有七、八……九個奇怪的人。
 
他們圍著石床轉圈,在跳著奇怪的舞,彷彿在舉行什麼儀式。
 


在我的左、右邊,分別站著一個用粉紅色紗布蒙面的少女。
 
她們閉上眼,把手放在我的胸口和額頭上,口中念念有詞。
 
「她們在幹什麼?念咒文嗎?」我心想。
 
然後我雙腳的左右邊,又多了兩個幾乎相同的少女,她們也輕輕地把手放在我的身上,口中念念有詞。
 
她們閉上雙眼,表情認真。
 


可是,我完全聽不懂她們在念什麼。
 
漸漸地,她們開始不同步,有人加快了、有人減慢。
 
有人忘詞、有人念了不一樣的詞。
 
過分的是,她們愈來愈大聲,聲音就像是貼在耳邊,直接轟過來的。
 
「喂,你們很吵!」我開口說話。
 


她們突然睜開雙眼。
 
忽然——
 
四個少女都變成小鬼的樣子,咧出沒有牙齒的嘴,右眼流出血淚。
 
「嘩!」我嚇得彈了起床!
 
「呼呼……」我喘著氣,慢慢睜開剛才掩著的眼睛。
 
「咦?」剛才的人都不見了。
 
我坐在一張非常寬闊的床上,床邊掛著床簾,床簾是白色的薄紗。
 
床寬近三米,長兩米,是張闊比長更長的奇怪大床。


這張床,至少可以容納四個人。
 
「發夢嗎?」我還以為自己死了。
 
我拭去額汗,右手戴著含青綠色寶石的戒指。望望自己,身上穿著高級白色絲綢造成的衣服,衣袖鍍上金邊,非常貴氣。
 
我從被子裡抽出左手,左手也戴上了翠翠、洋洋送的銀戒指。
 
確認之後,我立時鬆一口氣,把身子緩緩躺下。
 
躺下時,我感受到衣服下面包了厚厚的白布。
 
這種傷口被包紮好的感覺,我太熟識了。
 
「唉……」想到這裡,還真有點唏噓。


 
不過床很軟,被子、枕頭也很軟。
 
「真舒服!」我放鬆身體,再度把眼睛閉上。
 
「什麼真舒服?」旁邊傳來一把女聲。
 
我望向左邊——立即呆了。
 
我在另一個枕頭上,看見了羅莎公主的臉。
 
她躺在床上……對著我笑。
 
「曼娟呢?」我慌張地問。
 


「那個侍女嗎?我叫了她出去。」她說。
 
她身上,只穿著一條珍珠白的睡裙,領口上有兩隻小蝴蝶圖案。
圖案是用幼幼的金線織出來的。
 
「你覺我穿成怎樣?」她翻開被子,展露整條睡裙,長度剛剛及膝。
 
她問的時候,左腿微微曲起,裙子由膝蓋沿著大腿滑下。
 
「跟我的衣服很相似。」我說。
 
「嗯。」她滿意地點頭,然後蓋上被子,把頸子以下的部分遮蓋。
 
她側身,面向著我。手仍然拉著被子。
 


她的鼻尖尖的,臉也是尖尖的。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問。
 
「踏、踏……」她未回答,外面就傳來腳步聲。
 
「是你爸爸。」我偷窺一下門口,用氣聲說。
 
她馬上鑽到被子,生怕會被人發現。
 
白髮斑斑的虎伯經過桌子,拖走一張椅子,慢慢走到床邊。
 
我望一望羅莎的枕頭,「嘩!」,她忽略了一些頭髮。
 
我馬上抓起頭髮,收入被子裡。
 
「你醒了?」虎伯問,然後放下椅子,坐了上去。
 
 
這又是什麼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