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非常黑暗,不是在晚上把燈都關起來的黑暗,而是絕對的黑暗。
 
睜眼張望四周,隨了清楚看見自己身體外,就只見一片黑色。
 
一望無際,漆黑色的一片,猶如世界變成了黑色的一樣。
 
「這是那裡?」
 
我沒有印象自己何時來到這裡,我也沒有印象自己為何會來到這裡。
 


「小紫!媽媽!爸爸!」
 
在我還有意識的時候,我記得自己是在家中。
 
怎麼現在突然來到了這個黑色的空間?
 
我的呼叫聲傳了開去,不過沒有回音,聲音並沒有撞到甚麼東西而反彈回來。
 
當話聲落下,四周便是一片安靜,靜得叫人耳嗚。
 


「現在是怎麼了啊?是小翠的傑作嗎?」
 
我發問,但沒有回答,四周並不存在任何人。
 
突然來到這樣的一個空間,沒有前因後果,我肯定是小翠的條作。
 
這傢伙又來找我麻煩,她總是要把麻煩帶到我身上。
 
此刻,在我心中只想着兩件事。
 


第一件事便是想着如何離開這裡,第二件事便是離開這裡後要如何把小翠的雙馬尾螺旋卷剪下來,當作給她個教訓。
 
雖然之前呼叫的聲音沒有產生回音,證明這個空間非常的龐大。
 
但這個空間一定有出口,我要找它出來,而且要盡快離開這個空間。
 
孤獨的一個人面對這個空間,我感到相當難受,我得盡快出去。
 
一思及此,我便提步向前走。
 
但踏出第一步,我竟停住腳步。
 
因為一隻怪獸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牠正在襲擊一個楚楚可憐的可愛少女,而少女眼淚汪汪的望着我希望我救她。
 
不,這種盲扯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在我眼前。


 
我甚至希望這件事的確是發生在我眼前,好讓我救到少女,然後問她出口在那裡。
 
停住腳步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在我眼前只有黑色。
 
東南西北上下左右,三百六十度看,除了看到我的身體之外,就只有黑色。
 
在這樣四周圍都一模一樣猶如公式化小說劇情的空間中,我到底要往那裡走?
 
「羅天從同學。」
 
就在躊躇不定之時,一把熟識的聲音響起,那是念慈的聲音。
 
我大喜,腦內除了想到「念慈竟然也被小翠捉了進來?」之外,就是「太好了,這裡有個熟識的人」這個想法。
 


在這個黑色的空間之中,能夠遇到一個熟識的人,還真是叫人感到安心。
 
大喜的我,立即向聲音來源望過去,身穿校服的念慈便映入我的身影。
 
我立即就走過去,想要和他會合。
 
但情況十分奇怪,無論我再怎樣走,也接近不了念慈,而且念慈由始至終都沒有動過。
 
「是小翠,小翠在作怪。」
 
我肯定地說,同時張望,尋找主謀的身影,但卻沒有找到。
 
「羅天從同學。」
 
「念慈,你小心點,小翠正在施放巫術魔法,不知道她下一步要做些甚麼。」


 
「羅天從同學,難道你沒有發覺嗎?」
 
「嗯?」
 
「其實你和我都一樣。」
 
念慈對着我說出莫明奇妙的話,我不禁愣住。
 
「念慈,你在說甚麼啊?」
 
「羅天從同學,你和我都一樣,我們都知道自己的小說是那一個程度,而這一個程度的小說,又能不能夠通過香江文創的篩選,而我們都知道,答案是不能。」
 
怦怦!心臟在這一刻猛地跳了兩下,一股被衝擊了的感覺從胸口散發出來,走向全身。
 


我搖了搖頭,這是為了這不舒服的感覺甩開,也是否認念慈的說話。
 
接着,我望向念慈,高聲說:
 
「不對!不是這樣!我所寫的小說是會通過篩選的,我對它有信心!」
 
我到底在講些甚麼?身處於這個古怪的黑暗空間之中,還在講甚麼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當下之急,是要找到出路,離開這個空間。
 
我想要立即改變話題,但在這時候,又是一把熟識的聲音響起。
 
「騙人呢,哥哥,你對你自己的小說能不能通過篩選其實是很不安。」
 
這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聲音,我轉身望向聲源,就見她出現在我眼前。
 
雖然身在黑暗空間之中,但她的身子是那麼清楚可見,猶如待在白天一樣清楚。
 
我打算打上念慈和小紫會合,但念慈竟然消失了,在他曾待在的地方,就只剩下黑色。
 
小翠對他做了甚麼嗎?
 
我還未搞清楚發生甚麼事,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就繼續說話:
 
「經過上一次投稿落選,哥哥是有了個陰影,認為自己可能像上次一樣慘輸,杯弓蛇影呢,哥哥。」
 
「不是這樣的啊。」
 
這刻,另一把熟識的聲音響起,使我把目光落在了音源方位去,立即就見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
 
把視線回望去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那一邊,她竟然消失了。
 
「羅天從,你不安,你害怕,你害怕自己會輸,你就如同老虎與驢子中的老虎一樣,面對未知而感到害怕和緊張,引起了不安。」
 
肥宅師兄在愛恩社長身後走了出來,對我說:
 
「天從的,我對於香江文創的信並不緊張的,因為我清楚自己的實力的,所以我收到信件是必然的事情的,對於必然的事情怎麼可能會緊張的?可是,天從卻不同的,天從你認為自己的小說有可能會落選的,不會是必然收到信通知信的,所以你緊張你不安的。愛恩是這麼說的。」
 
肥宅師兄為我把愛恩社長的話翻譯了過來,但我沒有感謝他,我甚至對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兩人大聲叫道「不是這樣的!。
 
現在,我的心臟猛跳過不停,胸口更是一陣陣的悶痛,不知不覺呼吸就急速起來。
 
我低下了頭,努力調整着呼吸,而在這時,熟識的聲音又響起,這次是兩把聲音。
 
「天從,天從。」
 
「仔,仔。」
 
我抬頭一看,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爸爸。
 
身體好不舒服的我,想要靠過去,希望媽媽和爸爸能夠幫忙我,能夠像以前一樣照顧身體不適的我。
 
但我靠近不了過去,他們和我有着走不到的距離。
 
「天從,今天有信件寄來啊,不過是寄給媽媽的。」
 
「仔,今天有信寄來,不過是寄給爸爸的。」
 
「「沒有香江文創寄給你的信。」」
 
爸爸和媽媽異口同聲的把一個事實說出來,我猶如在拳賽中吃下了一個鉤拳,頓時向後一仰,倒在黑色的地上。
 
然後,我看到,我看到了小翠,她在我眼前。
 
在她身邊的,還有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以及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小翠把她們都用光綁了起來,口中唸唸有詞,正在施法。
 
「停手…妳給我停手…」
 
「根據約定,如果你無法在小說創作上勝過我,你媽媽和妹妹就永遠不能恢復原來的樣子。」
 
「停…停手!!停手呀!!!」
 
「傻B,你只是我的手下敗將,你永遠都別想要贏過我,我會在香江文創的小說創作上贏過你,這是必然中的必然。永遠當個失敗者吧,被篩選了出來的小渣渣。」
 
我大叫停手,但在我要叫喊出來的時候,有一張臉很近地映入我眼前去。
 
突然在很近距離出現的一張臉,使我眼睛頓時無法清楚對焦。
 
當眼睛適應過後,我便知道這是誰的一張臉。
 
「小嗯!?」
 
是我面對香江文創中小說中的女主角,是愛文她,也即是小嗯。
 
小嗯很近距離的和我對望,差點是鼻貼鼻,不過因為我是翻轉了身,使得和她的視覺是顛倒,她對我說:
 
「如果我是由別的作者來書寫的話,你說有多麼好呢?」
 
「嗄……」
 
「因為你的無能,使柳娘和紫蘭再也無法恢復過來,也使我無法待在在本應待在的舞台上。你要為你的過錯負責。」
 
「負責…?」
 
「嗯。」
 
小嗯歪了歪頭,然後一個噁心的畫面便出現在我眼前。
 
一隻全身黏液的青蛙從小嗯的口裡鑽出,猶如是寄生在小嗯的口中一樣,或是由身體裡沿食道爬出來的一樣。
 
鑽出來的青蛙發出了「GAP」的一聲,牠整個頭轉了一百八十度的對向我,使本來顛倒了的視覺變回正常。
 
青蛙把我的眼鏡摘了下來,靠近了我眼的眼球。
 
牠的黏液滴落在我的臉上,發出陣陣的腥臭,我就要吐出來。
 
「你真的叫我好失望,GAP。」
 
「嗄……」
 
「落選了的作者沒有存在的必要,GAP,那麼,我就先由你的眼球開始吃掉吧,GAP。」
 
「甚…甚麼!?」
 
「再見了,GAP。」
 
有甚麼東西被咬個爛的聲音響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