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我和肥宅師兄交換了手提電話號碼,方便日後聯絡。
 
肥宅師兄告訴我,愛恩社長原來是有設寫小說的時限給我,而限時為十四日,而且是由我與愛恩社長見面的一日開始計時。
 
也即是說,由那一天開始,我已經浪費了兩日的時光。
 
肥宅師兄說,如果等到下週再與我約時間交談,對於連小說故事大概都沒有的我,又會是浪費多兩日的時間。
 
本來已經是浪費了兩日時間,而又再浪費多兩日,就變成了四日。
 


浪費四日時間,對於限期只有十四日的我,實在是一個嚴重極了的浪費。
 
肥宅師兄為了幫我爭取時間,助我完成那部小說,於是邀約我明天與他見個面。
 
當晚,我回到家後,就以傳短訊的方式跟肥宅師兄聯絡,相討關於明天邀約的細節。
 
說是相討其實卻不像是,因為時間和地點都是肥宅師兄單方面提出,我沒有異議。
 
決定好時間和地點後,我就洗洗澡,幫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收拾爛攤子,然後就到爸爸的房間去睡覺。
 


爸爸的床總算是習慣了,但是爸爸睡覺時的「呼嚕呼嚕」聲,我依然是習慣不了。
 
之前的好幾日,他因為北上尋找可以幫媽媽和小紫解除巫咒的高人而不在家中,那幾天我實在是好睡。
 
而現在他回來了,我都不禁嘆氣。
 
真希望媽媽和小紫早日能恢復原來的身體,那麼我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床上睡了。
 
爸爸就在我旁邊發出「呼嚕呼嘈」的鼾聲,唯有媽媽才能在他身旁睡得了,我實在受不住。
 


暫時沒辦法入睡的我,想了想關於自己要寫的那部小說的事情,也整理一下關於「小寫會」的事情。
 
「小寫會」,也即是「小說寫作同好會」,是一個結集了喜歡寫小說的學生們的一個社團。
 
它並沒有自己的一個活動室,而根據我觀察,社團成員通常都會在戲劇社聚集,戲劇社似乎分租了空間給「小寫會」。
 
社團的社長叫施愛恩,是一個冷酷豔麗的女王,氣勢強得令每個男生都要跪在她裙下。
 
要加入社團,就要得到這位女王的認可。
 
要是加入者帶着不純動機而加入社團,就注定要被她揮出門外。
 
所謂的不純動機就是指「並非為了寫小說或寫作而是另有其他目的」,例如交女友,貪玩,為求學分等等。
 
這位社長每日四點就會準時離開社團,不知到何處去。


 
她有位青梅竹馬,名叫吳承澤,也即是肥宅師兄,除此之外關於她的一切都是個迷。
 
肥宅師兄是個很隨和友善的人,也很樂於助人。
 
於「小寫會」的地位並不清楚,但他好像是經常出入在愛恩社長身邊,就似是個秘書,相信地位不會低,難道是副社長?
 
對於「小寫會」、肥宅師兄、愛恩社長,目前所知道的是那麼多。
 
我打算明天跟肥宅師兄見面時,問問他關於「小寫會」的各種事情。
 
整理好一些亂七八糟的人際資料後,我想了一會關於小說的事情,然後不知不覺就睡着了。
 
時間來到了星期六。
 


約了肥宅師兄見面的我,在大約下午三時左右出門。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對於我竟然有人邀約感到十分好奇,她很想知道到底是誰會約我,或者說她奇怪我竟然有朋友。
 
「哥哥,你不會真的是和巫小翠在交往吧?」
 
「咳!咳!咳!怎樣會說到她的。」
 
「高招呢,哥哥,讓巫小翠當女朋友,這樣她就得要為我和媽媽解咒囉,而哥哥也可以交到女友,一舉兩得耶。」
 
「誰會喜歡那種女生!」
 
「嘿嘿,傲嬌哥哥萌不起。」
 
「我不傲嬌。」


 
小紫就雙手插着腰一臉惡作劇的戲弄我,我沒她那麼好氣,說了句「我出門了後」就奪門走了。
 
我和肥宅師兄相約了在香江城人潮最多的地方「汪角」集合。
 
我乘坐了「趕鐵」,越是往汪角站去,車箱就越是擠迫,迫得讓我喘不過氣來。
 
人潮太多的地方我不是太喜歡去,就是不想跟人群迫在一起,要不是和肥宅師兄有約,我才不會去汪角。
 
地鐵駛至汪角站,下了車後就前往指定的地點跟肥宅師兄匯合。
 
「嗨,天從,這邊的。」
 
才剛出了地鐵站,一個胖乎乎的男生就在購物商場門前對我招手。
 


要不是那個人是肥宅師兄,我還以為是那些售貨員,打算少理了。
 
肥宅師兄一身宅裝,格子外套裡有一件寫了「面對宅,接受宅,處理宅,放下宅」的上衣,而下身則穿了厚身的牛仔褲。
 
我走了過去,跟肥宅師兄打了個招呼。
 
「天從吃過了午飯沒的?」
 
「午飯是吃過了。」
 
午飯是由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煮的,就別說有多難吃了。
 
「下午茶的呢?」
 
「下午茶倒沒有,而且自己也沒有下午茶的習慣。」
 
「呵呵,那今天就要來下午茶的。」
 
話畢,肥宅師兄就獨自向前走了,還未搞清楚他想要去那裡的我,也只好跟上。
 
我跟隨着他的腳步,走了不一會後,我們就來到了樓上咖啡廳。
 
雖然我不知道這間樓上咖啡廳的咖啡水準有沒有星巴克的級數,但論特色的話,絕對比星巴克有特色,因為…………
 
「歡迎回來,主人。」


 
因為這是一間女僕咖啡廳。
 
我暗自抱怨為什麼會來到這種地方,而肥宅師兄則紅着臉,開心地說「我回來了」這句話。
 
以前聽女僕咖啡廳就聽得多了,這是我頭一次來到女僕咖啡廳。
 
穿着英式迷你裙版女僕裝的服務生,都是青春少艾的女孩。
 
有淡裝的,有濃裝的,有長髮的,有短髮的,有用「大眼仔」的,也有戴眼鏡的。
 
每一個裝扮起來後,都很是可愛,實在叫我有點心跳加速,不敢直視。
 
一個女僕少女為我們帶位,我們就來到一旁坐下來。
 
女僕少女放下了餐牌,甜甜的笑了笑歪歪頭,留下了一句「有甚麼事都可以呼喚我啊,主人」後就離去。
 
我有點緊張的環視了四周的環境,這裡的人流沒很多,只算客人的話,其實就只有六七個左右,沒有嘈雜的感覺。
 
四周的佈置都很幽雅,讓人置身於舊時英國貴族住所的感覺。
 
雖然是這樣………
 
「不過,肥宅師兄,為什麼要來這裡啊?」
 
我輕聲地問道,同時望望在一旁的女僕少女們。
 
有幾個與我視線對上的女僕少女,便對我甜絲絲一笑,輕輕地點頭或是揮手,使我太不好意思地別開了臉。
 
「嗯?這裡有甚麼不好的?」
 
「不好倒是沒有,只是………」
 
「既然沒有就即是沒問題的。來,看看要不要點個甚麼的。」
 
肥宅師兄似乎已經想好了要點些甚麼來享受,我接過他遞來的餐牌,看了看,然然後我的眼鏡差點就要掉下來。
 
我早就聽聞過女僕咖啡廳的收費並不便宜,但完全沒想到是這種價錢。
 
這種價錢換到學校小賣部買糯米雞,我肯定小賣部阿姨都要跟我說供不應求。
 
我擦了擦汗,最後選擇了最便宜的橙汁。
 
相反,肥宅師兄卻點了個到女僕咖啡廳必要點的茄汁蛋包飯,還有餐飲,以及甜點。
 
肥宅師兄還要求用茄汁寫上他的名字,這項服務可要另外收費的。
 
我依照餐牌上的價錢表一算,心裡暗叫了一聲「哇」。
 
之前招呼我們的女僕少女為我們下了單,然後就離去。
 
肥宅師兄雙手合十,一臉非常期待的表情,我打擾了他的期待,說:
 
「肥宅師兄,你還真有錢。」
 
「天從,難得來到這裡,老是計較着錢的,會叫自己很不開心的。」
 
話是這麼說,但這個價錢我實在是負擔不起,所以我還是要最便宜的橙汁好了。
 
而且,我和肥宅師兄在一起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在這間女僕咖啡廳吃喝下午茶,我們相約在一起是為了那部小說。
 
「說起上來,肥宅師兄你說過要助我一把,可是,到底你要怎樣幫我了?」
 
我把話帶入正題,而肥宅師兄卻是一臉暫時不想談及此事的表情。
 
「別急的,天從,待吃完了後再講也不遲的。」
 
看來肥宅師兄是民以食為天的人,任何事都吃過了再講。
 
身為受助者的我,看到他這個樣子,實在是急得要命。
 
雖然暫時都不能談及關於小說的事,但我想談及「小寫會」的事情應該都是一個問題。
 
關於「小寫會」的事,有很多地方都是迷糊不清。
 
對於這個我即將要加入的社團,要是能清楚一點關於它的事,對我來說都不壞,所以,就先問問關於「小寫會」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