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會是外面那些骸骨爬進來,抓住你的手吧。」我說。
 
「你不要……」羅莎還未說完,突然尖叫一聲——
 
「丫——」羅莎瞬間被拖走了。
 
「羅莎!」我大叫。
 
拖走她的人力量很大,力度大得我拉也拉不住。
 


她的尖叫聲愈離愈遠,漸漸變成由上面傳來。
 
「羅莎!」我再次大叫。
 
可是……她的尖叫聲已經完全消失,四周回復寂靜。
 
「羅莎……」我呼吸急速。在黑暗中手慌腳亂地找尋火石,以及備用的火炬。
 
「火石……木棒……找到了!」我把木棒包上布料和沾上油脂,再插在火炬架上。
 


「冷靜點,可能這個只是一個夢!」
 
「喀喀——」我擊火石。
 
「喀喀、喀喀、喀喀……」火花不斷濺出。
 
「快、快、快……成功!」火炬終於亮起。
 
「羅莎!」我回頭。可是四下無人。
 


「啪——」我打自己一巴,讓自己清醒一點。
 
「這不是夢!羅莎確實被人抓走了。」
 
「被……人?這個真的是人嗎?」我馬上多點一把火炬,走到天花的大洞下面。
 
向上望去,上面一片黑暗,多深、多高也看不清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洞口,闊度少於一米。
 
「上面到底是什麼情況?」我用力將其中一把火炬拋上去。
 
「呼」一聲,火炬脫手飛出,不斷向上攀升,沿途把洞內照亮。
 
過了幾秒,火炬沒有掉下來,停在了上一層。


 
「原來有上一層。」我拾起一把直尺,抽出一柄銀色小刀,準備攀上去。
 
 
上一層與這一層中間,隔著不多於兩米的泥壁。
 
從我的角度來看,泥壁中間有一個可以通往上一層的大洞。
 
「只有爬兩米左右,就可以到達上面。」我把直尺削尖,用口咬住火炬,用力向上一跳。
 
「嘖嘖——」小刀和直尺插入泥壁。我雙臂發力把身子扯起,再抽出直尺,插高一點,把身子拉高後再抽出小刀,插高一點。
 
這個動作,極耗氣力。
 
接著,我用雙腳撐住洞壁,讓身子頂住另一邊。這樣做,身子就可以固定在洞內,讓手臂休息一會兒。


 
「嘖嘖——」休息完,我繼續向上爬……
 
然後再休息,再攀爬。
 
「到了。」我先把小刀和直尺扔上去,再爬上來,轉身躺在地上。
 
「呼、呼……」我喘著氣,慢慢站起來。
 
「羅莎!」我大喊,可是沒有回應。
 
羅莎到底被帶到什麼地方?帶走她的是誰?
 
這一層很寬闊,可是除了泥牆壁之外,什麼也沒有。
 


「啊——」突然有什麼撲過來,把我撲倒在地上。火炬滾到牆角。
 
不過,這一層沒有水,所以火炬沒有熄滅。
 
我隨即集中在眼前的生物上。
 
「這是狼?」我單滕蹲起來望著牠。眼前的生物用四肢爬行,長著白毛的毛髮。
 
下一秒,消失了。
 
「啊……」我腹、背同時中了一拳。
 
這是什麼動作?
 
他是人?他的膚色很白可是,仍是人類的膚色。


 
「啵、啵、啵——」我背部再中了三拳。
 
他是跳向牆上,再反彈過來?
 
我完全看不見他的動作。
 
「啵……」我額頭正中了一拳。
 
這次我看到了,他是先跳上天花,再躍過來打我的。
 
可是……我的頭很暈,身體很重。
 
「伏」一聲……倒在地上。
 
 
在迷迷糊糊中,他拾起我的小刀,騎在我身上。
 
眼前的生物,全身赤裸,眼眉和頭髮都是白色的。
 
此刻的他,雙手握著小刀,微微舉起,準備刺下。
 
「這個是人。」我在心裡,留下一句遺言。
 
等待我的是永久的長眠,還是天國、地獄?
 
眼簾不自覺地閉上……
 
「停手!」一把女聲從遠處傳來。
 
「嘖——」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