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吃邊說吧,我肚子餓了。」海大叔說,隨即手起刀落,用餐刀把烤雞肢解。
 
「夜狼,你要雞腿吧。」羅莎遞一條雞腿給夜狼。
 
夜狼高興地接過,走到一旁,享受撕雞腿的樂趣。
 
「你剛康復,另一隻就給你吧。」羅莎把第二條雞腿遞給我。
 
「謝謝。」我接過,「你也吃吧。」
 


「我要兩隻雞翼。」她說,雙手一左一右地拿起雞翼。
 
「我要雞胸。」阿凌說,直接伸手去取。
 
「喂喂,你們……只留下雞屁股給我嗎?」海大叔不滿地說。
 
「還有雞頭和雞背啊。」我說。
 
「臭小子,要不是你剛剛醒來,我一定好好調教你一下。」海大叔說,一手把雞屁股塞進口裡。
 


「超……超好味!」我說。
 
「真的超好吃!」阿凌認同。
 
「這種醬汁,把烤雞的味道提升了幾個層次。」我說。
 
「沒錯,感覺很清新。」阿凌邊咬邊說。
 
「你是從那裡找來的?」我問海大叔,又撕了一下。
 


海大叔看著我們吃得很滋味,心裡明顯不很好受。
 
畢竟,他不能大聲說:「這個屁股也很好吃!」
 
「這是從鮮花市場附近的烤雞店買的。」海大叔仔細地把雞屁股吃乾淨後,沒心機地說。
 
「鮮花市場?」我問。
 
「這個小鎮最有名的,就是鮮花。這裡的人都愛種花,也喜歡用鮮花製成食材、醬料等等。你一會兒到街上走走,就會發現每戶人家都會用鮮花裝飾,也各自有一個小花園。」
 
「聽上去,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我說,把雞腿吃乾淨。
 
「但我們……不是在尼恩城抗敵嗎?」我問,放下雞骨。
 
「當日你昏倒之後,大約半日,羅馬軍再次進攻。他們瘋狂地投擲標槍,把剩餘的喪屍統統射殺。」羅莎說,「羅馬軍入城後,發現城內無人,馬上派騎兵四出搜尋。」


 
「之後,我們從西區城門離開?」
 
「不是,為了讓居民能安全遠離尼恩城,我們決定引他們到北區!」
 
「你當時昏迷在馬車上,不知道過程多麼驚險。」阿凌緊張地插話,「要不是我收回在城牆上用過的箭、在馬車上射殺追過來的鐵騎,我們早已死了。」
 
「我知你很厲害。不過,讓她先說下去吧。」海大叔說。
 
「接著我們進入莊園,從地道離開。」羅莎說。
 
「走我們上次走過的路嗎?」
 
「不是,今次我叫夜狼帶我們離開尼恩城。」
 


「你捨得嗎?尼恩城、莊園、家族。」
 
「不捨得,但你……不可以落入他們手中。」羅莎不捨地說。
 
我知道,她心裡肯定很難過。
 
「沒錯,你是絕對不可以落入他們手中的。」阿凌的眼神,非常確切。
 
「為什麼?」我好奇。
 
「因為你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他嚴肅地說,把雞骨放下。
 
「你也有啊!你的箭術,完全不是常人可以學會的。」
 
「錯了,我的射箭技巧,可以用天分和努力來解釋。但你這種,早就超越了人類的級別。根本不是人類的能力。」


 
「不是人類的能力?那到底是……」
 
「不知道。」阿凌理性地說。
 
「如果我想知道更多的話……可以有什麼方法?」我問。
 
大家開始陷入沉思當中。
 
兩分鐘後,才有人繼續說話。
 
「嗯……如果這個世界真有你想要的答案……」海大叔,「那麼它最大可能,就是在羅馬城出現。」
 
「羅馬城?」我問。
 


「就是羅馬鬥獸場所在的城市,也是羅馬的主城。」海大叔說。
 
「其實,我連自己正身處什麼地方都還未知道……」我不好意思地說。
「穿過地底之後,我們就來到這裡?」我問。
 
「我們用了四天時間,才從地底走出來。出來之後,又走了幾天,才到達這個小鎮。中途還要不斷避開羅馬軍隊的追捕。」羅莎說,感覺很艱辛。
 
「辛苦你了。」我抓住她的手說。
 
「不辛苦,背你過來的是夜狼。」她把我的手甩開。
 
「下次,我要請他吃大餐!」我興致勃勃地說。
 
「你有錢嗎?你知不知,沿途不斷地租住旅館,已經花掉了很多錢。」羅莎說,打消了我的興致。
 
其實,單看大家的衣著,便知道我們的經濟狀況是如何糟糕。
 
「總之,這裡是『墨西拿鎮』,是西西里島最東北部的小鎮。附近有港口,有船前往羅馬本土大陸。」羅莎說。
 
「附近有港口?」
 
「沒錯。」海大叔說,「我剛剛打聽過,在港口建成之後,愈來愈多商人從羅馬大陸過來經商,使小鎮的發展愈來愈迅速。」
 
「商人?」我摸摸身上的衣袋,轉向羅莎,「你把我的東西收在什麼地方?」
 
「第二個袋子。」她指住地上的一袋白色行李。
 
我馬上走過去,打開袋子。
 
「你要找什麼?」羅莎問。
 
「劍、賢德的戒指、衣服……還有……啊,找到了。」
 
我拿出四瓶藥物。
 
「這是喪屍藥?」海大叔一望就知道。
 
「這兩瓶是喪屍藥。」我舉起左手的兩瓶。
 
「這兩瓶是會令人上癮的春藥。」我再舉起右手的兩瓶。
 
「這種藥,翠翠曾經服過。」我指著春藥說。
 
「真的嗎?翠翠曾經服過?」海大叔驚訝地問。
 
「真的。」我確切地回答。
 
「翠翠是送戒指給你的那個女人嗎?」羅莎問。
 
「啪——」海大叔拍用力拍桌子一下。
「翠翠,是我的女兒。」他憤怒地說。
 
「你是怎樣找到的?」他嚴聲問,拿起一個小瓶。
 
「這是在一個領主的大宅裡搜到的。」我說,「據聞是商人 ‧ 貝才的所為。他從其他地方帶過來,再大量賣給變態貴族、領主等富有人家,從中賺取暴利。」
 
「貝才?」阿凌驚訝地問,好像有什麼發現。
 
「你認識他?」
 
「剛才小鎮的告示板,貼出告示,宣佈貝才正式成為元老院議員,同時成為第一個『新貴族』。」
 
「元老院?新貴族?」我完全聽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