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我們從舞台右側的通道進入後台。可麗說後台有戲服室、道具室、化妝室之類,但她還不太熟悉,所以不介紹了。
 
穿過後台,我們到達劇場後面的小花園。這裡的陽光很猛,把花草照得充滿朝氣。
 
「夜狼呢?」我問。他最不喜歡日光,每次都會找地方躲避。
 
「夜狼,不要亂走。」羅莎說,喝住想偷偷走開的夜狼。
 
 
基本上,這個範圍已經跟戲劇沒有關係。


 
花園再前一點的位置,有一間大屋。大屋分為兩層,上、下層皆有十二個窗戶。
 
「那間大屋就我們住的地方。」可麗說,帶我們前去。
 
「這是……木屋?」我猶疑地問。因為大屋的外牆,雖然有磚牆的格紋,但同時也有木紋。
 
「這是木屋。我最初見的時候也被嚇一跳,後來才知道這是模仿磚牆的設計,在木牆上刻上磚牆的格紋。」可麗介紹完畢,便打開大門。
 
「咔嚓——」門被打開。


 
「嗯?」跟我們的期望不同。
 
大屋裡面,並不寬敞,大部分的空間都劃作房間。
 
眼前,除了「左走廊」和「右走廊」外,就只有中間的一條「旋轉樓梯」可以通往上、下層。
 
旋轉樓梯跟平常直上,然後轉反方向再直上的樓梯不同,它是一邊上一邊左轉的樓梯。
 
當然,往下則是右轉。


 
「請到下層。」可麗帶著我們,沿樓梯往下走。
 
「有地下層?」我好奇。因為跟平時隱密的地牢相比,它非常光明正大。
 
沿著樓梯右轉兩圈後,我們到達地下層。
 
地下層跟上面一樣,只有狹窄的走廊和房間。
 
不過,眼前的走廊較短,走廊的左、右,分別只有三個房間。
 
左邊第一個房間被木板封住,第二個的房門大開,裡面是凌亂的書堆,其餘四個房間的門都是閉著的。
 
不過,這都不重要。因為我們是去走廊盡頭的房間。
 


「叩叩——」可麗敲門。
 
「進來吧。」阿賢說。
 
「咔嚓——」開門後,進入眼簾的是一間寬敞的房間。
 
這真是有點意外……
 
 
阿賢和森坐在圓桌的一邊,當中森還抱著小可愛。
 
「隨便坐。」阿賢說,「可麗,你先抱小可愛出去吧。」
 
「好的。」可麗到森旁邊,抱走小可愛,離開時順道把門關上。
 


坐下之後,坐位的順序便是阿賢、森、我、羅莎。
 
至於夜狼,他一向喜歡走來走去。
 
 
「森說見過你在鬥獸場的戰鬥。」阿賢首先說話。
 
「是嗎?」我望向森。
 
「昨天你變小刀來幫我擋箭,我就該猜到你是誰了!」森用右手鎚一下左掌。
 
「在幾個月前,鬥獸場有一場驚動全城的比賽。這比賽特別的地方有兩點,其一是有人挑戰一個近二十年都『沒人敢挑戰』的傳說項目。」
 
「單是這點,已經引起極大關注。」森興奮地說。
 


「這麼誇張?」我問。
 
「因為傳說在最後的幾個回合,會出現人類無可能匹敵的對手!所以一直沒人敢挑戰,而以前敢去挑戰的都死了。」
 
「所以,當大家去看你的比賽時,都好奇參加者是一個怎樣的人,到底有什麼能耐去挑戰這個項目。」
 
「而你……在比賽中施展了不可思異的力量,使全場觀眾為之一驚。最後即使你打輸了,都沒幾個人投票要你死亡。」
 
「為什麼?」我問。
 
「因為每個人都想看你再打一次。」
 
聽著,我也有點不好意思。
 
「不過,奇怪的地方在於……你是被人抬進場的。」


 
「抬進場?」羅莎忍不住問。
 
「阿賢,你知不知道原因?」森轉身問。
 
「不知道,當時我不在羅馬城。」阿賢答。
 
「我知道原因。」我說。
 
「你知道?」大家立即望著我,「為什麼一直不說?」
 
「因為我也是昨晚才知道。」
 
「昨晚我離開『那個地方』後,去神殿調查了一趟……」我說,將整個來龍去脈,跟大家說明一次。
 

說完之後,大家都陷入沉思。
 
過了一會兒——
 
「你說,你找不到小雅,所以就回來了?」森問,語帶憤怒。
 
「是的。」我慚愧。
 
「那個叫羊伯特的人,可信嗎?」
 
「他被巴比倫限制食量,瘦到不似人形……大家同仇敵愾,應該沒必要騙我吧……」
 
「我覺得抓他回來問問,會比較穩妥。」阿賢提議。
 
「我也是這樣認為。今晚,我們三人再去神殿吧。」森說,「而且,也是為了找你的舊情人小雅。」
 
「找小雅?」我問。羅莎望一望我。
 
「你不會就這樣放棄吧!」森激動地拍桌子一下。
 
「啪——」巨響傳出,桌子震了震。
 
大家都被森嚇一嚇。
 
「不……」
 
「我們三人一起去,總有辦法的。」森說,「況且,小雅很需要你。無論你的心是怎樣想的,都應該再找她一遍!」
 
「否則,你就太對不起人家了,她是跟你去旅行,抓住要消失的你,才會來到這裡的。現在就斷定她已經死去,未免太早、太不負責任了吧。」森連續地斥責我。
 
森見我不說話,激動得站了起來。
 
「你還是男人的話,今晚就再去一次!」
 
「森,別激動。我會再去的。」我拉他坐下。
 
「如果……我的妻子……只是失蹤的話,你說多好,至少……我可以去找她。」森流起淚來,雙手掩面。
 
「小可愛一會兒就肚餓了,你叫我怎麼辦?所以,你一定要去找她,不要隨便將人家拋棄。」
 
「我知道你很難過。剛才我不說話,只是在想要不要讓你休息而已。我會再找她的。」
 
問題是,如果他跟去,結果情緒失控,壞事就不好了。
 
「森,你有孩子要照顧,還是留下來吧。」阿賢勸他留下。
 
「這……」
 
「小可愛,不是要喝奶嗎?待會兒,我會派人叫小虛過來。」阿賢再說,「如果你不想餓壞小可愛,今晚就留在這裡,不要亂跑。」
 
「那……好吧。」森只好答應。
 
「雖然晚上你要看家,但下午還是可以出去的。」阿賢笑笑地對森說。
 
「嗯。」
 
「時候差不多了,我們出發吧。」阿賢伸展一下,俯身把地上的包袱拿出來。
 
「這麼早?晚一點再潛入,不是更好嗎?」我問。
 
「你忘了嗎?」阿賢說,拿出「雙劍人的右劍」和「賢德的戒指」。
 
「昨晚在『那個地方』,你不是叫我把賢德的遺物還回去,順便告訴家人他的死訊嗎?」
 
「啊!我都忘了。」我拍額頭一下。
 
「所以現在出發去馬塞盧斯大宅,再吃個晚餐,便差不多了。」阿賢說。
 
「好的,那麼出發吧。」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