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是一座巨大的銀色建築物,所有柱子、牆壁、屋頂等等都是銀色的。
 
圓拱型的大門外面,左右罕有地列有兩排柱子,用來支撐屋頂。
 
比起平時只有一列柱子的建築,這座神殿的柱子多了一倍!
 
更特別的是,每根柱子看上去都是一根巨大的長槍,槍頭把屋頂刺穿,尖尖地亮在屋頂上,十分搶眼。
 
另外,建築物周圍鋪滿了青翠的草地。銀色的神殿彷彿立在仙境之上。
 


這種設計,還真是第一次見。
 
 
「不愧是羅馬最特別的神殿。」祭司婆婆說,大家都眼前一亮。
 
「最特別的神殿?」我好奇。
 
通往大門的小徑兩旁,還放置了兩件巨大的銀色擺設。
 
插在右邊的是巨劍,放在左邊的是巨盾。


 
「雖然它是以第二級規格建造的神殿,但氣派毫不遜色於第一級的朱庇特神殿。」祭司婆婆介紹,踏上白色的小徑,向大門走去。
 
「為什麼?」我們跟著她。
 
「因為羅馬一直以戰爭來擴大國力,所以戰神的地位非常崇高。」祭司婆婆介紹,經過右邊的擺設。
 
我摸一摸巨劍,似乎是鋼製的。劍身有一半插入地下,露出來的部分約四米高。
 
仔細一看,上面刻有Mars的字樣。


 
「馬斯不單被視為羅馬的保護神,祂同時是傳說中的開國君主『羅慕路斯』的父親。由於身分特殊,所以備受尊榮,神殿也就建得更豪華了。」婆婆說完,又望望左邊的擺設。
 
那是一塊鋼製的巨盾,跟巨劍一樣高,同樣刻有Mars的字樣。
 
「Mars就是馬斯?」我問。
 
「沒錯。」觀摩完畢,婆婆繼續向大門走去。
 
這時候,我看見了一個衣著殘舊的少女,正拿著掃帚,把落葉和塵埃掃走。
 
「這麼早就要開始打掃?」我心想。
 
她的衣服有多處修補的痕跡,感覺……很孤苦。
 


然而,她一看見我,手腳就不動了。
 
「你在看什麼?」羅莎問,拖著我的手。
 
「沒什麼……」我把目光放回前面的路上。
 
「謹慎一點好不好?我們還不知道羅馬城是個怎樣的地方!」
 
「神殿範圍內,應該不會出什麼亂子吧。」我著她放心。
 
「總之,小心點!」她提醒。
 
 
走著走著,有歌聲傳來。
 


「咦?這是什麼歌?」我問。
 
站在大門前面,可以清楚聽到入面的歌聲。
 
「祭禮之歌。」祭司婆婆答,拿起掛在門邊的小鎚子,敲敲銀色的鋼門。
 
「叩叩——」
 
敲門後,歌聲停止。
 
「侍奉戰神馬斯,主要有兩種儀式,分別是跳戰士舞,以及唱祭禮之歌。」祭司婆婆說,「雖然我還未見過。」
 
「吱——」門被拉開一點。
 
一位男祭司探出頭來。


 
「你們是?」他問。
 
「我們是雅典娜祭司團的人。」羅莎自我介紹。
 
「我是祭司長。」祭司婆婆說。
 
「不好意思,我們正在排練……」他說。
 
「什麼人啊?」一把厚重的男聲,從男祭司的身後傳來。
 
聲音漸行漸近,男祭司馬上讓開。
 
「吱——」門一下子被拉至最大。
 


擋在門口的,是一個年約四十、留著鬍子中年男人。他的祭司袍相當華麗,白色的部分繡有暗紋,領口、袖口都是藍色的絲質。
 
他的職級肯定很高。
 
「你好,我是……」我自我介紹。
 
「你不就是阿俊嗎?」他驚喜地說,收起拉門的手,移向我的肩膀。
 
「很久沒見了,這段日子你去了什麼地方?」他拍一拍,請我進去。
 
「你認識我?」我望著他,他比我高大半個頭。
 
「排練停止,全部人回去休息!」他大聲吩咐。
 
在場的男、女祭司馬上收拾東西,離開殿堂。
 
「阿俊,你說什麼啊?我怎會不認識你。慢著,你不認得我嗎?」
 
「不認得……抱歉,我失憶了,不記得以前的事。」我說。
 
「那今次你來?」他問。
 
「我就是想問問關於我的事情。」我說。
 
「沒問題,你儘管問。」
 
「首先,這位是雅典娜祭司團的祭司長。」我請祭司婆婆上前。
 
「我叫可潔,人們都叫我祭司婆婆。」祭司婆婆伸出右手。
 
「幸會幸會,我叫巴比倫,是馬斯祭司團的團長。」男人也伸出右手,跟婆婆握一握手。
 
「巴比倫……」羅莎讀一遍他的名字。
 
「這位漂亮的美女是?」巴比倫問,紳士地伸出右手。
 
「我叫羅莎,是女祭司。」說完,也握一握手。
 
「過來吧,不要站在這裡了。」巴比倫說,領我們到戰神神像那邊。
 
 
由石頭打造的神像非常威武。祂滿身肌肉,右手握劍,左手持盾,背部還掛著三根銀槍。
 
神像的底下,有幾張椅子。
 
「祂會把我彈飛嗎?」我戒備,小心翼翼地前進。
 
「咦?」我走了幾步,神像……沒有排斥我。
 
 
「你可以將所有關於我的事情,統統告訴我嗎?」我雀躍地問。
 
我終於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世!
 
這一刻,我已經等很久了!
 
「當然可以。阿俊,以前你就是住在這裡的。」
 
「是嗎?我住在神殿之內?」我放心地坐下。羅莎和婆婆也跟著坐下。
 
「你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他站在我的前方問。
 
「沒有。」我搖頭。
 
「來人,叫小雅過來。」他大聲吩咐。一個男祭司馬上從門口出去。
 
「小雅是誰?」我問。
 
「等一會兒你就知道。」
 
「那……我想問問關於我能力的事情。」
 
「你指你可以憑意念召喚出物件,以及改變活動能力的神力嗎?」他問。
 
「對啊,你怎會知道?」我驚訝了,這個人真的認識我。
 
「我不是說了嗎?你以前一直都住在這裡。這點事情,我作為團長,當然會知道。」巴比倫說。
 
「為什麼我會擁有這些神力?」我問。
 
「你應該要感謝戰神馬斯,那是神的恩賜。」他望向神像,閉上眼睛禱告。
 
「神的恩賜?」我問。
 
「沒錯。世界上只有少數人,可以幸運地得到神的眷顧,獲得神力。」他張開眼睛,再次把目光落在我身上。
 
「而你更是幸運中的幸運。」他說。
 
「為什麼?」
 
「因為大部分獲得神力的人都會早逝,而你活到現在,還很健康。」
 
「其實我已經有多次命危刀下……」我不好意思地說。
 
「簡直是萬中無一。」他繼續說,目光從剛才開始就沒有移開過。
 
「為什麼我會去羅馬鬥獸場?」我問。
 
羅莎和祭司婆婆都望著我們,沒有插話。
 
「什麼?」他問。
 
「我聽說我曾經去過羅馬鬥獸場,跟喪屍打了幾個回合。」
 
「那是你自己要去的。當時我們想要幫助一些可憐的孤兒,但祭司團的財政出現困難、資金緊拙……」
 
「你為了讓祭司團贏得巨款,主動提出去參加喪屍決鬥賽。」他說的時候,眉頭緊鎖,相當認真。
 
「贏得巨款?」我問。
 
「對啊,場內設有投注系統。按照計劃,你一副弱弱的樣子,根本不會有人買你贏。到時候買你贏的賠率,肯定一面倒地高。」
 
「到了現場。果然!連續幾個回合,買你贏的人只有我一個。」
 
「結果你贏了大錢?」我問。
 
「對啊。祭司團能夠有今日的風光,全靠你當日作出了重大的貢獻。所以回來吧,阿俊。」
 
「等等,我最後不是打輸了嗎?我……打輸之後呢?」
 
「我在觀眾席上望著你。你打到第五回合,就昏了過去。由於你還未斷氣,你的生死由觀眾決定。」
 
「投票結果是……我可以不死?」我問。
 
「沒錯。之後,你被送到休息室。」
 
「休息室?之後呢?」我心急問。
 
「不知道……我趕到休息室的時候,你已經不見了。」
 
「直至今日,我才可以再見到你。」說著,他有點激動。
 
「小雅帶到。」男祭司報告。
 
我認得,她是剛才在門外掃地的人。
 
但……為什麼換了衣服?
 
而且是一身未見過的奇怪衣服。
 
小雅一過來,巴比倫就將手放在她的腰間。
 
 
「你真的不認得這個人?」巴比倫望著我問,摟著小雅的腰。
 
小雅不並高,也不是特別漂亮。
 
「她……」
 
小雅默默地望著我,沒有說話。
 
「你想清楚,你真的不認得這個人?」巴比倫再問,手放在小雅的肩上。
 
 
這個畫面……
 
 
「哎……」頭有點痛。
 
「你沒事吧?」羅莎問,過來扶住我。
 
「可能是因為剛剛撞……撞到頭……」我說,手按住頭。
 
「你和團員都這麼親密嗎?團長。」羅莎說,語帶指責。
 
巴比倫馬上收手。
 
「當然不會,我只是想勾起阿俊的記憶而已。」
 
「小雅,你先回去工作吧。」他速速把小雅趕走。
 
小雅點頭,從大門出去。
 
「你們會留下來吃飯嗎?」他邀請我們。
 
「不了,我們還有別的事要做。」羅莎拒絕,扶我離開殿堂。
 
「別的事……要做?」我問。
 
「你不是約了阿賢嗎?」
 
「是……是。」
 
「真的不吃嗎?」他試圖挽留我們。
 
「我們還是先走了。」祭司婆婆說,面色凝重。
 
「要再來喔!」他好客地說。
 
 
離開殿堂後,我的情況好了一點。
 
「我自己走就可以了。」我說。
 
「好吧,你小心一點。」羅莎在旁跟著。
 
祭司婆婆先上馬車。
 
「阿俊!」小雅突然跑過來,拉著我。
 
「你想怎樣?」我問,馬車就在眼前。
 
「你真的不記得我嗎?我是你女朋友啊!」她一副想哭的樣子說。
 
「什麼女朋友?我完全沒有印象。」
 
「你真的……失憶了嗎?」她的眼淚,失控地流下來。
 
「很抱歉,我不認識你……」
 
「你可以放他走嗎?」羅莎問,扯開她的手。
 
「阿牛,你先上車吧。」羅莎對我說。
 
「嗯。」我點頭,踏上馬車。
 
「他叫阿俊,不是阿牛!」小雅說。
 
羅莎踏上馬車,馬車隨時可以開出。
 
「阿俊……帶我走吧……」她哭著說。
 
說實話,她已經近乎呼天搶地了。
 
羅莎還想說什麼,可是我阻止了她。
 
「不好意思,我現在還有其他地方要去。有機會,我再來找你吧。」我探出車箱說。
 
「開車。」我對祭司婆婆說。
 
「你一定要回來!」小雅懇求。
 
「嗯。」我把頭收回去。
 
「等等,這是你的銀包,裡面有我們的合照!」她把一個黑色的皮革製品,塞到我的胸口。
 
「嘶……」馬嘶一聲,又開始奔馳。
 
「躂、躂……」由於我沒有接穩,這塊黑色的皮革跌到一旁。
 
「銀包?合照?」羅莎拾起這個不是銀色,卻叫銀包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