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大約是三時,我的傷口漸漸發痛。
 
這時,我和曼娟在大街上走著,右零和五弟則在另一旁。
 
「他們在聊什麼?」曼娟問。
 
「你一會兒就會知道。」我答。
 
「為什麼五弟的雙手會被綁住?」曼娟再問。
 


「這是計劃的一部分。」我答。
 
「什麼計……」
 
「你覺不覺得旁邊的人都很灰沉?」我先一步問她。
 
大街上的人,有些隨意躺在地上,有些靠在牆壁站著。
 
人人都目無表情,不然就是驚恐地抖震。
 


「在這種被包圍的情況下,誰會有笑的心情?搞不好,哪一天就會被鎮壓軍殺掉。更何況,區內仍然有不少人民反對叛變。」曼娟說。
 
「難怪氣氛這麼怪異。」
 
 
「差不多到了。」右零向我招手,然後走過來。
 
「你跟他說明清楚了吧。」我問。
 
「嗯。」


 
「他同意?」
 
「嗯。」右零點頭。
 
「好。今次要辛苦他了。」我說。
 
 
我們一步步地走向廣場。
 
「嘩啦——」廣場上散亂地站了很多人,人群的聲音相當嘈吵。
 
「他們都是願意參戰的奴隸和人民?」在嘈音中,我大聲地問。
 
「沒錯。」右零大聲地回應。


 
 
廣場兩旁,也聚集了一堆小朋友。
 
他們看上去孤苦無依,身子骯髒,還有不少流露出驚慌的眼神。
 
「這些小朋友,有些曾經目睹父母被虐殺,或者父母在這幾天戰死了。」曼娟向我說明。
 
「真慘……」我很同情他們,儘管我沒有停下腳步。
 
「咦?」廣場的中央,插了一柄灰濛濛的劍。
 
「插在地上的,不就是我的劍嗎?」我問曼娟。
 
「是……」曼娟話未說完,一個頭髮很長的小男孩站了起來,衝向廣場中央的劍。


 
他的頭髮凌亂,身子骯髒。
 
「嘖——」他用抖震的雙手,拔出雙劍人的右劍,緩緩舉高。
 
眾人立即停止喧嘩,望向廣場中央。
 
「我就是——」男孩舉劍大喊。
 
「奴隸解放者!」男孩的音量覆蓋全場。
 
「啪——」一條鞭子從右邊抽來,男孩被打得跌開了。
 
「嘖——」劍歪歪地插回地上。
 


男孩拔起插在劍旁的銀色小刀,急步衝向用鞭子抽他的大漢。
 
「這不就是我的小刀嗎?」我心想。
 
「啵……」小男孩被踢開,大漢準備再補上一鞭。
 
「停手!」右零撲上前欄住大漢。
 
「總……司令?」大漢垂下鞭子,點頭敬禮。
 
「嘖——」劍再次被抖震的手拔起,緩緩舉高。
 
「我就是當日的——」男孩再次大喊,可是他支撐不了劍的重量!
 
劍馬上就要跌下!


 
「奴隸解放者。」我從後接住他的手說。
 
在劍再被舉直之際,全場眼前一亮。
 
「啪、啪、啪、啪。」我望過去,右零在旁拍手。
 
原本坐著、躺著的人都站起來了。
 
「啪啪啪啪啪啪……」拍手聲很快就如暴雨般湧至,轟響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