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巫小翠所搞出來的事,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被調換,在回到家裡後,我累透的坐在沙發上,如同剛剛競賽完。
 
今天晚餐沒有吃住家飯,因為發生了這種荒謬的事,所以晚飯沒有人有心情煮。
 
因此,我們叫了外賣,吃了附近餐廳送到的外賣飯盒。
 
不知道是不是又因為那種荒謬的事,大家都沒有食欲,每個飯盒吃了幾口就沒再吃。
 
雖然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調換並不會發生甚麼生命危險,但我們還是希望這一切都恢復過來。
 


媽媽就像以前一樣是媽媽,小紫就像以前一樣是小紫,沒有調換身體。
 
隨便地吃過晚飯後,為了解決眼前的問題,破解咒術,爸爸展開了家庭會議。
 
在開家庭會議之前,我先向爸爸講解這一切的來龍去脈。
 
巫小翠是誰,她對我的憎恨,在我離開洗手間之後事情發生的經過,這些事我全盤托出的告訴了爸爸。
 
「根據天從所說,讓媽媽和小紫恢復正常的方法只有兩個。」
 


爸爸像是會議主持人般率先開口說道。
 
第一個方法,解鈴還須繫鈴人,我們要讓巫小翠再次施法,那就能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再調換,恢復正常。
 
「而第二個方法,就是由天從對媽媽和小紫其中一個做……咳嗯。」
 
關於第二個方法,爸爸似乎連說出口都覺得不道德,所以就咳了咳以帶過。
 
第二個方法雖然可以由我去做,但這實在是太不道德,所以根本不能做。
 


「第二個方法是絕對不可以,所以現今方法就只有一個,就是由巫小翠她重新施法。」
 
我為爸爸補充說道。
 
「可是,讓那個女孩會幫我們恢復原狀嗎?」
 
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豎起一根手指按着臉頰歪頭思考着。
 
以我和巫小翠的關係,她根本不會幫忙,她可是始作俑者,罪魁禍首。
 
「這個巫小翠,看來不給一點教訓她是不會乖的!」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很是生氣地叫道,她的雙手都握成拳,一整個人散發出火藥味。
 
她們兩個人各自做出的動作,都令我和爸爸一時呆了。


 
並不是她們的動作看起來很怪,而是我和爸爸從來未見過。
 
平時活潑好動,像是個男孩子一樣粗魯的小紫(身體),現在竟然擺出了很少女化的思考動作。
 
平時賢良淑德又很溫柔的媽媽(身體),現在竟然擺出了個想要狠狠揍人的動作。
 
這種外表與行為不對稱的反差情況,就讓我和爸爸覺得很驚訝,不過又有點新鮮感,未嘗是件壞事。
 
「或者,那個叫巫小翠的女孩其實只是騙我們而已?」
 
爸爸托着下巴,一邊思考一邊向我們說道:
 
「或許巫小翠這個女孩,是通過催眠而達到目的,所謂的巫術只不過是騙人。」
 


聽到爸爸這麼說,我們都覺得是有可能。
 
我聽說過,催眠是直接向潛意識發出訊息的,小紫在潛意識中變成了媽媽,媽媽在潛意識中變成了小紫。
 
可能就是這樣,她們兩個在醒來自後交換了身份。
 
「可是,爸爸,我是親眼見着巫小翠施法的。」
 
我馬上這麼回答道。
 
若果巫小翠只用催眠的方法來影響媽媽和小紫,那媽媽和小紫當時浮在半空中、光芒刻出靈魂模樣、隱形的牆、綁在媽媽和小紫身上的光線……這等等的事又如何解釋?
 
難道我又被巫小翠催眠了,以致我看到了古怪的影像?
 
這是一個可能,但媽媽和小紫當時都親眼看到巫小翠在施法,難道我們三個又被同一個方法催眠了?


 
「哥哥說得沒錯,我也是親眼看着那傢似是在施法的啊!」
 
「雖然我不知道那女孩是不是在施法,但我就是看到怪怪的東西。」
 
身為當時人的媽媽和小紫也是這麼說道。
 
爸爸此時低頭沉思了一下,然後就明白到催眠之論並不正確。
 
假若巫小翠要進行靈魂調換的催眠,她大可以正常地實行,不必花時間搞東搞西,弄得疑神疑鬼,這太大費周章了。
 
「既然這麼說,難道她真的是個巫女,向媽媽和小紫施放法術了嗎?」
 
「爸爸,當時巫小翠那傢伙已經自己說過這一點了。」
 


巫小翠沒有騙我們,她真的是個巫女,也對媽媽和小紫施法了。
 
實在太荒謬了,甚麼巫女的,以為這是個小說世界嗎?
 
這實在是叫人無法相信,但是事實卻擺在眼前,無法叫人不去相信。
 
確認過巫小翠真的是個巫女後,我們又回到問題的起點-------如何解決問題。
 
先前提出的兩個方法確認過是行不通,想要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只能找第三第四個答案。
 
為了找出新的解決辦法,爸爸拿出了紙和筆,叫我們把想到的方法都寫出來。
 
寫出來的方法先別管行不行,總之想到就寫,畢竟現在是最需要方法的時候。
 
小紫寫上了「給那傢伙點教訓,好讓她為我們恢復原狀」。
 
這是方法,但不是好方法,再者這個方法是犯法的,所以立即被否決。
 
媽媽寫上了「是不是可以跟那女孩的爸爸媽媽商談一下呢」。
 
這是一個好方法,爸爸很是贊成,與家長商談現在的情況,總比暴力來得好。
 
巫小翠是巫女,那她的父母應該也有巫術的力量,找她家的父母商談是好辦法。
 
媽媽就是這麼溫柔,人就是這麼好,想到去商談,完全是媽媽的風格。
 
但小紫卻說,如果巫小翠的父母是怪獸家長,那麼這次可能是全家一起被調換靈魂,甚至更慘。
 
媽媽的提議雖然好,但我更贊成小紫的說法。
 
要是商談後出現了更可怕的結果,那就糟了,為免有個萬一,媽媽的提議還是被否決。
 
而我則寫上「找其他巫師之類的人幫忙」。
 
既然現在小說中的情節都跑出來,那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小說裡的情節去為媽媽和小紫恢復原狀。
 
巫小翠雖然是天才女孩,這麼年輕就能施放到靈魂調換的巫術,但始終沒有可能敵得過其他大巫師。
 
只要找到這些大巫師幫忙,施在媽媽和小紫身上的巫術一定可以被破解。
 
聽到我這個提議,大家都表示贊同,不過小紫立即提出了一個核心的問題,那就是「大巫師在那裡?」。
 
一瞬間我啞口無言,然後自行把提議否決。
 
最後是爸爸,爸爸寫上了與我類似的答案「看醫生」。
 
沒有看到巫小翠施法的爸爸,依然懷疑巫小翠是用巫術以外的方法把媽媽和小紫的靈魂調換。
 
爸爸是成年人,也見過了多年世面,認為這種非科學的事不可信,所以他才會提出看醫生的提議。
 
人體奇妙的地方實在太多,醫生對這方面比我們專業,或許醫生可以幫到我們。
 
我是覺得醫生沒可能幫到忙,畢竟巫術這種小說情節的事物都用上了,醫生又怎可能「醫治」得了,除非是巫醫吧。
 
不過,爸爸提出的提議,是最可行而且又最安全的提議。
 
在沒有其他可行的方法之下,我們只好實在爸爸提出的提議。
 
明天是星期日,能讓我們有時間去找醫生,實在是件好事。
 
之後我們再討論出幾個提議,不過都因為不可實行而被否決。
 
最後,家庭會議直到十一時半結束,而目前只有「看醫生」這個方案可以實行。
 
「啊嗯~~」
 
會議結束,這一天發生了太多事,所以大家都很疲倦,很想立即就上床睡。
 
就在這時,爸爸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到底今晚我要跟擁有老婆身體的女兒睡,還是跟擁有女兒身體的老婆睡?」
 
問題被提出,媽媽和小紫頓時面面相覷。
 
「我…我才不要跟爸爸睡啦,爸爸的鼻寒聲超吵。」
 
「這樣啊,那就依舊由我來跟爸爸睡好了。」
 
「媽媽,我才不想自己的身體跟爸爸睡,萬一爸爸在晚上摸手摸腳……」
 
「這樣啊…那怎麼辦好呢?」
 
爸爸一時間被氣得在太陽穴浮現出青筋,並半瞇起雙眼,不知向那邊投去了個「妳把我當獸父了嗎?」的不滿眼神。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不想跟爸爸睡,小紫又不想自己的身體跟爸爸睡,面對這進退兩難的情況,爸爸只好說:
 
「行了,天從你跟我一起睡,媽媽睡你房吧。」
 
「爸爸,怎可以!兩父子這樣睡,太基情了。」
 
「你沒有選擇權。」
 
「不!!!!!!!!!!!」
 
說着,我就已經被爸爸拖進睡房中,兩父子就這樣一起睡。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回到自己的床上去睡,而有着小紫身體的媽媽則睡我的房間。
 
媽媽和小紫靈魂被調換後的身一晚,就這樣渡過,這簡直是惡夢的開始。
 
……不……惡夢已經發生了。
 
「呼~嚕~呼~嚕~呼~嚕~」
 
「這麼吵叫我怎睡了……嗚嗚。」
 
「呼~嚕~呼~嚕~呼~嚕~」
 
「爸爸,那個地方…不可以摸啊~~!」




(Part 1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