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外面的人被引開後,廣場上的二十隊百人隊逐一出發。
 
基本上,只有最精銳的兩隊擁有正常的武器,其餘都是木棍、菜刀之類。不過,要應付外面僅餘的士兵,這點裝備已經桌桌有餘。
 
 
過了半小時,場上已無一人。
 
「我們回去吧!」他們都出發後,我說。
 
「嗯。」曼娟把我扶起。


 
我拾起銀色小刀,和曼娟悄悄地回去。
 
在此之前,我已經把「雙劍人的右劍」連同「指揮權」一起委託給右零。希望他可以打垮費比烏斯的勢力。
 
臨行時,我叮嚀他不要對海維隆家族動手,因為他們跟一系列的惡行無關,而且具有一定的民望。事成後跟他們合作打理尼恩城,不單可以顯示胸襟器量,更是萬民之福、明智之舉。當然,前提是作戰可以成功。
 
 
離開南區之後,我們直接回去北區的莊園,中途隨意找個位置更換衣服。
 


「不知道五弟的情況如何。我有點擔心他。」曼娟說,在包袱裡取出外衣。
 
「現在要擔心的,是我們自己啊。」我接過,然後穿上。
 
「為什麼?」
 
「你認為,我為什麼要他們馬上出發?」
 
她在思考。
 


「因為費比烏斯的一千親衛隊,現在都在莊園替努斯迫婚嘛。現在不進攻,還要等什麼時候?」我直接說出來。
 
「虎伯被迫答應婚後,我們豈不沒有著落?」
 
「沒錯。或者,我們該想想被趕出來之後……該怎麼辦。」我說。
 
這時候,我已經換上了鍍上金邊的高級白衣,戴上了刻劃著四把劍、鑲著「龍之眼」寶石的「馬塞盧斯家族」戒指。
 
在回莊園的途中,我繼續思考著各樣事情。
 
「或者,我可以回村子裡過簡單的生活。」我在莊園的隧道前面說。
 
「你說什麼?」曼娟問。
 
「沒什麼……我們進去吧。」


 
穿過約十米長、內璧雕刻著各類神話人物的隊道後,是旁晚的莊園景色。
 
「這些草地,真美。」我說。
 
「喂,你看看那邊!」曼娟拍拍我,突然慌張起來。
 
眼前有多個守衛受傷倒地,流出大量解血,把草地染紅。
 
我跑過去,扶起傷者。
 
「你沒事吧?」我問其中一個守衛。
 
「談判……失敗,當家……有危險,救救公主!救救……公主……」他握緊我的手說。
 


說完,他就暈倒了。
 
 
「發生什麼事?莫非虎伯拒絕努斯的婚事?」
 
我小心地放下守衛,拾起他的長槍,望向前方。
 
前面是當日接見我的大廳,門前有一群亮銀色的鎧甲步兵在戰鬥。
 
「克里!」
 
在門口抵擋鎧甲傢伙的是,拿著十字長劍的克里和幾個守衛。
 
他們不單被鎧甲步兵強攻,還被幾個鎧甲騎兵圍住。
 


「嘖——」騎兵不斷移動,每揮一劍,守衛就倒下一個。
 
攻入去,只是時間的問題。
 
「曼娟,你緊貼著我!」我吩咐她。
 
「嗯。」她點頭。
 
我手執長槍,一步步地走近戰鬥的位置。曼娟緊隨身後。
 
事實上,門口以外的地方都已經佈滿鎧甲步兵,以及受傷倒地的守衛。
 
 
「啵——」我用長槍的末端,重擊地面一下。吸引了眾人的注視。
 


「讓開!」我對眾士兵說。握著長槍的右手,同時展現出馬塞盧斯的戒指。
 
從羅馬城來的士兵,不可能不認識馬塞盧斯家族。
 
「馬塞盧斯?」士兵停下手來。
 
我繼續前行,士兵從兩旁讓開。
 
「馬塞盧斯又怎樣?」其中一個步兵大喊。
 
我瞬間伸出長槍,抵住他的頸子。
 
「有種你再說一遍。」我淡淡地說。
 
他沒有回話。
 
說實話,用這種破槍……我實在沒信心可以刺穿他們的鎧甲。
 
但既然他怕了,我當然繼續前行……那怕只有幾秒的時間。
 
「克里,發生什麼事?」我問負傷的克里。
 
「虎伯拒絕了努斯的提親。」克里掩著左肩的傷口說。
 
「你沒事吧?」我上前扶著他。
 
「這裡由我來頂住。虎伯在裡面,你快去。」他抓起我的手,輕輕向大廳一拖。
 
我被拖前了兩步,站在大廳門口。
 
「這裡,交給你了。」我沉重地說。
 
「放心。」他背對著我說。手又再執起十字長劍。
 
 
我和曼娟快步進入大廳。
 
大廳內相當凌亂,原本排列整齊的椅子,全都倒在地上。
 
「虎伯呢?」曼娟問。高臺上的座位無人。
 
「在這裡!」虎伯倒在其中一張椅子旁。
 
他還有意識!
 
「你為什麼要拒絕努斯?」我上前扶起虎伯。
 
曼娟馬上立起一張椅子,讓虎伯坐著。
 
「早餐的時候,我不是暗示你可以不顧我的感受,答應他嗎?」我蹲下來,望著虎伯。
 
「賢德……一個會打岳父的女婿,我是不會要的。」虎伯撐著腰骨說,表情有點痛苦。
 
「剛才,努斯打你?」我問。
 
「是啊。我只不過賞了他一巴,他就動手打我了。」虎伯又笑又痛地說。
 
「你還有心情說笑?」
 
「賢德,今早你對我說,要守住最重要的東西。你猜……我想到什麼?」
 
「家族。」我毫不猶疑地回答。
 
「錯了,我想到的不是家族的存亡,而是女兒的幸福。硬要說的話,也夾雜了一些貴族的榮譽。」虎伯認真地望著我。
 
「做父親的,為保性命而把女兒嫁出去,實在太丟臉了。你叫我怎樣面對海維隆的祖宗?除了女兒,還要我把繼承權交給他……哼,我寧願死!」
 
「現在,努斯人呢?」我問。
 
「他去了找羅莎。」虎伯說。
 
「他找羅莎……想幹什麼?」
 
「男人的做法,你應該猜到的。」曼麗把手搭在我的左肩說。
 
「他想強行將羅莎變成自己的女人?」我轉頭問。
 
「恐怕是了。」曼娟回答。
 
「人渣!」我不屑地說。
 
「咳、咳、咳……」虎伯突然猛烈咳嗽,還咳出血絲。
 
「你身體怎麼了?」
 
「我重病多年,如今年事而高,很多事情都力不從心……咳、咳……」
 
「你休息一下吧。曼娟,你看管著他!羅莎公主,由我來營救。」
 
「賢德……這是你親口說的,我可沒有迫你!」虎伯安祥地說。
 
「總之,我把女兒……交給你了。」虎伯抓著我的手,雙眼漸漸無神。
 
「別囉嗦了,待會兒我就把女兒交還給你。」
 
「你們自己小心一點吧,我去去就回。」我拋這句話,就執起長槍,衝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