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等他回應,直接把刀子刺向他的腰背。
 
「咦?刺不進?」刀子停住了。
 
「馬塞盧斯?」
 
他急速右轉,帶著一記肘擊。
 
「啵——」他的手肘擊中我的右臉。
 


我退開兩步,嘴角破損,流出鮮血。
 
「想不到馬塞盧斯的刀子,只有這種程度。」他蔑視地說。
 
我上前再刺一刀。
 
小刀停在他的胸前,刺不進去。
 
「別小看我們家的軟甲!」他一拳打中我的鼻子。
 


「滴、滴。」鼻血從我的鼻子滴到地上。
 
「可惡!」我抹走鼻血,揮出一拳。
 
只見他淺笑一聲,就把我的拳頭接住,再一記重拳打向我的右腰。
 
「啊……」我被打成彎腰。
 
媽的,打中我的傷口……
 


「啵!」他一拳向我的頭部鎚下。我……倒下了。
 
 
「羅莎快走!」我大呼,再站起身子。
 
羅莎馬上下床,拉起左肩的肩帶。
 
今天她穿著的,是一條珍珠白的裙子,裙子上有玫瑰暗紋。肩帶則只有左邊很闊的一條。右邊肩膀完全露出。
 
「哼,你跑不掉的。」努斯笑說,用舌頭舔一下嘴角的口水。
 
剛才他吸吮的,正是羅莎的右肩和頸子。
 
我撲上前,截住努斯。
 


他用雙掌接住我的雙掌。我們就這樣彊持著。
 
「就比比誰更大力。」他得意地說,不斷增大力度。
 
他真的很大力……我的傷口發傷。
 
「喝!」我大喝一聲,用額頭撞向他的鼻樑,他立即流出鼻血。
 
「哈,看來你的鼻子也不外如是。」我輕挑地說。
 
這時,羅莎已經走了。
 
「可惡!」這次換他撲過來。
 
「啊……」我被他推倒。


 
他騎在我身上,一拳又一拳地擊向我的臉頰。
 
我舉起雙臂,護住頭部。
 
他還是一拳一拳把打過來。
 
我決不鬆開……頭部的防禦!
 
「啊……」我痛呼一聲。他突然一拳重擊我的胃部。
 
「剛才你不是問我想幹什麼嗎?我就是要每天幹你的女人一百回合,插到爽為止。」他抓起我的頭髮說。
 
我不斷喘氣,雙手仍然護在臉前。
 


「怎麼了,沒話說了嗎?」他再一拳打向我的胃部。
 
我忍住痛呼。
 
「你想不想試試三人遊戲?」他忽然邀請我。
 
「還是想在旁邊望著我幹你的未婚妻?」
 
「不,現在她是我的未婚妻了。」努斯在自說自話。
 
我的右手,抖震地豎起一根中指。
 
「哼!」他一手抓住我的中指,要把手指拗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