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杯從前越呷越令人清醒的咖啡, 如今變成越呷越覺苦澀, 苦澀得令人不能再想任何東西。



初春,雨。

又是討厭的下雨天;
又是那街角的咖啡店;
又是那杯苦得令人腦袋忽然清晰的咖啡。

呷上一小口,
遙望著那街道的盡頭,
遙望那對在一把小小雨傘下彼此倚偎著的男女,
遙望那已變成遙不可及、與妳共渡的快樂時光,


你拋下雨傘,在雨中拉著我跳舞的輕狂,
一個轉身、兩個轉身,
究竟是我們在轉,
還是世界在轉?

再呷一小口,
天色變得更昏暗、雨亦漸大,
帶傘的、沒帶傘的,都加快了步伐。
原本並肩而行的一對男女,
各自打開了雨傘,低著頭細步而行。


女的步雖細,但越加緊密,亦越來越快;
男的步既細,且慢,更不時停下來,似在細味這場雨、這條街道、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最終,女的在街角消失之時,男的卻仍我視線內低頭漫步。

我沒有再呷下去,
這杯從前越呷越令人清醒的咖啡,
如今變成越呷越覺苦澀,
苦澀得令人不能再想任何東西。

我放下杯子,


穿上大褸,
推開門,
撐起雨傘,
步出咖啡店。
我深吸一口氣,才覺
原來除了咖啡變了、街道變了、路人變了、連氣味都變了,你呢?


"不如不見

作詞:林夕
作曲:陳小霞

頭沾濕 無可避免 倫敦總依戀雨點
乘早機 忍耐著呵欠 完全為見你一面



尋得到 塵封小店 回不到相戀那天
靈氣大概早被污染 誰為了生活不變

越渴望見面然後發現
中間隔著那十年
我想見的笑臉 只有懷念
不懂 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還未抽煙
不知你怎麼變遷
似等了一百年 忽爾明白

即使再見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見



尋得到 塵封小店 回不到相戀那天
靈氣大概早被污染 誰為了生活不變

越渴望見面然後發現
中間隔著那十年
我想見的笑臉 只有懷念
不懂 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還未抽煙
不知你怎麼變遷
似等了一百年 忽爾明白
即使再見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