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活動進行至午間才完結,過程總算順利。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有着良好的表現,在攝影師的引導之下,擺出各種姿勢,露出不同的表情。
 
她的表現贏得了大家的稱讚,也讓快門聲響過不停。
 
攝影學會的大家也很遵守規矩,使得整個攝影過程很愉快。
 
當他們需要微調一下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所擺出的姿勢時,就會叫我這個她的家人幫忙。
 


當衣服需要整理時,也會叫我去幫一下,不會直接去觸碰模特兒。
 
我看他們取景,構圖,以及要求的姿勢,也絕無意識不良的成份。
 
這守規守舉的行為,實在是值得稱讚。
 
而對於待在修端的攝影學會的他們感到不太信任的我,多少是感到慚愧了。
 
當攝影活動結束後,我們一行人便返回學校大門,並通知保安先生攝影已結束。
 


在離別前,一位男生把報酬都交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手上去。
 
「數目正確,謝謝你們。」
 
拿到了報酬的小紫露出了非常高興的笑容,而攝影學會的大家也都一樣。
 
「是我們謝謝阿姨妳才對,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幫我們當模特兒啊。」
 
「嘻嘻,總會有的。」
 


「照片處理好後會寄到阿姨家裡去。那麼,再見了,拜拜。」
 
「嗯,拜拜囉。」
 
交換過了話,大家便各走便路,我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便回家去。
 
在回家的途中,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忽然間走到我面前,以倒退走路的方式邊走邊和我說話。
 
「吶,哥哥,你有明白那種感覺嗎?」
 
「感覺?甚麼感覺?」
 
「就是被妹妹超越的感覺。」
 
這種感覺我已經習以為常到麻木的境界了。


 
從小到大,小紫在好多方面的成績都比我要好,除了文藝這方面。
 
只要是關係到書本上的事情,或者要安靜好一段時間的事情,小紫就沒辦法應付。
 
相反,在這些靜態及書本上的事情,我能夠得出的成績是比她來得要去。
 
小紫可以說是「武」,而我可以說是「文」。
 
不過,這個世界上,「武」的事情總是比「文」的多,所以被妹妹超越的感覺我才會因為飽受而感到麻木。
 
對於小紫的說話,我只瞥了她一眼,並沒有回答。
 
小紫偷笑了一下,然後說:
 


「哥哥,你看啊!」
 
這一刻,她把剛才所得的報酬拿出了來,幾張紅色的紙幣就在我面前。
 
這幾張紅色的紙幣,也隨着她的手擺動而擺來擺去,十分挑釁,引人想要犯罪般的搶走。
 
「財不可以露眼,小心收好。」
 
我向小紫作出提點,但她似乎沒有聽進耳中。
 
「哥哥在學校的那些跟同學們作的生意,一個月可以賺多少?」
 
「大概是……」
 
「不用去算囉,我又不是真的想知,我只是想說呀,我花了兩個小時,收入就已經比哥哥在學校『工作』一個月要多呢。」


 
「……………」
 
「算上之前去攝影所得的,我已經可以比得上哥哥『工作』四五個月的所得了。」
 
的確是這樣,小紫只不過是為修端及攝影學會的大家合共當了四個小時的模特兒,所得的報酬已經等同於我在學校跟大家做生意四五個月的所得,甚至更多。
 
是很不公平呢,明明我做的生意比起小紫靠着媽媽的身體去當模特兒要來得辛苦,我的所得應該是和小紫的所得互換才對。
 
然而,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怪現象就是這麼多。
 
一個在火場出生入死的消防員,他的薪金比一個足球員要來得低,單單是這一點已經有夠怪了。
 
「哥哥,你有在聽嗎?」
 


「有,只是我不知道要給個怎樣的反應才對。」
 
「這個時候是要自豪,自豪你有一個這麼棒的妹妹。」
 
「嗯。」
 
我雖然是「嗯」了一聲,但我並沒有感到自豪,這一聲只不過是敷衍了事。
 
對於妹妹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得到這麼可觀的報酬,我是否應該自豪,我對此沒有意見。
 
只不過,我怕因為報酬的事情會令妹妹對於金錢的觀念有所改變。
 
會變得認為錢得來很容易,花錢的時候完全不去思考,也不去理財。
 
會變得認為要得到錢就只要賣弄一下肉體就可以,然後別人就會把錢擠到衣物裡去,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啊!哥哥!等一等。」
 
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走着走着,突然間她就這麼大叫道。
 
在大叫之後,她就跑了開去,向着一旁的便利店跑去。
 
我想要叫她等一等,至少別這樣自己一個跑了開去。
 
但當我想發聲的時候,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已經穿過了自動感應門,進入到便利店去了。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只好在便利店外邊等待她出來。
 
大概過了一兩分鐘左右,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便拿着好幾張收據,從便利店裡步出。
 
「妳買了收據?」
 
「吓?那些是點數卡啊!」
 
「點數卡不是一張張的嗎?」
 
「現在可是換成收據樣式了呢,哥哥太落後了。」
 
對於點數卡現在已經換成收據樣式,我是沒有特別的感覺。
 
不過,我剛才擔心的事情,倒是發生了。
 
「喂,小紫,雖然妳現在是有些錢了,但也不是可以代表妳能夠亂用了。」
 
明明不久前才為了一部線上遊戲當了課金戰士,現在又來當一次。
 
「我可不是亂用啊!我是有需要才買的!」
 
「還不是為了當課金戰士。」
 
「聽我說,聽我說,上次剩下的遊戲點數我花在時裝轉蛋身上,結果竟然是轉出一大堆頻道喇叭,我當然不肯罷休,怎麼可以我花了錢但沒有想要的時裝!所以我要跟它拼過。」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握住雙拳,情緒挺激動的向我解釋。
 
不過我沒有玩線上遊戲,所以我是聽得一頭霧水,我只知道小紫因為有個東西沒有抽到,而還想繼續抽下去。
 
我覺得花錢抽獎是最騙錢的事情了,因為真的有可能花光所有錢都抽不到想要的東西。
 
花錢抽獎,無疑和賭博沒有分別。
 
我怕小紫會沉迷下去,結果把報酬都花光在線上遊戲之上,所以我連忙開口,告誡她。
 
但又在我開口說話的時候,小紫比我搶先一步,說:
 
「呀!我都忘了呢。」
 
話後,她又跑回去便利店裡去,我想叫住她都不能。
 
我只好在便利店門旁再等等她,但我忽然間想到一件事。
 
難道小紫認為買的點數不夠多,所以她要再買多一些,因而回到便利店裡去?
 
這樣可不妙。
 
再這樣下去,小紫的金錢觀念非要變質不可。
 
一思及此,我便踏步出去,決定要勸阻小紫好。
 
然而就在這時,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已經從便利店裡步出來了。
 
「喺,這是哥哥的。」
 
而這一次,她所買的,竟然是一支運動飲品。
 
「我的?」
 
我吃驚,因為目前的情況和我所想的不同,甚至是,小紫這次是買飲品送我。
 
「因為哥哥以前不是在生意賺到錢之後都請我飲的嗎?這次換我請哥哥囉。」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帶着微笑,把一支運動飲品遞給我,而我茫然地接過。
 
「我自己也買了一支啊,哥哥一支,我一支,兄妹套裝。」
 
明明是想要盡一點哥哥的責任,為這個妹妹提醒提點,但這一刻,我卻講不出話來。
 
小紫的這一份心意,都讓我沒能夠氣她。
 
當下我只能夠希望今天的攝影活動是最後的一次,這樣的話,小紫那種無法用語言及文字述說的情,就不會被污染,我實在是如此希望。
 
不過在三天過後,世事並沒有如我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