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呀……」求救聲斷斷續續地傳來。
 
我集中精神,將所有感覺器官提升至最敏感的狀態。
 
「會有喪屍嗎?」眼睛在留意喪屍的蹤影,耳朵在聆聽女人的呼救。
 
聽上去,她的叫聲愈來愈虛弱。
 
「到底在哪裡?」走了半圈,還未發現任何人影。
 


「躂……」我踏到一塊空心的木板。
 
仔細一看,這看上去跟其他地板差不多的木板,原來是可以打開的。
 
「救命呀……」附近有求救聲傳出。
 
「不會是船艙裡面吧?」
 
我先伏下來,用耳朵貼在木板上,聽一聽裡面的聲音。
 


「啪啪……啪啪……」一點點的拍板聲,以及微微的震動。
 
「果然有什麼在裡面!」我立即拉開木板。
 
「嘩!」一群喪屍在裡面走來走去。
 
他們同一時間望住我。
 
「早晨……」說完,我立即蓋上木板!
 


「啵——」可是,有一隻右手伸了出來,阻住了木板的關閉。
 
「嘖——」我一劍刺下去,釘住他的掌心。
 
他再伸左手出來,想爬上甲板。
 
「嘖——」我的右手,揮劍將喪屍的右手斬斷。
 
「啊——」他發出奇異的怪叫,把左手縮回船艙中。
 
「啪啪……啵啵……」拍木板的聲音愈來愈激烈,他們想湧出來!
 
「裡面有這麼多喪屍,不可能有活人的。」
 
我想抓什麼封住這個船艙出口。


 
「嗯!就用這個吧。」奇怪地,木板的附近有一個跟我一樣高的木箱。
 
「啊……」我走到木箱後面,發力推了一下。
 
「很重!」我咬緊牙關,再推……
 
媽的,只移近了一點點!
 
「呼……」我坐在木板上,休息一下。屁股下面,是一群騷動的喪屍。
 
「救命啊。」又有聲音傳來。
 
我望望兩邊,依舊沒有人影。
 


「啪啪……」有人拍了木箱兩下。
 
「在木箱裡面嗎?」我站起來,行近一步。
 
十多隻喪屍手,一同將木板推開。
 
「啵!」我一腳把木板封住。
 
怎麼辦?要是離開這塊木板,喪屍就會蜂擁而出。
 
「三米。」我距離木箱三米。
 
數一數,我肩上一共有兩條粗繩。
 
我將其中一條繩子,結成一個大圈,再套在木箱身上,勒緊。


 
勒緊後,將繩子的未端繫在竹箭的尾部。
 
「啵——」一個大浪撞向船頭,船猛烈地擺了一下。
 
我左手扣住太陽穴,回想磨拳的肌肉與力量。
 
「數三聲,然後一腳將木箱踢落海。」
 
「一!」我睜開眼睛,呼出一口寒冷的白氣。
 
「二!」我跑向木箱,喪屍從地板暴發而出。
 
「三!」起腳,踢向木箱。
 


「啵——」木箱剛好掉進海中。狀態解除。
 
我握緊繫住木箱的繩子,奮力向海裡一跳。
 
「躂——」剛好立在木箱上面。
 
可是……水流很急,我和木箱馬上就被沖走。
 
船上的喪屍也有跳過來的傾向。
 
「要趕緊了!」我把繫上繩子的竹箭,放在弓上,拉弓瞄準祭司團的大船。
 
「嗖——」一箭飛出。「嘖——」牢牢地插在船邊。
 
這樣子,木箱就會跟大船連上。
 
即使現在不能拉近距離,在漩渦完結之後,總有機會上船的。
 
「撲通——」有喪屍跳入海中。
 
「可惡……」我馬上將第二條繩子繫在箭上,再射向祭司團的大船。
 
「嗖——嘖——」竹箭射中桅杆。阿魯看見,叫人把我拉回來。
 
結果,我就在祭司船的帶動下,腳踏木箱、手拉繩子地在海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