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辦?看來只能一戰了。
 
說不定四劍士的實力,並不強呢……
 
我深深地吸一口氣,準備回答。
 
「我不……」
 
 
忽然,一直沉默的克里,從左邊走近易賢。


 
「易賢,一場朋友,當是給我面子,放過他們吧。」克里聳一聳肩,笑笑地說。
 
似乎,他還有點良心,會替我們說話。
 
如果他肯幫忙,我們的勝算又會大一點。
 
「朋友?你以為你真的是我朋友嗎?」易賢笑了,「你有資格嗎?再說了,在絕世美女面前,你這『朋友』算什麼?」
 
「羅莎公主是我由小看到大的人,雖然她一直不理睬我,又刁蠻任性,但我實在不忍心看到她受傷害。而且,身為海維薩家族的騎士,我也有負責保護公主的安全。」克里說,拔出背部的十字劍。


 
「所以呢?」
 
走到一定距離後,克里站定,雙手握劍。
 
「喂喂,我建議你行動之前,先用你的腦袋想清楚。」易賢用中指鑿住腦袋,「否則很容易做錯事。」
 
「還是你沒有腦袋?」易賢裝作驚訝,鬆開手指。
 
「是的,我是沒有腦袋,所以才會說錯話,才會當你是朋友。」


 
「但接下來這件事,絕對正確!」克里將劍尖瞄準易賢。
 
隨即後腿一蹬,用力刺過去。
 
「受死吧。」
 
這個距離——
 
成功嗎?
 
「鏗——」盧修由下劃上的一劍,將十字劍擋開了。
 
克里收住仰起了的身子,向下一劈,直逼易賢的頭顱。
 


「呼——」一個黑影飛過。
 
「啵——」黑色大鎚擊中克里的右腹,把他撞開了。
 
空中,只剩下一柄十字劍。
 
「轟——」克里撞到牆上,吐出鮮血。
 
「克里!」羅莎擔心地大叫。
 
「叮叮。」劍掉到地上。
 
這時候,傑克才慢慢地走過去。剛才他把鎚子當作標槍地投擲。
 
「多驚人的臂力……」


 
傑克單手握住長杆,抽出鎚子。只見克里腹部的鎧甲已經陷了進去。
 
他已經站不起來。
 
「一、二……」傑克雙手握杆,瞄準克里的胸口,然後往右拉起鎚子。
 
「不要!」羅莎想衝過去。
 
「對不起。」克里望著我們,動了動嘴巴。
 
「三。」鎚子猛烈揮下。
 
坐在地上的克里被擊中,撞碎左邊的牆壁,飛了出去。
 


他……就像塵埃一樣,被抹走了。
 
 
自此,行宮內再沒有克里的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