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火車的警鐘聲響起在耳邊,而我心中的警鐘聲也在我腦內響起。
 
消防員到場後立即拉起封鎖線,而我也立即拉起我的視線,再一次在人群中尋找小翠的身影。
 
沒有,沒有,沒有。
 
就算我再尋找一次,或者兩次,甚至三次,都尋不着小翠的身影。
 
小翠她沒有逃出來!?她還在火場裡!?
 


難道她,想要尋死?
 
對於小翠來說,她是一個寫作天才,從來沒有遇過失敗,更不要說作品被評到一文不值的時刻。
 
而今天,她遇到了,自尊心受到嚴到的傷害。
 
一時的打擊,使她萌生出自尋短見的念頭。
 
一面天堂,一面地獄,有些事情只要錯誤地往一個方向去想,就會走上不歸路,有些人失戀後尋死就是這個原因。
 


「小翠!!!」
 
當下,消防員開始行動起來,架起雲梯,接起水管,進行滅火工作。
 
而我,也開始了行動,像箭射出去的一樣,越過了封鎖線,返回去香江文創總社那裡去。
 
「天從!你在做甚麼啊!!」
 
「哥哥!回來呀!」
 


「天從!!」
 
家人們的尖叫聲響起,但迴響過不停的消防車警鐘聲,瞬間就把他們的聲音蓋過去。
 
應該是有幾位消防員把他們擋住,不讓他們越過封鎖線,所以他們沒有辦法把我抓回去。
 
而我相信,有一位消防員應該在衝過來把我抓回去。
 
我不能被抓住,我要去小翠那裡。
 
等到消防員行動去救人,一切都已經太遲。
 
我隨手拿起一支滅火器,然後向前衝,沿着逃走時所走的逃生通道折返回去。
 
逃生通道的防煙門效果相當良好,逃生通道裡幾乎沒有煙霧,視線相當好。


 
但是,越往上走,煙霧的濃度就越來越高,氣溫也越來越高。
 
當到達起火的樓層,溫度就已經變得很不正常,非常地熱,而且在防煙門的另一面,已經是煙霧瀰漫。
 
我知道前邊很危險,在防煙門的另一面是一個充滿了死亡危險的世界。
 
那裡不是小說世界,不是遊戲世界,我會受傷,我會死亡。
 
我沒辦法書寫即將面對的世界,我沒辦法復活,如果我死了,我就是死了。
 
而小翠也是一樣。
 
一思及此,我二話不說,立即把自己的沾了汗水的內衣脫下來,當作口罩使用。
 


接下來,心裡默數三聲,並請求每個地方的神明保佑我,然後我抱起滅火器,打開了防煙門,繼續前進。
 
「咳咳咳!!」
 
可惡,剛踏過了防煙門,就立即被嗆到,這濃烈的氣體不是在講玩的。
 
我努力忍耐,同時繼續前進。
 
沿着路走,很快就來到了發佈會場,這裡經過火焰的洗禮,已經不是作者之間的戰場,而是一個地獄展覽會。
 
這刻我解開了滅火器的安全鎖,對着失控的火焰進行攻擊,打開了地獄的大門。
 
還好我平時有專心聽講座,知道這東西的用法,不然就得物無所用,這就是文弱書生的優點,文弱書生擁有着代表力量的智識啊!
 
地獄大門的火焰,我用了大半個滅火器才使它減弱到我可以通行的程度。


 
捉準時機,我跳過火焰,真正的踏入地獄之中。
 
當下,我一邊把仿似有意識一樣向我襲擊過來的火焰利用滅火器撲滅,並一邊大聲喊叫:
 
「小翠!巫小翠!妳在那裡啊!!」
 
火焰繼續狂亂地襲向我,我繼續奮戰,也繼續大叫:
 
「巫小翠!妖女!妳這傢伙到底在那裡啊!」
 
沒有回應,我沒有聽到小翠的聲音。
 
是她根本不在這裡?還是她暈倒了?甚至已經……
 


我不敢想下去,我只繼續努力在火焰地獄裡尋找小翠,同時對抗襲來的火焰。
 
當我用盡了滅火器的泡沫並讓火焰對我放尊重些後,我就得到了一點空檔時間好讓我用視覺找尋小翠。
 
最終,我找到了她,我看到她就在會場的最深處,也即是火燒中的講台上。
 
她坐在講台上,雙手抱着膝,就坐在那裡哭泣。
 
火焰沒有靠近她,應該是說,有一道力場在保護她,似乎是小翠的自我保護意識在自行使出巫術魔法保護自己。
 
但我知道,小翠每當使用巫術魔法,體力就會減弱。
 
如果她持續下去使用持續性的巫術魔法,她是有支撐不住的一刻,到時候火焰就會把她吞噬。
 
是怎樣我不知道啦,總之小翠現在是安全,完整無缺的,我就安心了不少。
 
「小翠!過來我這裡!小翠!」
 
我大叫,但是小翠沒有反應,她繼續呆坐那裡哭泣。
 
傷心的感情,失落的感情,欲絕的感情,使她只看到死亡,看不到我,也聽不見我的聲音。
 
我得要到她身邊,只有這樣她才會見到我,而不是死亡。
 
「巫小翠!!」
 
我把滅火器向着小翠坐着的講台附近的火焰拋過去,就像是要對火焰作出警告,叫它們別靠近我。
 
火焰被我拋來的滅火器嚇到,暫時退後了幾步,給我讓出了空間,讓我可以奔走。
 
然後,我仿佛是動作演員一樣,跨過在地上亂竄的火線,閃過吐向我的火舌,飛撲到小翠的身邊去。
 
這真的是一個飛撲,我整張臉都貼到地上去,還把我自己的眼鏡撞爛了,就連我的內衣口罩也都飛脫,落入火海中。
 
眼鏡爛了,我沒辦法繼續使用,只好拋開這垃圾。
 
眼前一片矇矓,但我可以清楚地見到小翠,清楚地看到依然只看到死亡的小翠。
 
下一刻,我抓住她的肩,搖動她的身體,才看到她多少是清醒了一下,然後我咆哮地說:
 
「小翠!妳在發甚麼神經病!快跑!」
 
「你回來做甚麼……?」
 
「回來做甚麼?當然是為了救妳!」
 
「為什麼要救我啊!?」
 
「妳還在問這種廢話啊,快跟我走!」
 
「我還能走到那裡去?我已經失去了一切,難道你沒看到嗎?」
 
「說甚麼傻話啊妳。」
 
「我失去了婆婆,工作搶走了我爸媽,就連我的創作也都失去……」
 
小翠的情緒又開始控制,沒有加控過的巫術魔法開始狂亂起來,就像她自己的思緒一樣。
 
「這場對決,是你贏了,你滿意了嗎?我和你已經再沒有關係了,在我身邊一切都沒有了,我去到那裡都一樣是甚麼都沒有啊!沒有家人,沒有朋友,到最後只剩下我自己!還不如就這樣死了更好!」
 
「妳是瘋了是不是!」
 
「別管我!我和你再也沒有關係!你回來救我也只不過是因為我還未幫你家人恢復身體,我告訴你,只我要死了,她們的身體會自己恢復的呀,你不用救我,讓我死了就可以!」
 
原來,只要小翠死了,她所施放的各種巫術魔法,就會自動解除。
 
被變動過的東西,就會自動恢復原位。
 
早知道會這樣,我就直接請個殺手,把她的小命取了,這樣就不會生出各種麻煩事。
 
既然現在知道了,我也沒有理由把小翠救出去。
 
反正,她死了,媽媽和小紫就會恢復過來。
 
她是生也好,她是死也好,已經沒有關係了。
 
…………………
 
是這樣嗎?羅天從,你心裡真的這樣認為嗎?
 
在妳眼前這一個女孩,是生是死都沒有關係了嗎?
 
你辛苦地跑回來這裡,只是因為眼前這個女孩是能夠恢復你媽媽和妹妹身體的關鍵嗎?
 
不,羅天從,你其實很清楚,你回到這裡,並不是只有這個原因。
 
就算這個女孩不是關鍵,你還是會跑回到這裡來。
 
而你,很清楚,另一個原因是甚麼。
 
你沒有辦法不承認,因為你已經知道答案,那一個使你跑回來的原因。
 
你只不過是從來不肯承認,不願意正視,不願意面對而已。
 
就像明悕對你所說的一樣,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心吧,羅天從。
 
也就像你自己所說的一樣,把心底裡的心聲,全部都說出來,讓對方知道。
 
「巫小翠-------
 
-------我愛妳!!」
 
話聲落下,我就吻小翠的嘴唇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