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滴、滴……」大量的汗珠滑過臉龐,從臉尖滴到地上,然後蒸發。
 
「我們……走了多久?」我拖著疲倦的身軀,背著行李,進入城牆外的住宅區。
 
「一個月了吧……」羅莎答,她的頭髮被汗沾濕了。
 
當日,離開卡拉布里亞之前,我派其中一個部下回村子,向曼娟傳遞一個口信,內容是我遇到他的兒子,他很乖很有禮貌,一直沒有忘記媽媽的教誨。
 


同時,向敏怡傳達我找到阿賢,以及正一同前往羅馬城的消息。
 
這樣做,目的是想讓她知道阿賢還未死,可以安心。
 
其他的事,我不敢多說。
 
之後,祭司團有幾個人先行一步,帶上幾個傭兵,到羅馬城打點一切。她們的工作主要是安排住宿,以及預備一個安放神像的地方。
 
如無意外,行裝輕便的她們,應該會早一星期到達。
 


至於我、羅莎、夜狼、阿賢等人,則跟隨運送神像的大隊,慢慢地前往羅馬城。
 
這一個月,大家都經歷了各種麻煩的事情,例如在走他媽的辛苦的山路時,有山賊打劫。
 
結果,當然是他們反被教訓了一頓。
 
夜狼還將他們綁在樹上,作為小孩子們的反面教材。
 
總之,大家的關係都加深了,也更加熟悉彼此。
 


這應該……是一件好事。


在猛烈的陽光下,除了戴著面具的夜狼,大家的臉上都是汗水。
 
「夜狼,走快一點。」我催促。
 
跟夜間相比,正午的夜狼真是弱爆。他已經走不動了。
 
 
「由於運載神像的大馬車,需要比預期多的馬匹拉動。為了節省開支,馬車只留給祭司、小孩和老人,閒雜人等請以步行前往。」
 
以上就是我們走得這麼辛苦的原因。
 
 


「很累啊……快曬死了……」我痛苦地向馬車求救。
 
「各位小朋友,前面就是塞維安城牆了。」希娜坐在馬車上,清涼地向一群小孩子說明,完全無視我的呼喊。
 
「可惡……」眼前是一道灰色的、約十米高的城牆。
 
 
阿賢說過,由於羅馬城的人口增加、發展迅速,城市早已擴展到城牆以外。
 
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怪不得我們還未入城,旁邊已有一列列的民居。
 
 
「為什麼會叫做『塞維安城牆』?『塞維安』是什麼意思?」小胖子舉手發問。


 
「塞維安城牆是取名自第六位羅馬國王『塞爾維烏斯 ‧ 圖利烏斯』,他是羅馬首位建造城牆的君王。人們為了紀念他,便以他的名字來命名。」
 
「順帶一提,他是第二位下令建造神殿的國王喔。」希娜向小孩子傳授歷史知識。
 
「那第一位建造神殿的國王是誰?」小女孩舉手問。
 
「第五位羅馬國王『盧修斯 ‧塔奎尼烏斯』。」希娜介紹,「他在位期間,還建造了羅馬廣場和圓形競技場。」
 
「圓形競技場?那不是……」我驚訝地望著阿賢。
 
「你別誤會,那是模仿羅馬鬥獸場的建築,並不是你要找的那個。現在有不少城市都興建了圓形競技場,用來提供娛樂和賺取收入。」他瞇著眼睛回答。
 
「原來如此……」我說,希望那是真話。
 


「羅馬一共有幾位國王?」有小男孩舉手問。
 
「七位。第七位是塔爾奎尼烏斯,他由於施政暴虐,被貴族放逐了。」希娜回答車上小孩的提問。
 
「真是這樣的嗎?」曼斗拉拉羅莎的衣角,他是唯一一個走路的小孩。
 
「不一定喔,教科書的歷史都是由勝利者寫的。貴族們推翻了王政,當然會對外公布國王是暴君,使他們叛亂的行為變得合理,從而得到人民的支持。」羅莎說。
 
曼斗聽完,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
 
然後點一下頭,好像明白了什麼大道理。
 
「為什麼貴族可以放逐國王?」我問阿賢。
 
這條問題,由貴族來回答是最適合不過。


 
「你要知道,初期的羅馬只是由三個部落所組成的氏族聯盟。所謂『國王』,也不過是聯盟的最高領袖。」
 
「那時候,領袖是由人民投票選出的,而不是世襲的。」阿賢說。
 
「人民投票,挺公平的。」我說。
 
「表面是公平的。但事實上,投票過程很容易受元老院操縱。」
 
「那時候已經有元老院?」我問。
 
「當然,元老院早就存在。初期的『元老院』,其實就是由各氏族『長老』所組成的『院』,負責向國王提供建言。由於長老在氏族中很有地位,他們的意見,能夠大大影響族人的投票意向。」
 
「因此,當一群部落長老,即是元老院裡面的人,聯合起來要趕走國王,並不是什麼難事。」阿賢說。
 
在我還在理解他的話時,幾下腳步聲接近。
 
「唉……」我不禁搖頭嘆息,讓出阿賢身旁的位置。
 
「不要說這些好不好?阿賢,我們好悶啊!」後面有幾位美女嬌嗲地抱怨。
 
她們都是阿賢在途中收集回來的女演員。
 
「不說不說,來來來。」阿賢張開雙臂,馬上有兩個女人鑽進來。
 
「長大之後,不准學那位哥哥,知不知道?」希娜嚴厲地對小孩子說。
 
羅莎也跟曼斗走開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