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耳環回收完畢。」黑衣侍衛遞上三隻劍形耳環。
 
易賢懶洋洋地遞上左手。
 
侍衛趕快拆掉「小劍」以外的部分,將小劍裝回姆指的「銀色指環」中。
 
期間,躺在地上的屍體,眼皮動了一下。
 
「接下來,交給『他們』就可以了。」易賢站起來,伸伸懶腰。
 


「當家,需不需要派人封鎖這裡?」有侍衛上前請示。
 
「封鎖?直接放火燒了吧。」易賢笑說。
 
「是。」侍衛回答,然後退下。
 
「我們走!」易賢高聲指示。
 
接著,易賢、盧修,以及一眾侍衛紛紛從後門離開行宮。
 


 
「阿賢,你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離開這裡嗎?例如地道之類。」我緊急問。
 
「知道。從這裡走出去,大約五分鐘就會有一個地道入口。」他說。
 
五分鐘嗎?
 
我的腿在發抖。
 
「那麼,阿賢、阿四,羅莎和夜狼……就交給你們了。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救活他們!」


 
「另外,羊伯特和小雅……都拜託你了。一定要……救出他們!」我一口氣說。
 
「你呢?」阿賢問,右手扶著我。
 
「不用管我。」我掙開他的手。血手印,印到他的衣袖上。
 
「喪屍什麼的,羅莎說我打過幾千隻了,只要隨便……落個箭雨,他們……就會死光。之後,我就會跟著血跡……追上你們。」
 
血愈流愈多,身體虛弱得很快。
 
「真的嗎?」他懷疑。
 
「總要有人殿後的!」我大聲說,「總之,以後……總之,救活他們!拜託你了,這是我……最後的請求。」
 


「阿牛……」他望著我。
 
「我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蹲在羅莎面前,右手摸起她的下巴。
 
「啜——」親吻一口。
 
「羅莎。」左手摸住她的臉頰。
 
她的臉很溫暖。這刻,很想永遠地摸住。
 
望著她,我愈來愈覺得愧疚。
 
「讓你受苦了,對不起。」我緊緊地收她入懷裡。
 
「我的承諾,也許兌現不了。是我錯,對不起。」淚忍不住地流下。


 
「啜——」我濕著眼睛,吻她的額,又再擁著。
 
「也許你醒來之後……沒有我在身旁,但你……不要害怕。」我摟著她,不肯放手。
 
我的血,沾到她的身上。
 
「不要害怕。」我再摟緊一點,逼自己放手。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我鬆手,膝蓋右移一下,面向夜狼。
 
「夜狼,你是真漢子,你是我們的英雄。」我掃一下他的白髮。
 


「以後我不在羅莎身邊,保護她的責任……就完全……交給你了。」
 
「聽到嗎?你要負責……好好保護羅莎。」
 
漸漸地,我用力抓住他的白髮。
 
「所以,你一定要醒來!」
 
阿賢拍一拍我。
 
「再見了。羅莎,夜狼。」我鬆手,站起來。
 
「阿賢,帶走他們吧。」我望向另一邊。
 
眼睛又矇了一矇。


 
「嗯。」阿賢扶起夜狼,阿四背起羅莎,向門口走去。
 
「讓我再看一眼……」我走近羅莎。
 
她的眼睛緊閉,眉頭卻鄒了一下。
 
「要好好活下去。」我在耳邊叮囑。
 
「好了,走吧。」我說。
 
臨走時,阿四和阿賢都回頭望一望我。他們的眼神,彷彿在問,「你真的不走?」
 
但阿賢啊……你以為我真的想呈英雄?
 
真正的原因是,我根本走不動了。帶上我,只會連累你們。那倒不如,由我來殿後,好讓我死得光彩一點。
 
我搖搖頭,起手趕走他們。
 
「不要死。」他們說,轉身帶著傷者離開。
 
望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我實在萬分的不捨得。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一定會跟你們走,可是……
 
慢著,現在還想這些幹什麼?我已經立定決心了!
 
我轉身。
 
油油人、冰蓉和傑克,同時睜大眼睛,反出白眼。
 
「喂喂喂,不能夠……多睡一會兒嗎?」
 
我左手掏出煙盒,打開,任右手自取一根煙,咬在齒邊。
 
「嚓——」火苗呵前,點著煙頭。
 
「嘖……嘖……」傑克的雙手,慢慢地拉出插在胸口的雙槍。
 
吸煙,是這樣子嗎?
 
我抽一口,吐出白霧。
 
「呼……」白霧四散。
 
「咔嚓——」雙槍再次合而為一。
 
我再吸一口。三隻喪屍搖搖欲墜地站起,努力穩住身體。
 
「呼……」好了,現在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