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起旅行》 阿沈在工作之間自創出來的閒暇時間裡更換了電腦的桌面圖片,是一幅背後一片天藍、右方有著一架正在向上飛的白色飛機、左下方以黑色剪影交代各國名勝地標,讓人看了會感覺心情舒暢的手繪圖片。 「想旅行了嗎?」女生將通告放在他的文件架後問了這麼一句。 其實阿沈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清楚記得在茶水間裡看過她埋首沖泡奶茶時專心的樣子。大概是某部門裡一個新入職員工,卻職位低微得沒法子讓主管帶著她到各部門一一打招呼問好。



《一起旅行》
 
阿沈在工作之間自創出來的閒暇時間裡更換了電腦的桌面圖片,是一幅背後一片天藍、右方有著一架正在向上飛的白色飛機、左下方以黑色剪影交代各國名勝地標,讓人看了會感覺心情舒暢的手繪圖片。
 
「想旅行了嗎?」女生將通告放在他的文件架後問了這麼一句。
其實阿沈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清楚記得在茶水間裡看過她埋首沖泡奶茶時專心的樣子。大概是某部門裡一個新入職員工,卻職位低微得沒法子讓主管帶著她到各部門一一打招呼問好。
 
「說不上,剛到過台北。」阿沈正要關上電腦,等候關機的時候圖標都消失了,只剩下桌面的圖片留在螢幕上。
「甚麼時候的事?」
看來女生是個健談得無論碰上誰都可以大聊特聊一番的那類人。


「大概是新年後的時間。」阿沈確實忘了正確時間,只記得那時候仍需穿著厚外衣的季節。
「下一次想到哪裡去?」女生接著問。
「沒計劃。」
「為甚麼?」
「旅行令人很累。」
女生歪著頭:「我倒是認為旅行是種省時又有趣的事。」
「怎麼說?」阿沈覺得好像已經掉進流沙似的話題當中再不能輕易掙脫了。
女生半帶學者的口吻解釋說:「如果說每個地方也是一個各自在運作中的空間,我們花費一點時間坐火車、輪船或飛機『嗖』一聲便轉移到另一個空間裡去了,這不是很神奇的事嗎?」
「是指時空轉移嗎?我從來沒這樣想過。」
「我是時常這樣想。」


「那是因為坐上了行動快捷的交通工具而已。」
電腦關上了,螢幕上剩下漆黑的一片。
 
「原來是這樣子,難怪有時候我覺得只要坐上了達至某個旅程時間的交通工具便不似是踏入了時空轉移。」女生恍然大悟地盯著完全失去了色彩的電腦螢幕。
「例如?」
「東京。」女生指向螢幕的左下角。
阿沈記得那裡是圖片中顯示了一個鐵塔的位置。
「這可以是巴黎。」阿沈對著黑色的螢幕說。
「我覺得是東京。」女生偏執地說。
「好啊!」


阿沈也一種不想示弱的口氣。
 
女生沒有再聊下去,轉身爽快地走開了。
 
對話中止。
 
阿沈坐在座位上扭頭看了看女生模糊的背影。
突然,他看到一幅彷彿是跟女生旅行後吵架,在機場裡分道揚鑣的畫面。
 
藍天白雲的假日日光穿過帶著淡淡湖水綠色的強化玻璃透射到光滑的地磚上,
女生一身粉紫色薄紗長外套隨著她的步伐而飄揚起來。
 
「喂!」
阿沈叫了女生一聲。
 


女生在持續著的踏步間回頭。
 
「懂得將送文件來,你知道我是誰吧?但你叫甚麼名字?」
「April。」女生說。
「我對東京沒興趣,但下次到巴黎的時候也會看一下這到底是哪裡的鐵塔。」
「好啊,我到東京、你到巴黎,一起確認一下。」
 
女生笑,笑得像東京的年輕繁華。
 
 
(完)


www.facebook.com/csfling