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On your mark》 <輸在起跑線上> 「柔柔,你的鞋帶鬆了啊,快綁好它。」 柔柔抬起頭以略帶傲慢的眼神看我,用嬌嗲的聲音說:「我不會啊。」 我放開拉著她的手,低頭問:「不是教過你了嗎?」 柔柔說:「我忘了。」 雙腳輕鬆自若地一步一步往前行,鬆脫的鞋帶隨步伐上下跳動起來。



《On your mark》
 
 
<輸在起跑線上>
 
「柔柔,你的鞋帶鬆了啊,快綁好它。」
 
柔柔抬起頭以略帶傲慢的眼神看我,用嬌嗲的聲音說:「我不會啊。」
 
我放開拉著她的手,低頭問:「不是教過你了嗎?」


柔柔說:「我忘了。」
雙腳輕鬆自若地一步一步往前行,鬆脫的鞋帶隨步伐上下跳動起來。
 
我比她走快一步,停下來,在她面前跪下。
「這次要好好看著,要記住怎樣綁鞋帶。」
 
拾起鞋帶兩端的時候,我沒有再說「先將鞋帶交疊, 拉緊……」而是問:「你有發覺媽媽沒有要綁鞋帶的鞋子嗎?」
柔柔很快回答說:「所以媽媽的鞋子都好漂亮。」
我將鞋帶打了個結、拉緊:「因為你媽媽跟你一樣都不會綁鞋帶啊。」
柔柔問:「媽媽也不會?」


 
我將鞋帶在食指上繞了一圈,形成一個圓圈:「她不是不會,只是怎麼綁也很容易鬆脫。」
「那怎麼辦?」
 
我把鞋帶另一端搭過圓圈,繞了一下,穿過圓圈下方:「那時候,我就像這樣囉。」 拉緊鞋帶:「完成,都記住了嗎?」
 
柔柔點頭:「記住了。」
她原地跳了一下:「爸爸,我們比賽誰跑得快好嗎?」
然後她便跑開去了。
 


我單膝跪在地上,看著她跑跳的身影。
 
不用比賽,我都已經輸了。
就在第一次,在她面前跪下替她綁鞋帶的時候,早就敗給她們倆了。
 
 
 
<贏在起跑線上>
 
醒來的時候我已身處一個陌生的地方。
那裡依然有陽光、有流水、有樹……
但那氣味有點奇怪,造形擺設也有點不自然。
 
我跨過一根橫放在地上的樹幹,走了不多久,來到一道河流前。
 


那河,很小的一道。
我相信只需要跑幾步,便可跨過去,咬著正在對岸的輛車上的人。
 
剛醒來的我很餓,光是幻想那種鮮肉的甜美,便覺喉乾舌燥。
 
後腿一壓。
我發力向前一跳。
 
原來不需幾步,只需一下,我便越過那道河。
……只是當快要來到那輛車旁邊的時候,我又昏倒了。
 
 
經過無數次試驗之後,我理解到身處的地方是「動物園」,我的活動範圍在那道河劃出的地方以內。
只要稍稍跨越那道河,我便會被電擊至昏迷。
 


被電擊的感覺太差了。
長年累月下,我要跨越河流襲擊人類的衝動都消磨掉。
而且只要留在那範圍裡,便會有食物送來。
為甚麼還需要冒著生命危險往外衝?
 
不久以後,我便學懂乖乖地留在那範圍裡,溫馴乖巧得像隻花貓。
就是有人接近拍照或是撫摸,我也只是安靜的坐著,完全沒有一點獸性似的。
 
似的,乖巧的模樣真的裝扮得相當神似。
 
這天我來到攝影棚裡,說是甚麼電視台節目要拍拍像我這種純得如綿羊的獵豹。
 
看著人們在面前走來走去忙個不停的樣子,我懂性地安坐在地上。
……直至攝影棚的大門關上。
 


把後腿向下壓。
無論速度與力量,我從來沒輸給任何「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