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莎看見士兵撤退,立即走過來。跟隨她過來的……還有夜狼。
 
「你為什麼叫士兵撤退?」她打我一巴。
 
「你也快走吧。」我說。
 
「我不走,這個尼恩城是我海維隆 ‧ 羅莎的。」
 
「性命要緊。」
 


「我不走,我要守住尼恩城。」
 
「夜狼。」我嚴肅地望住夜狼。
「帶她走,下面有馬車。」我的手指住城牆下面。
 
這次,他明白我的意思。一手抱起羅莎,從樓梯落去城下。
 
忽然,一隻穿著半件鎧甲的喪屍爬了上來,二話不說就跳了下去,擋在夜狼前面。
 
「夜狼,小心。」我大喊。


 
喪屍張大嘴巴,撲向夜狼。
 
「啵——」夜狼一腳把他掃開,手仍抱緊羅莎。
 
「糟糕,他應該不知道要爆頭,喪屍才會死。」
 
 
這時候,羅莎由掙扎變為冷靜,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被踢開的喪屍站起來,再次飛撲過去——
 
夜狼把羅莎放下,右拳猛烈一揮。
 
「啵——」正中迎面而來的頭部。
 
喪屍中拳後,當場倒下,再沒有站起來。
 
夜狼隨即把羅莎送上馬車,然後剛才的守衛兵策馬一下,開車離開。
 
「夜狼,你為什麼不跟羅莎離開?」我望著他。
 
「唉,肯定是羅莎又亂說了什麼。」
 
 


兩分鐘後,城牆上的女弓兵都已落到城下,連同推著城門的守衛兵一起,向西區走去。
 
很快,現場只剩下我和夜狼。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夜狼走上來,望著喪屍群中間的、被投石機投過來的大石,動也不動。
 
我則留意著費比烏斯軍團,他們似乎有點動靜,一列盾兵開始向這邊迫近。
 
莫非,他們想用標槍陣,把喪屍統統刺死?
 
的確,如果我們撤軍,喪屍走入城內的話,他們的善後工作便會拖長。
 
頂多不就是等四天嗎?唉,肯定是面子問題。


他們肯定是計劃在一天之內攻陷尼恩城,否則又會讓家族蒙羞之類。
 
「喂,夜狼。」我叫他,他仍然望著下面的大石。
 
「只不過是大石,有什麼特別?」我問。但他沒有回應,又望望天空。
 
「你是想說,如果有很多顆大石從天而降,就可以把喪屍們統統壓死嗎?」
 
「夜狼,你真可愛。雖然傳聞我有變出武器的能力,但召喚大石……會不會太過強人所難?」我問。可是他沒有回答。
 
他開始望向另一邊——
 
四隻手腳開始腐爛的喪屍從左邊爬了上來,越過垛子牆。
 
夜狼伸展一下,準備迎擊。


 
「召喚大石嗎?就像地底的壁畫那樣?」望著正在迫近的羅馬軍,以及城門外面的五千喪屍。
 
「唉……」我不禁嘆氣。
 
「只有試一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