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少說,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叫做『阿俊』的人?」我直接問,繼續壓低聲線。
 
「你們查到他的名字?哈哈,他當日的表現,嚇你們一跳吧!」羊伯特鬆容地說。
 
「等等,有點不對勁……」他收起笑容。
 
「鬥獸場的人怎會來到這裡?巴比倫呢?」
 
「他……」手抖一抖,燭光晃了一晃。
 


「你不是鬥獸場的人。」他望著我,眼神很銳利。
 
「我……」
 
糟糕!忘記壓低聲線。
 
「你是誰?」他牢牢地盯著我。
 
「算了。」我拉開帽子,露出面孔,同時把燭台移回胸前。
 


「阿俊?你是……阿俊?」他訝異地問。
 
「沒錯。」
 
「你怎麼回來了?慢著,你……認得我?」
 
「除了在鬥獸場打過一次之外,你一直昏迷,應該沒有見過我。」
 
「我知道了!你遇到小雅,是小雅告訴你的。」他接連地說。
 


「嗯。」我點頭,又衝口而出「我想問……」
 
「問吧。」他緩慢地遞一遞手。
 
「為什麼巴比倫要對小雅,以及其他女祭司做那種……過分的事?」
 
「因為他瘋了。」他想也不想地說。
 
「瘋了?」我問。
 
「他想接近神,甚至成為神。」
 
「我剛剛也聽到他說什麼接近神的儀式,但成為神……這可能嗎?而且跟做愛有什麼關係?」我問。
 
「說來話長。」說完,他深深地嘆一口氣。


 
「說吧,我要問清楚所有事情,才會走。」我盤膝坐下,將燭台放在地上。
 
「要問清楚所有事情?那我從頭說起好了。」他坐在我的對面,動作很緩慢。
 
「小心。」我說。他的身體狀況,很令人擔憂。
 
「首先,我是一個旅行者。十年來,周遊列國,去過無數城市。有一天,我來到羅馬城。」羊伯特開始說話。
 
「你知道我第一個去的地方,是哪裡嗎?」
 
「羅馬……鬥獸場?」我亂猜,畢竟那是四大娛樂之冠。
 
「是馬斯神殿。」他說,語氣有點沉重。
 


「為什麼?」
 
「原因有兩個,一跟羅馬的建立有關。」
 
「羅馬的建立?」
 
「沒錯,你知道羅馬的第一代國王是誰嗎?」
 
「我今早聽說,他的名字……好像也有個羅字。」我盡量回憶起祭司婆婆的話。
 
「他叫『羅慕路斯』。另外,他還有一個叫『雷穆斯』的孖生弟弟。兩人都是戰神馬斯的兒子。」
 
「羅馬第一代國王,是戰神之子?」我問。
 
「是啊,他們立國的過程也是一個傳奇。在很久很久以前,希臘人出兵,成功攻破特洛伊城。當時特洛伊城的主將,是象徵愛情、美麗與性慾的『阿佛洛狄忒』女神之子——英雄『埃涅阿斯』。」


 
「他帶著部分特洛伊人逃了出來,坐船漂流到意大利半島上,然後在台伯河口定居,建立新的王國。」
 
「台伯河?我今日去過。」我說,森的家就在台伯河旁邊。
 
「我指的是台伯河口,是遠一點、貼近海邊的地方。」
 
「哦……」我猜問,「那個埃涅阿斯,建立了羅馬?」
 
「不,他建立國家叫做『阿爾巴朗格』。」
 
「那麼,跟巴比倫的變態行為,以及你先來神殿有什麼關係?」我問,完全摸不著頭腦。
 
「有關係。因為在若干年之後,阿爾巴朗格王國發生了政變,第十一代國王『努米特』被親弟弟推翻、趕出城外。他的弟弟叫『阿穆利烏斯』,篡位後,即登基成為第十二代國王。」
 


「新國王為了讓兄長絕後,以除後患,還逼迫兄長的女兒擔任維斯塔神殿的女祭司,必須一世守貞、終身不嫁。」
 
「這麼狠毒?但……我仍不明白有什麼關係。」
 
「有關係。因為努米特的女兒,還是生孩子了,而且是一對雙胞胎。」
 
「他們就是初代羅馬國王羅慕路斯和弟弟雷穆斯?」我問。
 
「沒錯。」
 
「原來他們是努米特的孫子。」我摸摸下巴,「但努米特的女兒,為什麼會懷孕?」
 
「這就是重點了。因為一天晚上,戰神馬斯從天上發現這個漂亮的女子,便來到維斯塔神殿強姦了她。」
 
「戰神馬斯,竟然……會做這種事?」
 
「其實,全世界只有羅馬,會將戰神馬斯的地位提到這麼高。在希臘,每個人都知道他是個嗜血成性、極度好戰的殺人魔王。他的凶猛,還表現在女人身上。」
 
「怪不得,巴比倫喜歡鞭打女人,又要她們服侍自己。」我忽然想通。
 
「你終於明白他所謂『接近神』的意思?」他問。
 
「明白了,他……只不過在模仿馬斯的變態行為。」我說。
 
「他認為這樣做,可以在心理上和生理上更接近戰神。」他說。
 
「原來,他只是個瘋子!」我非常不屑。
 
「關於這點,我也有些責任。因為關於馬斯的事蹟,有部分是由我告訴他的。」
 
「我現在聽了馬斯的事蹟,會跟著做嗎?不會,根本不關你的事,是他本身變態!」我說。
 
這個世界,變態的人實在太多。
 
為什麼?也許,是世界病了。
 
「故事尚未完結。」羊伯特突然說。
 
「未完結?」我問。
 
「新國王發現努米特的女兒誕下雙胞胎後,非常憤怒,命人將雙胞胎丟入台伯河。」
 
「之後呢?」
 
「不可思義的事情發生了。兩兄弟漂流到岸邊,被母狼救起。母狼甚至以乳汁餵養,助他們成長。一段時間後,他們又被牧羊人收養,直至長大。」
 
「長大後的他們,擁有不同的神力,多次擊退山賊,又在牧羊人的爭執、家蓄爭奪戰中展現出非凡的領導才能。」
 
「神力?」我問。
 
「是啊,他們是半人神,自然繼承了一定程度的神力。」羊伯特理所當然地說。
 
我微微點頭,表示理解。
 
「後來,他們知道自己身世,便召集牧羊人,合力打倒篡位的『阿穆利烏斯』,讓祖父重新成為國王。」
 
「為什麼要把王位交給祖父?」我問。
 
「因為他們打算回到自己長大的地方,集合幾個部落,建立新的王國。」
 
「那就是羅馬?」
 
「對。但可悲的是,兄弟二人為了爭奪統治權,展開激戰。最終羅慕路斯戰勝,殺死弟弟,成為國王,並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國家。」
 
「以上就是羅馬建國的經過。」
 
「因為戰神馬斯是建國國王的父親,所以你先來馬斯神殿?」我好奇。
 
「這是原因之一,但別忘了,我還有另一個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