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這一天我雖然不能離開旅館,但總算可以四處走動,房門也不會被鎖上。
 
雖說如此,我還是選擇了呆在房間,思考一下各項事情,靜靜地渡過這一天。
 
 
第三天清晨,太陽初出的時分,傭兵已經將神像安置在船上。
 
「我們去港口吧。」祭師婆婆說。
 
「祭師婆婆,你的拐杖呢?」希娜問,她正拿著一袋行李。


 
「不需要。」說完,婆婆帶頭起行,向港口前進。
 
現場除了女祭司,還有一堆小孩子在嬉戲。小孩子當中,只有曼斗較為安靜,其餘都在喧嘩。
 
「很嘈吵……」這是我對他們的評價。
 
 
走了五分鐘,港口的畫面即將出現。
 


到了港口,會見到羅莎嗎?這麼早,她會不會還未起床?
 
如果我見不到她……我豈不是不辭而別?
 
 
再走一會兒——
 
「到了,這就是新式的多槳船。」希娜向小孩子介紹。
 
「嘩,船啊!」小孩子都圍著希娜。


 
進入港口後,呈現眼前的,是一片灰色的石地,以及幾艘木造的多槳船。
 
多槳船,顧名思義就是有很多木槳,用人力來驅動的船。不過,大部分的船上都安裝了一至兩根桅杆,用來撐起風帆。
 
也就是說,它們是人力與風力並用的船隻。
 
 
此刻,我們停在港口的左邊,一艘大船的旁邊。
 
「還未到,最右邊的一艘才是我們的。」婆婆糾正,指向遠處最大的一艘雙屠多槳船。
 
「嘩……」又是一陣小孩子的嘩聲。
 
在她們繼續前進的時候,我走近海邊,觀摩一下這裡的大船。


 
它們雖然很高,但石地與甲板的高度是相近的,距離海面則有約兩米的距離。
 
連接甲板與石地之間的,是一塊木板。
 
「上船的話,踏過木板就可以了。」希娜在前面跟小孩子說明。
 
我望著她們,她們已由港口的左邊,走到中間的位置。那裡有十多個攤位,擺賣著各種紀念品和小吃,吸引了不少乘客過去。
 
出奇地,旁邊有幾個不識趣的乞丐在討錢。
 
「他們不覺得不好意思嗎?」
 
「算了,也不是在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漸漸地,小孩子被美食吸引,也拉著女祭司們過去攤位。
 
「一直要帶著小孩子……也真是挺辛苦的。」
 
「走兩步就停一停,什麼時候才到達羅馬城?」我搖搖頭。
 
 
突然,一聲尖叫打破了我的沉思。
 
「丫——救命啊!」希娜在大叫,手不斷鎚打抱起她的男人。
 
其餘的女祭司也跟著尖叫,因為她們都被抱起。
 
「海盜啊!」有旁人大叫。
 


「發生什麼事?」我揉揉眼睛,嘗試理解眼前的狀況。
 
「我明白了!」原來攤位的店員都是海盜假扮的,他們的目的是把女人搬上船,然後載走。
 
這時候,已經有三十多個樣貌與身材俱備的女人被海盜抱起。
 
他們正全力奔向位於港口中間的大船。
 
「鏗——」有三個隨行的傭兵,拔刀阻止祭司被抱走。可是人數太少,根本不是對手。
 
「其餘的傭兵在幹什麼?」
 
我望見了,他們都在遠處的船上進行出航準備。
 
等他們準備好,可能只剩下我、祭司婆婆和一堆小孩子了。


 
到時候,誰來照顧小孩?
 
唉……
 
想到這裡,我又搖一搖頭。
 
 
「大哥哥,快點……快點救人!」在其他小孩人都被嚇壞的時候,曼斗跑過來說。
 
「再不快點,祭司姐姐……就會被帶走!」他已經氣急敗壞了,還在衝過來,生怕不走近一點,我會聽不見似的。
 
「唧——」我一手按住他的頭,把他截停。
 
「別擔心。」我拍拍他的頭。
「不會有事的。」然後走過去。
 
「出航!」海盜船上有人大叫,隨即把帆放下。
 
「這麼快?」我加快腳步。他媽的肯定有排練過!
 
轉眼間,已經有十多位少女被雄壯的海盜抱到船上,當中超過一半是我們的女祭司。
 
「羅莎……不會有事吧!」在混亂中,我仍在尋找她的蹤影。
 
她這麼漂亮,肯定會被留意到的!
 
最懷的情況是,她在我來之前,已被海盜拐走。
 
「開船!」海盜的船隻正慢慢地離開岸邊。
 
還未上船的海盜紛紛躍上甲板。來得較遲的,選擇登上另一艘船。
 
「不止一艘海盜船嗎?」這兩艘船,看上去跟其他的沒有什麼分別。
 
「可惡!」我一跳,雙手抓住正在開走的船邊。
 
海盜正忙於用繩子綁住拐來的女人,但還是有幾個朝我走過來。
 
「要快點才行……」我正用力爬上甲板。
 
「被踢落海就沒救了!」
 
 
忽然,頭頂一暗,好像有什麼掠過。
 
「躂——嘖——」一個少年乞丐落在我的面前,同時把一柄灰濛濛的劍插在船上。
 
「要幫手嗎?」他向我伸出右手,左手正摸向背上的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