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否認,小翠給了我一個很好提議。
 
利用紅線巫術把一對男女牽在一起,這樣只會讓他們感到不幸。
 
相反,為他們製造氣氛,以增進兩人的感情,這個方法來得更有效。
 
當然,我並不是要為誰拉紅線。
 
我只是認為並希望肥宅師兄能把他的心意告訴愛恩知道,而不是在體內消化後排出。
 


小翠的說話,使我腦裡打起了個激靈,得到了一個想法。
 
我認為,與期強硬地說服肥宅師兄,讓他把心意傳遞出去。
 
還不如旁敲側擊,在一旁為兩人製造氣氛。
 
只要環境適合,只要氣氛濃郁,只要各種有利於表白的條件齊集,說不定肥宅師兄就有勇氣和衝動把心意告訴愛恩知道。
 
愛恩會不會接受是另一件事,我只希望肥宅師兄的感情,不會被時間消失及磨滅。
 


如果是一個我從不認識的肥宅,我應該不會這麼想要幫助他。
 
但肥宅師兄以前幫助過我很多次,鼓勵和教導,又給了我很多意見,所以我才會想要幫助他。
 
再說,他對愛恩的感情,我認為和一般對愛恩的追求者全然不同。
 
愛恩的追求者,我認為他們都是衝愛恩的身材或樣貌而來。
 
一時的衝動,一時的興趣,甚至是羊群心理。
 


愛恩的前男友就是這一類人,厭倦了,就把愛恩拋棄。
 
可是,肥宅師兄卻完全不同。
 
他對愛恩無條件的付出,陪伴在她的身旁,甘於為驢為馬,只希望能夠幫到愛恩的每一個忙。
 
肥宅師兄雖然對愛恩有意思,但從沒有想過回報。
 
一個親吻,一個親密接觸,甚至交往,這種種的回報肥宅師兄都從沒有想過。
 
如此默默付出的男生,到了最後只能任由感情在體內消化,太可憐了。
 
而我也認為,如果愛恩不知道肥宅師兄的心意,不知道有個男生這樣默默地在她的背後支持她,她也是有點可憐。
 
是為感情這一件事也好,還是為愛恩或肥宅師兄也好,我也希望能做一些事情。


 
那便是為肥宅師兄製造一個好環境,好讓他有衝動和勇氣跟愛恩說出心聲。
 
然而,重點來了。
 
「知易行難啊。」
 
課堂上的我,托着腮子,望着黑板,一臉苦惱。
 
一旁的人以為我是為黑板上的一連串英語而苦惱,但其實我是為要如何製造出良好氣氛而感到煩惱。
 
先不說怎樣的氣氛才會有人有種衝動想要表白,我到底又要利用甚麼去製造出一個機會呢?
 
我手上根本沒有資源去製造氣氛呀!
 


無論是在海灘放佈置蠟燭排成心形圖案的時間,還是讓他們到海邊吃牛排嚐紅酒看日落的金錢,我一律沒有。
 
「好,我宣佈行動失敗。」
 
我自言自語地說。
 
「嗯?天從,那個,甚麼行動失敗?」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聽到我的說話,馬上就來了反應。
 
而我,像是反射性般,一時不小心,口快快的說:
 
「表白行動。」
 
「啊!表白行動!天從終於要和小翠表白了嗎?媽媽好感動的說,愛終於化解了恨仇啊。」


 
坐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開始墮入她的幻想世界中,在那裡一切都是愛和美好。
 
我無法想像那是個怎樣的世界,我也不敢去想像。
 
特別是我和小翠是戀人的身份活在那個世界中………噁!!
 
「天從,那個,媽媽會全力支持你的,有沒有媽媽可以幫到忙的地方啊!」
 
她非常興奮,就像是我真的要向女孩子表白心意的一樣。
 
真想告訴她知道,要表白心意的人並不是我,而是與我同一個社團的肥宅師兄。
 
但肥宅師兄警告過我,叫我不要跟任個人說起他對愛恩的感情。
 


我家媽媽是個標準的少女派,如果被她知道了這件事,我認為她決定會參上一腳,要和我一起為肥宅師兄努力,甚至會找好多人幫忙。
 
到時,肥宅師兄心裡的秘密就會傳通天下,而我將會受到文人的酷刑及報復。
 
所以,我是不會跟她說要表白的是另有其人。
 
不過我可以借這個機會,將錯就錯,問問些事情。
 
「那麼,媽媽,當時爸爸是怎麼跟妳表白的?」
 
我壓低聲線提問,以免附近的同學產生奇怪的任何誤會。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聽到了我的提問,臉頰就泛起桃紅,被稱為「幸福」的表情就流露在她的臉上。
 
到底爸爸當時是怎樣向媽媽表白,直到今天的所有課堂結束,我都得不到答案。
 
猶如今天老師講的英文問題題目,根本想不到答案。
 
因為媽媽只是全程露出甜蜜蜜的笑容,摸着紅卜卜的臉頰,保持着幸福的笑容,完全沉浸在過去的甜蜜時光中,都不理會我。
 
對於父母的戀愛史,孩子們應該都挺有興趣的,我也是一樣。
 
但目前,還是先不要多過問好,因為重點不在這裡。
 
現在的重點是,我要怎樣才能製造出一個良好氣氛?而這個良好氣氛到底又是怎麼樣的?而且是在我非常有限的資源和時間下。
 
而答案隨着時間下課鐘聲響起,從而浮現在我腦裡。
 
「沒有。」
 
我用自己的嘴巴說出下課鐘聲所帶給我的答案。
 
是啊,實在是沒有既不用花錢,也不用花時間,都能夠製造出來適合表白的良好氣氛,更是由第三者來製造。
 
我的想要採取的行動宣佈失敗,這是因為資源和時間不足的原因。
 
如果我能夠得到某個富豪的幫助,那麼我就能行動了,可惜這種事不會發生。
 
「唉。」
 
老師宣佈下課,並離開課室。
 
各個同學滿臉歡樂地收拾着課本和文具等東西,準備離去,唯獨我的表情和大家不一樣。
 
田居社長的女粉絲很快就會衝進來,所以大家都不久留在課室,以免之後被困於課室內。
 
坐在我斜後方的小翠,收拾好東西就立即離開。
 
她從我身旁經過,還很可惡地刻意撞了我一下,更投來了「豬哥啊」的惡作劇笑容。
 
我實在是想要扯住她的雙馬尾螺旋卷,好好教訓這囂張極了的妖女。
 
不過我頓時在想,小翠在我的行動中,能不能幫得上忙呢?
 
似乎不行。
 
她和我一樣沒那麼多時間去搞甚麼氣氛;即使她出道成為了作家,賺到了些錢,但也不會用在這種地方上。
 
「果然到了最後只能跟肥宅師兄對話嗎?」
 
我自問,並同時點頭自答。
 
不過,說起來,有一件事我有點在意。
 
那便是小翠這妖女竟然會給我提議,畢竟我是和她水火不容,不共戴天。
 
而且,這次她給我的提議,又並非我要求她給我。
 
應該說,在課堂上靠着紙飛機的對話,是她主動開始。
 
當下我在想,那妖女該不會是因為聽到我「唉」了幾聲,而想要看看有甚麼事能幫得上我忙吧?
 
嗯………
 
怎麼可能!那妖女不會有那麼好心!
 
「嗯嗯。」
 
我點頭肯定自的想法。
 
「啊,天從,我們剛剛聊到那裡去了呢?」
 
「媽媽,妳回過神來了。」
 
「呃?我剛剛失神了嗎?有沒有錯過甚麼。」
 
「有,妳錯過了孫子出生的一刻。」
 
「怎麼會!?我神失了這麼久?」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信以為真,看到她一臉不樂的表情,我忍不住就因為這個媽媽的糊里糊塗而笑了。
 
笑過了後,我才跟她說我只是在開玩笑,她的心情才恢復過來。
 
不過,媽媽也回想得太過分神了,完全沒有留意到四周在發生甚麼事。
 
爸爸當時向媽媽表白的一刻,真的有那麼甜蜜嗎?
 
我實在是想像不到。
 
不過,我想。
 
能夠把心意大聲說出口的爸爸,當時隨了緊張之外,應該還覺得很高興。
 
因為他是把心聲說出來,除了被媽媽接受之外,就沒有其他事情比得上說出心裡話。
 
感情的傳遞,實在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