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呀!看呀!」
 
離開了照相館之後,小紫立即把她的手機遞給我看。
 
她的手機上,正顯示着剛才在照相館和家人一起拍下的角色扮演照片。
 
她是把實物用手機拍下來,然後存在手機之中。
 
隨時可以欣賞的同時,也可以立即發放到社交網站上去。
 


「嘰嘰嘰,哥哥扮樹還真的似個十足。」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用手遮住半個嘴巴,露出了小惡魔的笑容。
 
我無話可說,只是半瞇起眼睛,瞥看着她。
 
我這是一個「君子報仇,十年未晚」的表情,終有一天我也會像剛才一樣惡整她一番。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公公在我們身後,說着剛才拍照的事情,兩人都聊得很是愉快。
 


「穿這種衣服拍照,還真是第一次呢,哎呀呀,感覺真的年輕多了。」
 
「說甚麼話呢,爸…公公?公公一直都好年輕啊。」
 
「哎呀呀,這個乖孫女嘴巴真是甜。」
 
他們兩個聊得悅快,難為了爸爸,他只能獨個兒走着。
 
因為公公的出現,爸爸似乎有點被冷落,真是覺得爸爸有點可憐。
 


看着公公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聊得高興,我就用手肘撞了撞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剛才因為一直玩樂的關係,使得自己也忘記了要讓小紫的行為模仿媽媽的事情。
 
小紫自己本身也是忘了,在玩樂的時候完全是表現着她的自己的本性。
 
現在想起來了,我就立即提醒着小紫。
 
小紫先是嘆了口氣,表示對模仿媽媽的言行感到煩厭了,不過為了不讓公公知道小紫和媽媽身體被調換的事情,她就算多不願意,也只好做了。
 
「公…爸爸,爸爸,我們去看表演好嗎?」
 
「表演?」
 
「那個…叫甚麼來着呢…嗯?呀,對了,是紅心王后斬首現場啊。」


 
「哎呀呀,那會是個怎樣的表演呢?」
 
「拍照都站了這麼久,去表演會場坐坐休息休息,一邊休息一邊看表演,好嗎?公…爸爸?」
 
「就這麼決定吧。」
 
公公贊成了看表演的提議。
 
雖然我對看表演沒有太大的興趣,但總好比玩我承受不了的刺激機動遊戲,所以我也是贊成。
 
沒有人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所提出的提議有反對,於是我們一家五人,便共同向着表演會場去。
 
表演會場同屬於「幻想世界」區域,從我們現在身處之地步行過去,不用一會就能到了。
 


然而,正當我們邁步出去的時候。
 
「哎呀呀!」
 
公公似是突然想到甚麼而發出了聲音。
 
放眼望過去,只見公公有點苦惱地搔着後腦杓,嘴裡低聲嚷着「怎麼辦呢」這句話。
 
「有甚麼事嗎?公公?」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很擔心地問道。
 
雖然媽媽是這麼問道,可是公公苦笑了幾聲,然後說:
 
「沒,沒甚麼,哎呀呀,我有事情要去辦一辦呢。」


 
「那個?有事情是指。」
 
「哎呀呀,也沒甚麼大不了的,去吧,你們先去會場吧,我等等就來了啊。」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都還未來得及問清楚,公公就很衝忙地走了開去。
 
媽媽只能望着公公走遠了的背影,呆呆地站着,給不上反應。
 
沒有人知道公公說的事情到底是甚麼事,但看他衝忙的走了開去,應該是一件急事,也是重要的事。
 
「家變了,家變了。」
 
「家變?小紫妳在說甚麼?」
 


「公公肯定是看到金髮美女,小鹿亂撞,十月芥菜,要拋棄婆婆了。」
 
我半瞇起了眼睛,瞥望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以示「無聊」。
 
跑去了追求金髮美女,這種事情是不可能了,我想公公應該是跑去了洗手間。
 
因為他不想要我們呆呆地等待,所以才會叫我們先去表演會場。
 
到表演會場那裡比較好等,而且我們也可以預先找到個好位置,畢竟看表演的人並不只有我們。
 
公公衝忙離去後,我們也朝表演會場前進。
 
「幻想世界」的表演會場應該是新建成的,我看那裡的設施也比較新。
 
會場呈扇形,坐位由上朝下的分成好幾行間,而舞台就在最尖的一端。
 
雖然不是室內,但卻是有蓋遮頭,觀眾不必在烈日當空下曝曬。
 
附近也有加裝了風扇,以及有幾間賣小食的攤檔,熱狗、爆谷、冷飲,應有盡有。
 
在這裡已經有好多遊人聚集了,很多好位置都被佔了。
 
我們已經在開場前三十分鐘到來,但依然是難以找到位置坐下。
 
經過幾番交涉,現在能夠找到五個人的位置已經算好了,能找到好角度的位置觀看表演這種事就別再去想。
 
坐好了後,我們便一邊喝着爸爸買來的飲品,一邊等待表演開始,同時也等待公公的到來。
 
然而,過了二十分鐘後,還未見公公的身影。
 
「公公怎麼了?好像有點慢吧?」
 
「有點?何止有點?」
 
我和小紫都這麼說着,因為公公真的慢得有點不正常。
 
男性去洗手間,不出五分鐘就能完成,就算是大解,最遲十分鐘。
 
可是現在,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依然沒有見到公公回來與我們會合。
 
就算說他走路不快,但也沒這麼久吧?
 
「是因為我們坐的位置不好找嗎?」
 
爸爸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他站了起來,四處張望,尋着公公的蹤影,也同時讓公公尋得自己的蹤影。
 
可是,沒有見到。
 
爸爸沒有見到公公的身影,公公也沒有見到爸爸的身影。
 
「該不會是大解沒廁紙吧?」
 
小紫惡作戲般開玩笑,不過並沒有人想要笑。
 
大解沒廁紙,最好是這樣,要是有甚麼意外,例如在洗手間滑倒,那就大事不好了。
 
「啊!」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忽然大叫了一聲,並猛地站了起來。
 
她是看見了公公嗎?
 
不是,她沒有,公公依然是沒有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媽媽一臉慌張,一下猛地捉住了爸爸的肩膀,很緊張地說:
 
「爸爸,該不是,迷路了?」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現在的表情真是慌張極了,就似是一個打破了爸爸最喜歡的古玩的小朋友一樣,不知所措。
 
爸爸明白到媽媽的想法,安慰道沒這回事,並說公公可能只是去洗手間久了一點。
 
可是媽媽並沒有相信爸爸的說話,她慌張的臉上開始浮現出擔心,也開始浮現出害怕。
 
「迷路了,爸爸他,一定是迷路了。」
 
「老婆,外父他只是上廁所久了一點而已,就等等他吧。」
 
「不是的,不是的,爸爸他在外邊這麼久,是迷路了,他手中沒有地圖,不知道如何來到這裡啊。」
 
「放心,老婆,外父他不是小孩子,是個成年人,再說,這裡的標示也相當清楚,不是嗎?」
 
聽到爸爸的安慰說話,媽媽不但沒有安心下來,她甚至是越來越擔心。
 
下一刻,媽媽突然就轉身走了開去,我立即就叫住她:
 
「媽媽,妳要去那裡了?」
 
「找公公,我要去找你公公回來。」
 
爸爸立即阻止,拉住了媽媽的手,不住她走開去。
 
「柳娘,聽我說,外父他應該正在過來了,妳就別去找,好好地等待着。」
 
「不行,我很擔心爸爸他。」
 
「聽我說,迷路甚麼的只是妳胡思…」
 
「如果是真的怎麼辦!」
 
這是我頭一次見到媽媽對爸爸發出了如同怒吼般的聲音。
 
媽媽一向是很溫柔,就算生氣起來,也不曾試過這麼大聲的講話,也不曾這麼激動過。
 
「爸爸他,自小就很照顧我,努力的工作,含辛茹苦的養大我,所以…所以…現在應該由我來照顧爸爸他才對,我不可以讓爸爸他自己一個在外邊有個甚麼意外呀!」
 
看着這麼激動的媽媽,我和小紫,以及爸爸,同樣是一臉愕然。
 
媽媽她,果然是很疼愛公公,就像愛我和小紫還有爸爸的一樣愛。
 
「對不起,那個…我不應該這麼大聲講話…對不起。」
 
這一句話的話聲落下後,媽媽甩開了爸爸的手,並邁步了出去,決要尋找公公。
 
「等等。」
 
我叫住媽媽。
 
「我也跟妳一起去。」
 
「也算我一份吧,我也去。」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和我一起站了起來,決定要幫忙媽媽,尋找公公。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並不是因為要模仿媽媽的舉動而這麼做,她會幫忙尋找公公,是出於作為羅紫蘭的本身。
 
「我在這裡附近邊尋找邊等着,萬一外父來到了但見不到我們就麻煩了。」
 
爸爸也參與在其中。
 
「各位,那個,謝謝你們。」
 
在媽媽這這一句帶了些嗚咽感的話聲落下之後,我們邁步了出去,分頭尋找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