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的中的一件樂事,就是可以睡到自然醒過來。
 
甚麼叫自由?這就叫自由。
 
如果沒能夠睡到自然醒,沒有足夠的睡眠,又怎麼可能有好的精神做任何事?
 
但是,在香江,幾乎是沒有人能夠睡到自然醒然後上班上學,當然也沒有人能夠早早上床休息睡覺。
 
我覺得生活在香江這個城市中,幾乎是沒有人能夠有足夠的睡眠。
 


成年人沒有,學生沒有,小學生也沒有,就連幼稚園生也沒有。
 
可能因為沒有人能夠有足夠的睡眠,所以能在假日中睡到自然醒是一件很珍貴的事情。
 
也正是這樣,暑假才會顯得特別珍貴。
 
畢竟暑假是學生才能夠享有的東西,當踏入社會之後,它就會自動消失了。
 
所以真的要好好珍惜暑假。
 


踏入了暑假之後,除了不用上學之外,各種事情都沒有太大的改變。
 
媽媽和小紫的巫咒依然沒有解除,她們依然是身體被調換的樣子。
 
不過因為媽媽不用上學了,所以她將會接手家中的家務。
 
但小紫也不落得清閒,她可要惡補這一整個中四級的課業,務求在巫小翠事件解決了後能夠和學習進度並肩。
 
爸爸就繼續上班,獨力支撐起整個家,實在偉大。
 


而我,就擁有了更多的時間去寫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因為時間多了,我的進度也比較理想。
 
但卻沒有了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時不時就給我的意見,使我難以更上一層樓。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個星期,我以為剩下的日子將會是這樣渡過去。
 
但當我在這一日接到了這個來電之後,便發現這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天從同學,打擾你很抱歉,我是修端。」
 
沒錯,來電者是修端。
 
雖然他現在只是說了一句話,但我從他的話聲中聽得出,他是很興奮的。


 
難道說,之前以力量和美的主題而拍輯的照片得獎了,他要請大家吃飯慶祝?
 
「不,我很有空,沒有打擾。請問有甚麼事嗎?」
 
我以等待好消息的心態回答,同時等待着修端說出我正等待的好消息。
 
「天從同學,你還記得那天為家母拍照的事情嗎?」
 
「嗯,記得,照片集也已經收到,我媽媽很是高興。」
 
不論是我真正的媽媽,還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看到了那些畫作一樣美的照片後都非常高興。
 
「當日所拍下的照片,我讓攝影學會的各位鑑賞過,他們都說十分漂亮,構圖取景都是非常有水準。」
 


「那麼,恭喜你。」
 
「而且大家還對模特兒的姿勢和表情贊不絕口,即是對家母。」
 
其實就連我們都對小紫當日的表現是贊不絕口,因為她真的很投入於攝影之中,得出了很好的效果。
 
「所以,天從同學,攝影學會的社員,希望能夠再次邀請家母當模特兒。」
 
「吓!?」
 
我吃驚地叫了一聲,因為現在出現了我意料之外的情況。
 
我還以為修端是要告訴我知道,因為他的作品很受歡迎,為了報恩而請吃飯。
 
但原來是再一次邀請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去當模特兒。


 
最叫我感到吃驚的是,我以為之前在水塘的攝影活動已經會是最後一次,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了。
 
聽到我用力地驚叫的一聲,修端呆了半晌,有點擔心地說:
 
「天從同學,是不是有問題,家母不方便嗎?」
 
我不是當時人,我無法答應或拒絕。
 
到底有是方便,還是不方便,那條問題得由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來回答。
 
於是我叫修端稍等,好讓我把電話交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手中去,讓她自己說方便不方便。
 
手持着通話中的電話的我,來到了客廳,正在努力做英文作業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就在眼前。
 


「小紫,修端找你。」
 
我把這句話輕聲說,同時遞出電話。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很是好奇,於是接下了電話和修端進行交談。
 
不知道是不是我剛才提及到修端,已經把修端認為女婿候選人的媽媽便起了反應。
 
本來在看兒童節目的她,立即就向我投來了興奮的目光,說:
 
「天從,是修端嗎?要提親了?」
 
連男女朋友的關係都未曾開始,那來提親?真想叫媽媽注意一下次序。
 
不過現在的社會似乎不流行循序漸進的次序。
 
以往是「男女朋友à結婚à洞房à生兒育女à白頭到老」這樣的模式。
 
而現在的社會是流行「洞房à男女朋友à生兒育女à結婚à離婚」這樣的模式,當中還有好多可以換次序的地方。
 
這是題外話,當我聽到媽媽的提問之後,我便回答道:
 
「是修端沒錯,但他是來再次邀請小紫去拍照的。」
 
「真的!?」
 
媽媽的反應和我不一樣,我是因為事情竟然還未結束而吃驚,而媽媽是事情竟然還未結束而吃驚……中國文字實在是非常奧妙。
 
「是的,媽媽,修端說上次拍的照片在社團中很受歡迎,所以想再拍一次。」
 
「這不是很好的事嗎?天從。」
 
「很好的事?」
 
這刻,媽媽左右兩手各豎起了兩隻手指,說:
 
「小紫。修端。」
 
她把一隻手指表示為小紫,另一隻手指就表示為修端。
 
然後,兩隻手指漸漸靠迎,接着撞在一起,最後媽媽把個造了個心形的心勢還發出了「鏘鏘」的聲音。


 
身為他的兒子,我當然明白到她想要表達些甚麼。
 
不過我想說的是,人家修端現在面對的媽媽的身體。
 
如果修端真的生了愛的感覺,他所喜歡的應該是媽媽而不是小紫,他根本不知道在媽媽身體裡邊的是小紫啊。
 
所以剛才媽媽用手指所代表的事情,千萬不要發生,我可不想家變。
 
當然,我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這是為了讓媽媽留下些幻想的空間,於是我說:
 
「所以說,媽媽並不反對小紫她再次用你的身體去拍照?」
 
「不反對啊。」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雙手一合,兩眼合上彎起,一張開心而且期待的表情就在她的臉上。
 
看她的樣子,簡直是要鼓勵女兒和女婿候選去約會似的。
 
「天從呢,天從不喜歡妹妹跟其他男生在一起?」
 
「怎麼說得我像個妹控一樣。」
 
「妹控?啊,戀妹情結!?」
 
「媽媽,妳放心,我不是。」
 
兄妹戀,以浪漫主義來說,這種拋開道德和世俗目光的戀愛是很浪漫。
 
一對兄妹不理會所有人的指責,因為愛而走在一起,作為小說劇情也是挺浪漫和老梗的劇情。
 
但無可否認的是,兄妹戀是亂倫,是非道德的行為。
 
一對兄妹所生下的孩子,也會因為基因的問題而變成畸形。
 
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妹妹也不是所謂的兄控。
 
我和妹妹的關係好,只因為我們是一家人,是兄妹,也是打從娘胎就待在一起的家人。
 
所以,對於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要再次為修端他們當攝影模特兒,我並沒有因為妹妹被好多男生圍着拍照而產生不高興的感覺。
 
相反,我是贊成她去當修端的模特兒的。
 
自從巫小翠事件發生了後,小紫變成了媽媽的角色,在家照料家務,沒有接觸朋友,也沒有多外出。
 
就算她接觸朋友,也只能夠是在網路上接觸,不能夠見面,因為見面後誰都不會相信有媽媽身體的她是羅紫蘭。
 
小紫的社交可是比以前要少得多,所以,當修端邀請她再次當模特兒,我便認為這是給去進行社交的好機會,因而同意。
 
「讓小紫去拍照,我也是同意的,媽媽。」
 
我點頭,並回答。
 
「太好了呢。我相信爸爸也會同意小紫再次為修端當模特兒的,所以呢,就跳過問爸爸意見這個環節囉。」
 
這樣被略過,作為一家之主的爸爸多少讓我感到有些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