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翠事件的背後,其實是一件挺叫人感嘆的事情。
 
這件事的成因,主要是因為一份孤獨的情緒。
 
小翠的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要從北方來到南方這裡工作。
 
因為小翠是巫女世家的分支,不是宗親,所以可以拜託照顧小翠的遠房親戚可以說是沒有。
 
而唯一的近親,也即是小翠的外婆,早就已經離世。
 


在沒有人親戚可以照顧小翠的情況之下,小翠必須要跟隨父母一同從北方來到南方。
 
自小就在北方長大的小翠,對於北方的一切都非常熟識。
 
例如她住的城市,她家附近的小路,還有就讀的學校,以及同班同學。
 
但是,對於南方的一切,小翠幾乎是不懂。
 
無論是人或者事,或者物。
 


遠離了自己熟識的世界,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讓小翠覺得非常孤獨,這裡沒有任個人事物是她認識的。
 
小翠不是還有爸媽在陪她嗎?怎麼可能還會覺得孤獨?
 
沒錯,小翠是有爸媽,可是她卻沒有我那麼幸運。
 
小翠的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長期不在小翠的身邊,無法陪伴她。
 
面對陌生的地方,面對陌生的事物,在父母不能陪伴在身邊的小翠,倍感孤獨。
 


唯一可以讓小翠安心的事物,其實就只剩下她外婆的那個音樂盒。
 
所以當我搶走她的音樂盒時,她才會想殺掉我。
 
這一份孤獨,讓小翠開始自我保護起來,抵抗外來的一切,包括她想要認識的新朋友。
 
正因為這樣,當開學的第一天,她就因為孤獨帶起的自我保護意識,害她成為了班上的怪胎。
 
沒有人願意接近她,沒有人願意理會她,沒有人願意再和她講一句說話。
 
她在當時就立即被孤立了起來。
 
在班上被孤立,使小翠更加難受,使她的孤獨感更加強烈。
 
而更強烈的孤獨感,就使她的自我保護意識更強,然後就更被孤立,最後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到最後,孤獨被惡化到成了另一種感情。
 
憎恨和嫉妒。
 
就在我的身上,小翠看到了她一直夢寐以求的東西的其中一個,就是家庭溫暖。
 
我有一個能夠與我無所不談的妹妹,也有一個溫柔善良的媽媽,還有一個支撐起整個家的爸爸。
 
沒有家庭溫暖的小翠,只能夠看着她想到的事情,發生在她身外。
 
她只能夠看着我和我的家人笑着聊着,而不能和她自己的父母在一起笑一起聊天。
 
惡化後成了憎恨和嫉妒的孤獨感,讓小翠的思想走入了胡同行。
 


就好像女朋友被男朋友拋棄後出於「我得不到幸福,你也不可以得到」的這個想法,小翠開始計劃要破壞我的幸福,使我陷入痛苦和煩惱中去。
 
她要為媽媽和小紫進行身體調換。
 
就在那一天,她實行了計劃,而計劃也非常成功。
 
無論是身體調換這一件事情,還是要破壞我的幸福這一件事。
 
小翠的計劃取得成功,但是,小翠本性並不壞,她破壞我的幸福,其實就像小孩子的惡作劇。
 
她打算大概再讓這個情況持續一個月左右,就為媽媽和小紫解除巫術魔法,恢復她們原來的身體。
 
可惜的是,當時發生了一件事情,使得小翠這個想法退去。
 
沒錯,就是我向她作出小說創作挑戰的事情。


 

  • 是第一次,是來到南方的第一次,有一個傻瓜主動接近小翠,甚至要和她玩對決。

 
一直覺得很孤獨的小翠,終於被我這個傻瓜理睬,終於有一個人願意接近她。
 
不喜歡孤獨的小翠,當然不會放過機會,一直把我這個傻瓜留在她身邊,陪她玩。
 
結果,小翠一直不為我媽媽和妹妹恢復身體,就是為了把我留在她的身邊。
 
而在巫小翠事件的最後,她真的把我留在她的身邊了。
 
或者說,是我們兩個走在一起了。
 
「呼………」
 


鬆一口氣的聲音發出,巫術魔法再一次施放完成。
 
不過為我們施放巫術魔法的人,並不是小翠,而是小翠的媽媽。
 
在香江文創火災當日,因為我和小翠在火場裡走出來,為了確保我們的安全,兩人都被強制送到醫院渡過一晚。
 
而因為要入院,所以也通知了小翠的父母。
 
雖然工作很忙,但是知道自己的女兒入院了,小翠的父母也紛紛趕過來,從這點來看,小翠和我一樣其實都有很愛自己的父母。
 
結果,同樣是巫女的小翠媽媽,就發現了小翠的「傑作」,知道了我媽媽和妹妹的身體被調換一事。
 
到最後,在翌日離開醫院,我們就在小翠家裡,讓小翠的媽媽為我們恢復原來的身體。
 
「覺得怎樣,還好嗎?」
 
和小翠樣子非常相像的小翠媽向媽媽和小紫問道。
 
巫術魔法是施放完了,我和爸爸都屏住了氣息,等待着媽媽和小紫給反應。
 
「啊!!!!」
 
然後是一聲尖叫,這聲尖叫是來自小紫的身體。
 
「搞為什麼鬼!為什麼我的身體會重了這麼多!?媽媽妳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我的身體啊!!」
 
接下來是另一聲尖叫,這聲尖叫是來自媽媽的身體。
 
「怎麼會的啊!皮膚差了這麼多!媽媽我不是說過臉膜每天都要用的嗎,小紫太過份了,嗚嗚嗚。」
 
不必多說,從她們兩位的話談吐,我和爸爸已經分辨到誰是誰了。
 
當下,我和爸爸都倒靠在沙發上,感覺是放下了心頭大石了。
 
「身體恢復過來了,實在太好。」
 
我擦着自己汗水滿佈的額頭,輕聲說着。
 
「哥哥!你摸摸看,我手臂的脂肪是不是變多了啊!」
 
「老公,終於可以和老公擁抱啦!」
 
看到巫小翠事件正式結束,我們一家人都高興萬分,高興得忘記了這是別人的家,因而發出吵鬧的叫聲。
 
不過,小翠的父母並沒有介意,讓我們繼續高興下去。
 
然而,在高興過後,就是處罰時間,小翠媽說:
 
「巫小翠,妳知不知道自己很過份,妳竟然胡亂用巫術去影響別人家的生活啊!」
 
每個媽媽在罵人的時候,都是特別恐怖,恐怖到我們這邊高興的氣氛都飛走。
 
被媽媽痛罵着的小翠,不敢回答任何一句,只是低着頭。
 
雖然小翠的媽媽正在痛罵她,但是,面對痛罵的人,並不只有小翠。
 
我握住小翠的手,手指扣住手指,和她一起面對痛罵。
 
讓小翠知道,她並不是一個,她並不孤獨。
 
因為有我和她在一起。
 
不知道罵了多久,小翠的媽媽大概是口乾的問題,就沒有再罵了。
 
但是,訓話痛罵可是一場車輪戰,媽媽罵完就換爸爸上。
 
爸爸的訓話痛罵,相信是最恐怖的。
 
從小翠害怕得緊緊地扣住我的手指,我就知道在她心裡是多麼的害怕。
 
雖然我沒辦法開口跟她爸爸說,請她不要罵小翠太過狠,但我還是可以陪伴在小翠身邊。
 
所以我緊緊地扣回了去,用扣回去的力量告訴小翠知道「我就在妳身邊」。
 
而終於,小翠的爸爸開口說話了,說:
 
「巫小翠。」
 
「嗚………」
 
「雖然這次的事件已經完滿解決,死罪是可以免,但活罪就不能饒。」
 
希望不會是打八十大板吧。
 
希望不會是被困在黑房吧。
 
希望不會是甚麼酷刑吧。
 
我心裡為小翠祈求,而在我身邊的小翠,已經做好了無論是任何的懲罰她都會接受的心理準備。
 
然後,她爸爸的惡相突然消失,突然間在臉上露出了笑容,說:
 
「妳的懲罰就是,要好好跟妳男朋友待在一起,不可以離開他,懂嗎?」
 
「喺!」
 
小翠用力回應,同時心裡一陣喜悅。
 
而我就是覺得很害羞,因為被稱為「男朋友」了嘛,看來我是被小翠的爸爸認同了?
 
我們現在這個樣子,算是已經見過雙方的家長了嗎?
 
呃?我已經被小翠的爸媽認同了是她們女兒的男朋友了?
 
「果然愛就是很厲害,能夠化解恨仇耶,媽媽我開始期待抱孫的一天呢。」
 
「唉,我早就說哥哥其實喜歡了巫小翠啦,他就是死也不承認,看來以後要改稱巫小翠為嫂嫂了。」
 
「男孫的話,名字我已經想好了,女孫的話……」
 
「爸爸!媽媽!小紫!你們不要太誇張啊!」
 
真是被氣壞了,我和小翠明明才剛開始,他們就已經講到談婚論嫁的那裡去。
 
不過,大家開心就好,我又不太在意。
 
總之,以孤獨作為開始,然後以愛作為結束。
 
巫小翠事件完滿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