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白衣少年向我打招呼,把弓藏在背後。
 
「阿凌?」我猶疑。隨即恢復對身體的控制,體溫漸漸回升。
 
「喂喂,你不是嘛。才一段時間沒見,你連教你箭術的人都忘記了?」阿凌問,蹲在垛子上。
 
「不,只是……你好像長高了……」
 
「廢話,十四歲的少年當然會發育得比較快。」
 


「你不是十三歲嗎?」我問。
 
「前幾天,我生日了。」阿凌忽然低頭,看上去有點憂傷。
 
「生日快樂。」我說,「雖然現在才說可能遲了一點……」
 
「嗖嗖——」他身後突然放出兩箭,插中兩個剛冒出頭來的喪屍。
 
喪屍中箭後,從城牆上跌了下去。
 


「嘩,你不用瞄準嗎?」
 
「不要再提起我的生日了。」他無視我的提問。
 
「你跟阿晨的生活如何?」我關心地問。坐上垛子,身後是五千喪屍。
 
「我們結婚了……」
 
「嗖嗖——」他身後再放兩箭,把兩隻想爬上來的喪屍射了下去。
 


「恭喜恭喜。」
 
「對了!」阿凌想起什麼,「你突然叫個女人來,跟我說什麼『祝你和阿晨可以永遠幸福,我會在遠方默默祝福。』……唉,把我害慘了。」阿凌深深地嘆一口氣,由蹲下換成坐下。
 
「有問題嗎?我只不過想祝福你們。」
 
「阿晨在旁邊聽見,以為我撘上了人妻。」
 
「不是吧……」
 
「不信嗎?你看!」他拿出收在背後的弓。
 
「嘩……」原本白色的弓,被人用墨水寫上了一堆堆的髒話,又畫了幾隻貓貓、狗狗的公仔圖案。
 
總之,就是被塗污成黑色一片片。


 
「這都是阿晨畫的,原本弓上面只有這幾隻字。」他把弓反轉。
 
「愛神……丘比特?」我讀出來。
 
「沒錯,她說用弓箭的我,跟拿著小弓箭的丘比特很相似,所以寫了上去……」
 
「你沒有阻止?」
 
「當時我不知道事態會演變成這樣……」他收起弓,「結果我漏夜逃了出來。」
 
「都是你的錯!」他怪責我。
 
「對對對,都是我錯,我向你陪罪。」我落地,半鞠躬地道歉。
 


 
「算了,剛才你在做什麼?」他問,站在我的旁邊。
 
「我在召喚大石。」
 
「哈哈!」他笑得差點滾在地上,「召喚……大石……哈哈!你以為你是神嗎?」
 
「你聽我說!」我制止他,「你還記得當日我們去英雄大宅嗎?」
 
「記得,怎麼了?」
 
「我跟隨英雄到達地牢的時候,他說見過我在羅馬鬥獸場的戰鬥,說我可以變出奇怪的武器,而且有時候變得很強,有時候又會很弱。」
 
「變得很強的意思我已經明白,而且很愈來愈掌握。但是變出武器……我始終摸不著頭腦。」
 


「所以你想試試變出大石?把下面的怪物統統壓死?」
 
「嗯。還有他們。」我指向正在進逼的羅馬大軍。
 
這時候,羅馬大軍掛了很多支費比烏斯軍旗,把中間的方陣圍住。
 
在軍旗圍住的範圍內,防衛特別嚴密。幾乎可以確定,今次是主帥親自上陣、帶兵攻城。
 
「但大石都不是武器。」阿凌突然說,「大石只不過是大顆的石頭,武器……至少要是人工的東西吧。」
 
「例如這枝箭,就是武器。」他抽出一根箭,對著我說。
 
「這枝箭?」我望著箭頭。
 
「發現了嗎?自從上次跟那班鎧甲怪物打完之後,我改良了箭頭。」他摸著銀色的箭頭說,「這種箭頭完全以刺穿硬物為目的,因此貫穿力極佳。如果射中普通的肉身,可能會直接穿過。」


 
「使用的時候要特別小心,免得傷及無辜。」他把箭遞給我。
 
「嗯……」我準備接過。
 
「咦?你的弓呢?」他收手。
 
「我沒用弓箭很久了……」我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
 
「那邊黑色的人,是你現在的戰友嗎?」他問,把箭扣在弦上。
 
我望向左邊,夜狼正在跟四隻喪屍搏鬥。遠遠看去,有點像小朋友在打架似的,只不過暴力數倍而已。
 
「他叫夜狼,是我的戰友。」我指向左邊,跟阿凌介紹。
 
「這個呢?」他拉弓指向一個正想爬上來的大漢。
 
「他……」我呆了,「他叫右零,是『曾經』的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